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有机菜那么贵,为何盒马能把价格卖到3块8?

来源: 联商网 陈新生 2021-09-24 21:18

作为目前蔬菜市场最高端和安全的食品,有机菜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就是“贵”。它在种植过程中不使用农药、化肥、激素、添加剂,不采用基因改良的蔬菜品种,以确保种植出来的蔬菜达到100%天然和安全。

从消费市场来看,在消费升级和疫情的双重作用下,消费者对食品安全与品质的关注度远比以往要强烈的多,他们的餐桌上也少不了有机菜商品。

虽然有机菜是生鲜品类中增长较快的子类目之一,也是零售商未来争夺的重点。但有机菜的增长速度依然受限于高昂的价格、消费者信心以及质量保障等因素。

再从供应链端来看,传统有机菜受制于种植成本、人工成本、耗损成本和认证成本等因素影响,难以“施展拳脚”。

种子被称为农业的“芯片”,而有机菜的种子价格更是比传统种子高出几倍至几十倍不等。而在天然化种植环境中,200亩有机地精耕细作,产量仅为普通蔬菜的三分之一,还需要大量劳动力。从田间到零售终端,受到产品品相、质量制约,有机菜的耗损率高达30-40%。而多达200多项指标检测认证,更是给有机菜上行,增添了成本压力。

这样来看,既让消费者信得过,又让消费者吃得起有机菜并非易事。不过,好在这一现状已经得到改变。

告别传统模式,长在盒马肩膀上“翻身”

在盒马鲜生上海KiNG88门店货架上,一包250g的有机空心菜,售价仅为3.9元;250g一包的有机生菜,价格只要3.8元。而在上海一些精品超市里,一包200g的有机空心菜,价格却卖出了近18元。其它电商平台的有机生菜售价,也比盒马贵了好几倍。

与其他平台相比,盒马的售价相当于打了“骨折价”,为何它能把有机菜当成平价菜来卖?

距离盒马鲜生上海KiNG88门店70多公里外的崇明岛中兴镇,是上海农业现代化龙头企业万禾农业的所在地,同时万禾农业也是盒马有机菜供应商。

在与盒马合作之前,万禾农业饱受供给端与消费端不畅影响,渠道零散、需求多、损耗大。

“我们有机农场地很多,但种出来的菜不能及时卖掉,损耗很高。在与盒马接触之前,我们主要面向会员和小型商超等零散渠道,虽然品种需求非常多,但损耗很大。”上海万禾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震表示。

从2019年11月开始与盒马接触合作至今,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里,万禾农业的日供订单量从500份增至5000份起,月销售额和订单量不断增长。其SKU也从6个增至10个品种,目前有超过70%有机菜专供给盒马。

实际上,有机菜做大需要以量起势,但扩大产量的前提是把好品质的产品提供给消费者,再通过供应量规模化优势来降低价格,从而实现正向循环。

有机菜最难突破的便是规模化屏障。在以往,有机菜的销售模式是会员+定制化宅配,按周定期配送。在这种模式下,消费者以会员形式订购有机菜,但由于配送周期较长,无法满足即时消费需求。此外,消费者可选择品类有限,中间的物流成本也十分高企。这带来的结果是销量低,价格也不菲。

“我们当时做会员的时候,有机蔬菜一斤大概20几块钱,一周配送一次,客户体验在当时觉得还行,现在证明这个消费模式已经滞后了。”黄震表示。

在与万禾农业相隔不远的崇明岛建设镇,惠敏农村合作社负责人徐惠敏也深有体会。“做有机十几年,卖了别墅换资金投入有机事业,越做越没信心,原来的会员宅配模式,物流成本巨大,会员发展越多、亏钱越多。”

在他看来,一周一配不符合用户吃新鲜的需求。手机下单,半小时送到家,这种效率才更符合消费者买菜做饭的需求。

不过在与盒马合作后,徐惠敏成功“翻了身”。用他的话说:“前面七年没走通的路,因为盒马,马上就走通了“

这背后的原因是盒马订单式农业和基地直采模式发挥了效力。在以往,徐惠敏的合作社主要以会员配送和第三方贴牌为主,品种最高时达到80种,由于品种多客户散,种植成本及配送费用无法控制,年年亏损。

在2019年为盒马供应有机菜后,合作社聚焦重点品类,实现单品规模化种植,虽然品类降至3-5个,但是品质和标准得到提高,销量也在不断上涨。在订单种植、产品包销模式下,盒马提前安排种植计划使得种植成本及配送成本大幅度下降,蔬菜商品率大幅提高,当年便实现盈利。

随着各项成本降低,消费者手中的有机菜价格也在不断降低。“自从和盒马签了定向种植协议,我们生菜价格从10多元一包降到现在的3.8元,虽然我们的供货价超过3块钱,但在规模化生产后,还是有一定的利润空间的”。黄震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万禾农业目前70%的产能专供盒马。黄震相信,万禾100%的产能专供盒马近在眼前。

订单式农业+候鸟式布局解难题

订单式农业可以让供应商放心进行种植,解决销路之忧;供应商通过降低成本和提升销量,能够带来经济效益。而盒马通过打通供应链上下游,也为消费者带来了平价的有机菜。可以说,这是一门供应商、平台、消费者和行业四方共赢的生意。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供应商与盒马合作的方式具有成本低,见效快的特点。供应商可以借助盒马积累的口碑和力量,迅速打开有机菜市场,通过订单模式稳定生产和供应;而盒马可以借助供应商的订单能力,为消费者提供低价优质服务,从而增强消费者有机消费信心,推动有机农业健康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有机菜不提倡反季节。盒马的做法是,通过采取候鸟式布局,为消费者提供丰富的品类选择。

据悉,在解决有机菜真实性、丰富性和规模化问题上,盒马通过引入官方认证机构南京国环以及阿里云IoT供应链系统来实现保真保质。从2018年5月正式启动有机菜项目至今,盒马合作基地已增至100多家,遍布全国20多个省市。目前,盒马全年有机菜SKU超过100个,能够保证全国盒马门店每季供应超过30种有机蔬菜。而从以产定销到以销定产模式,定植协议让供应商没有销售后顾之忧,保障了规模化供应。

“在真实性、丰富性、规模种植上,我们解决了供应链痛点。盒马有机鲜已经辐射到了全国门店,消费者有了消费平价有机菜的机会,从供应链和消费端来说,这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盒马上海区域生鲜采购总监黄一凡表示。

而针对损耗问题,盒马也在通过新产品开发降低损耗。以万禾农业为例,目前达到高标准的有机蔬菜损耗率在20-25%之间,而很多行业同行的损耗高达50-60%。为了降低损耗,盒马进行了有机净菜、色拉等新品开发,提升了上游供应商产品附加值和农场利用率。通过侧枝处理,盒马一款有机西兰花便在一个月卖出了100万销售额。

据了解,自启动有机菜项目以来,盒马有机菜渗透率已经从5%提升至20%,今年8月销售额同比增长30%,仍处于快速增长中。

《中国有机产品认证与有机产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仅在去年,我国获得认证的有机作物种植面积达到243.5万公顷,有机产品国内销售额约804亿元人民币,较2019年增长18.6%,位列全球第四。而在“十三五”期间,我国有机产品认证证书数量年均增长13.52%。

在南京国环有机产品认证中心相关负责人看来,以往有机菜的瓶颈是有产品没销路,而消费者有消费理念,但没有好的购买途径。盒马与生产企业合作,在消费者端帮助消费者建立了消费信心和保障机制,而盒马、和生产企业以及官方认证机构的通力协同,也能够推动有机菜行稳致远。

以此来看,盒马做有机菜的初衷,不仅是为了满足消费者对于有机食品的需求,让更多用户吃得起有质量有保障的有机菜,而是通过平台规模化优势和技术赋能来重塑上下游格局。

正如黄震所说,有机菜对盒马来说,几乎是一个不赚钱项目,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普通老百姓能用更“平易近人”价格吃到有机蔬菜。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