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鲸”“鱼”大战?京东正面交锋阿里?

来源: 摩根频道 2021-09-28 09:30

随着年轻消费群体的不断崛起,二手闲置物品的线上交易逐渐被人们所接受。从传统的家具、电器、服装,到新锐的门票、手办、奢侈品,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习惯于购买和使用二手商品,并且很愿意推广这种实惠且环保的消费模式。

持续增长的市场需求催生出大量二手闲置交易平台,也让越来越多的资本投资机构和互联网巨头企业看到了市场潜力。2014年阿里巴巴率先进入赛道创立闲鱼,2015年腾讯和58同城联合成立了转转,和同期接受京东投资合作的爱回收,形成了“三超鼎力”的局面。

多年过去,爱回收早已在持续三年的亏损中掉出第一梯队,如今改名万物新生靠上市融资续命。而背靠阿里和腾讯雄厚资本的闲鱼、转转,尽管仍然是毫无疑问的双寡头,却也开始频繁面对来自拼多多、抖音、快手等新晋互联网电商平台的挑战。

与此同时,经历投资受挫之后终于决定亲自下场的京东,也在近期上线了二手交易平台“鲸置”,被业内解读为直接对标闲鱼的竞品。再加上京东此前将拍拍更名为“拍拍严选”,瞄准了品质二手交易市场,很难不让人怀疑京东是否有着更大的野心。

平静许久的二手闲置市场,难道要掀起一轮新的血雨腥风?而在悄无声息中推出“鲸置”的京东,真的能够撼动闲鱼的地位?

一场新的C2C布局?

早在2014年9月份和爱回收开始战略合作的同时,京东就并购了腾讯旗下的拍拍网,以C2C模式独家经营京东平台的二手手机回收与零售业务。

然而就在一年后,京东宣布“C2C模式无法杜绝假货”,于2015年停止拍拍网的服务,并在2016年4月1日彻底关闭。虽然京东又在2017年重新上线了拍拍,但商业模式也转回了京东最擅长的B2C。

尽管借助京东平台的渠道优势,拍拍回归得很顺利,但在拍拍停滞发展的近3年时间里,二手闲置市场已经被闲鱼和转转瓜分殆尽。拍拍重新回到赛道上的2017年,除了爱回收在3C数码领域还能保有一部分市场份额外,其余的二手电商平台几乎都不配拥有姓名。

转型回归的拍拍没能支撑起京东对二手闲置市场的野心,即便在2019年和爱回收进行战略合并,也没能从闲鱼和转转的包围中找到突破口。再加上爱回收从2018年开始陷入持续亏损,京东在二手电商领域的B2C布局一度处在失控边缘。

因此,在今年推出主要为用户转卖京东订单的“鲸置”之前,京东提前推动“拍拍”更名,用2020年12月份才正式上线的,原拍拍旗下,专注于品质二手手机和3C数码的垂直细分子品牌“拍拍严选”来取代“拍拍”,未尝不是在转变思路,配合“鲸置”打造C2C生态。毕竟更名后的拍拍严选,将定位升级为品质二手交易,完全有能力弥补鲸置在京东订单之外的市场空缺。

如今的二手电商市场已然证明了,采用以社区内容带动闲置交易,重社交轻电商的“闲鱼式”C2C运营模式,以及注重标准化服务,以自营商品为主同时兼顾为个体用户提供交易平台的“转转式”C2B2C模式,对比B2C、C2B等偏向B端的运营方式,要更加契合二手闲置经济的商业逻辑。

从鲸置目前所展现出来的功能来看,主要的闲置出售方式大概分为“一键转卖”、“高价帮卖”和“极速回收”三种。其中“极速回收”和“高价帮卖”仍旧是与平台进行交易,依稀可以看到爱回收和拍拍的影子,而面向个人卖家的“一键转卖”,可以看做是有着京东订单背书的快捷二手交易模式。

尽管鲸置的产品逻辑和相关设计都还在持续优化,但已经可以判断,新的二手交易平台有利于京东进行资源整合,其本质上或许还是一场新的C2C布局。

至于为什么京东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向阿里发起正面交锋,应该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鲸置能否突破闲鱼包围?

现如今的国内二手电商市场,闲鱼和转转瓜分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寡头市场的垄断效应影响下,强者愈强,弱者愈弱。作为一个新出的二手平台,鲸置只有及时找到立足点,才能保证不被阿里和腾讯联手挤出市场。

因此京东发布鲸置的时间,很巧合地卡在了闲鱼将经营重心放到社区化改造的关键时期。

在完成了抢夺市场份额的第一阶段经营目标后,闲鱼基于共享经济社区的理念,对APP进行了大量精简和改造。尝试在不断弱化闲鱼电商属性的同时,通过优化社交环境来加强用户粘性,进而完善闲鱼生态,扩充流量渠道。

一旦闲鱼完成了社区生态的建设,将会进一步扩大其在二手闲置交易市场的影响力,再度压缩竞争对手的生存空间。京东抢在闲鱼还没有彻底完成社区化改造之前发布鲸置,在为鲸置争取到足够的发展时间外,还可以有效避免来自闲鱼的直接竞争。

由于目前定位于“专供”服务京东订单,鲸置拥有着直接从京东商城转化用户的能力,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出现和闲鱼争夺流量的局面。根据京东第二季度财报,在过去12个月内,京东平台拥有5.32亿活跃购买用户,很便于帮助鲸置实现早期的用户积累。

再加上随着二手交易市场的不断扩展,闲鱼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如何吸纳新用户和发展新消费群体上,如果鲸置能够坚持稳扎稳打的策略,至少在体量上威胁到闲鱼之前,都不会被闲鱼放在第一优先级。

事实上,虽然国内的二手交易市场在近两年时间发展迅猛,但整体而言仍处在未完全开发的阶段。哪怕在2020年二手交易市场已经超过了万亿规模,其中二手电商的市场规模更是上升至3745亿元左右,可渗透率还是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这也意味着二手交易市场拥有着充足的发掘空间,尚处于增量市场的二手电商赛道蓝海,或许还可以包容下更多的“闲鱼”。

也因此,京东选择在现在推出鲸置,在制衡以阿里巴巴为首的竞争对手之外,更多考量的还是如何有效补充自身的商业生态链。凭借着高品质商品和优质售后服务优势,京东在3C数码产品市场积攒了极好的口碑,如果可以通过新二手交易平台,将优势和口碑转化为更多的销量和用户积累,对京东而言将会是一个质的提升。

只是单以目前鲸置所展现出来的特色而言,京东寄希望于鲸置和拍拍严选共同扩展新的生态链,短时间内不仅很难有所成效,对未来的发展或许还存在着不少的限制。

差异化决定生死

无论京东有着怎样的商业诉求,回归到产品本身,现阶段的鲸置不仅面临着竞争对手的威胁,自身也存在着还需要不断改进的地方。

首先就是假货问题。京东在C2C二手交易领域第一次试水,是最终于2016年关停的拍拍网,不管真正影响经营的因素是什么,至少在明面上,京东关停拍拍网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假货泛滥。

虽然有着拍拍网的前车之鉴,京东不会放松对平台商品的监控,但C2C模式本身就存在着难以对个人用户上架商品进行有效鉴别的缺陷。受限于平台审核机制,以及C端用户良莠不齐的个人素质,即便是商业模式趋向成熟的闲鱼和转转,也无法杜绝假货的出现。

在今年1月份,江苏消保委就对闲鱼、转转在内的12家二手交易平台进行了公开约谈,重中之重就是售假和违规发布信息的问题。只是半年多过去,即使这些二手交易平台都采取了对应措施,可相应问题还是无法根除。

其次,是用户粘性。鲸置目前只允许带有京东订单的商品上架转卖,在拒绝其他平台商品的同时,也把可能出现的潜在用户也一并拒绝在门外。

至于从京东渠道引流来的用户,也没有感受到应有的体验。由于目前鲸置还不能有效支持图片的上传,用户与商家之间只能用原始的文字沟通方式,语音、视频、表情等基础的社交聊天功能都存在缺失,社区圈子之类的功能也没有上线,整个APP更偏向于减少社交环节的纯粹工具。

而且在大部分商品界面,直观表现出来的大概只有名称、配图、京东订单信息和商品简介,购买和上架商品环节都无法令人完全满意。在这样社交存在空白、新用户获取困难的体验下,很难在进行第一轮用户积累的同时收获忠实用户,也可能会阻碍长久的发展。

不过,假货问题可以通过京东物流系统,在寄件阶段增设鉴别环节来从根源上进行节制,用户粘性也会随着鲸置APP的版本更迭不断改善。摆在鲸置面前最现实的问题,是如何找准属于自己的定位,避免和闲鱼进行同质化竞争。

对鲸置而言,想要从二手赛道上实现突围,如果能在品质上下足功夫,发挥京东的品质和售后优势,走差异化服务的特色路线,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至于能否撼动闲鱼的地位,还是熬过市场考验,先活下来再说吧。

本文为联商网经摩根频道授权转载,版权归摩根频道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