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谁在“造富”临期折扣店?

来源: 新眸 李瑷蔚 2021-09-24 09:45

临期折扣超市,正成为一种新的经济现象。

商超体系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保质期过去三分之一,食品就无法正常上架销售,这些被下架和无法上架的商品就是临期产品,它们被送往各大零食折扣超市,成为了社区、社群、学校等中、低消费人群的“新宠”。

图:“食品保质期临街”的6级标准(来源:北京市工商局)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的快消品市场规模约为12万亿元,按照5%的库存率和货值的3折进行估算,折扣快消品市场规模也有约1800亿元。临期折扣超市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顺应了国内消费 降级趋势,用价格抓住消费者心理,市场想象空间较大。

新眸观察到,就国内而言,临期折扣领域规模较大的玩家有好特卖、嗨特购、折满满等,其中,起家于南京的小象生活最为典型,在南京都市圈的各大县级市广泛布局线下门店,并于今年4月完成了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发展势头正猛。基于此,本文新眸将着重分析分析:

以小象生活为例,揭秘临期折扣店的玩法逻辑;

复盘临期折扣超市,它们的买卖方是谁;

临期折扣超市,是不是一门“长久”生意?

隐藏在小象生活里的“生意经”

不同于立足北京、上海各大商圈和企业园区的好特卖,也不同于整合生鲜卖场的“哒哒折”,小象生活在临期折扣浪潮下,选择了主打二线及以下市场的社区型消费,把临期折扣商品卖到了小区门口。

根据新眸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小象生活拥有140余家门店,其中包含了100多家加盟店,打通了南京、合肥、扬州等多个地级市,在黄梅、溧阳、东海等多个区县也有所布局。在完成了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后,小象生活创始人、CEO粟海辉也公开表示,“今年是临期折扣商品的风口,小象生活不会开到一线城市,我们将以南京为原点,向周边的县市下沉。”

和其他商超相比,小象生活在店铺装修和产品运营上有着明显的差异化。

店铺装修方面,小象生活结合了超级卖场和清仓甩卖两种风格。在店铺硬装材质上,它选取了简约的品质化路线,装修预算能省则省,与此同时,它还借鉴了唐吉坷德式浮夸的特卖海报风格,打上“低价特卖”、“省钱才是硬道理”等标语,在吸引消费者的同时也带给消费者低价买好物的心理快感,以此促进交易产生。

图:小象生活门店(来源:网络)

新眸了解到,小象生活所聚焦的社区临期折扣商品,主要是从原厂家、各地商超便利店系统、天猫自营仓、京东自营仓以及快消品进口商“多点、散装式”进货。为了确保进货价格优势和货源的稳定供给,小象生活目前主要以自采为主,大部分单品采用联合采购的形式。

由于产品临期状况和供货来源的差异性,它的商品定价会随着市场行情有所波动。具体来说,小象生活参考饿了么、美团等平台相关商品的价格,也通过对比同款商品在淘宝、拼多多设定的团购优惠价格,基本形成了稳定的定价体系:所售商品的定价基本都在市场价格的3-5折,整体毛利率保持在35%-40%。

经过一年多的运营和发展,小象生活已经逐步定位为“家庭基本消费品折扣超市”,涵盖了食品饮料、日用杂活、米面粮油、日配鲜奶、冷冻食品等家庭日用产品,在具备性价比优势的同时,也成为了许多居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采购点。

需要注意的是,临期折扣超市方兴未艾,小象生活仅仅是位于南京都市圈中的其中一个。以好特卖、嗨特购、小象超市等为代表的第一梯队,已经完成了消费者对临期食品的首轮市场教育,并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消费需求。

在业内人士看来,“现阶段是临期折扣行业发展的起步期,门槛低、毛利高,粗略统计全国共有150个临期折扣品牌,合计约2000家门店。加上资本的推波助澜,推动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赛道,共同促成了临期折扣超市百花齐放的场面。”

临期折扣兴起的背后

临期折扣超市,是一个典型的“新物种”。

一方面,食品工厂产能过剩的问题,是临期折扣超市能够生长的一大原因。据新眸不完全统计,中国约有十万家食品工厂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为新销售途径的出现提供了可能性。

对于食品工厂而言,临期折扣超市的存在,既能够降本提效,又能够减少库存;而对临期折扣超市而言,从食品工厂进货不仅价格低、走量大,而且能够扩展商品品类,获得稳定货源。这看起来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另一方面,国内消费者观念开始呈现降级趋势。这里解释下什么是消费 降级,简单可以概括为“低价、去品牌化、物美价廉”,不是以牺牲质量为代价,而是以最低的价格买到最好的东西。

在新消费时代语境下,人们的社会生活产生较大的转变,消费者们越来越关注消费的必要性、健康性和可持续性,性价比成为了首要消费准则。因此,在保证商品品质的前提下,消费者选择低价好物无可厚非。

然而,想要长期且稳定满足消费者“低价好物”的需求,也并非易事,因为处于下游的临期折扣超市并不能掌握选择商品的主动权,市场上剩下什么,货架上就摆上什么。这样一来,大批量、寻求多渠道进货方式便成为折扣超市的一大特色。

“南方临期看上海,北方临期看天津。”以天津为例,作为临期食品的发源地之一,天津有数十个日销20万元的临期食品大仓库,也有上百家日销5万元临期食品折扣店,全国的临期食品折扣店的货源,大都是从天津几经转手的商品。

除了从各大临期食品仓库进货以外,临期超市还会寻找其他货源,比如大型商超下架的产品、各大电商平台的自营仓、电商平台的退换货、海外进口货源等。随着临期食品折扣店热度陡增,行业也衍生了类似超级供货仓小程序。

就目前来说,尽管碎片化寻找货源的问题,难以在短期内得以完美解决,临期折扣商品的管理和销售,也难以用统一的标准去衡量,但是,消费者对低价商品的需求和临期商品的高利润,仍在不断吸引中下游玩家涌入。

这是一门长久生意吗?

通过上文分析,我们不难发现,临期折扣超市有着不少价值点。

在供方,临期折扣超市的出现能够帮助大型商超、仓库消耗库存,缓解产能过剩;在需方,临期商品以更低的价格享受到同样的产品,由于消费端大部分即买即用、即买即食,因此是否临期对他们来说,并无大碍。

以正处于扩张期的小象生活为例,人流量大、租金便宜、物流成本低、商品来源广泛,红利吃不停。一边是江浙沪地区大量产能过剩的工厂和相对较低的物流成本,另一边是二线城市及以下县城消费者的购买力和购买热情,小象生活生意越做越火爆,也有迹可循。

根据市场预估,一家临期折扣超市可以覆盖5000户,约1.5万人,除去选址较差的和市场饱和的地区,南京600多万人的城区理论上可以开100家门店。而且,就全国商品库存和人口密度来看,临期折扣超市至少可以达到3万家的体量,现在只有约2000家,下沉市场仍是一片蓝海。

需要警惕的是,临期折扣超市也存在着争议(原因在于消费者对临期商品的需求,是否为可持续的)。

显而易见,临期食品所面向的消费者,大都为消费水平中等偏低,此类型的消费者对临期食品的需求也非固定,来得快、去得快,仅凭一时兴起的冲动消费,没有周期性的偏好或者需求。这其中,商家利用了打折促销等噱头来制造紧迫感和焦虑感,也起到一定作用。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临期食品并不是刚需,而是短需,这种非稳定的需求会随着市场的变化快速发展或迅速消退,也被称作“尝鲜式”、“冲动式”的消费。向上看,临期折扣超市很难作为独立门店进入核心商圈,也不具备最基本和大润发沃尔玛这类大型超级市场相抗衡的实力,一旦临期折扣超市成为一种独立的商业模式被大肆推广,它背后隐含的诸多问题也将慢慢暴露。

一方面,临期折扣超市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品牌商和折扣零售的矛盾。对于品牌而言,优先级首先是商超、超市等输出途径,其次才是消耗库存,大量兴起的临期折扣店不仅冲击了品牌价格,造成更多的品牌产品滞销,而且低价销售也给品牌形象带来了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临期快消品行业涉及的环节相对较多,包括运输、库存、消费者、库存等,在一味追求低成本的大背景下,如果对行业缺乏及时的监管,大量不符合质量标准的产品也可能会流入市场,进而引发相关安全问题。

在规模扩张前夜,临期折扣超市需要进一步沉淀。

本文为联商网经新眸授权转载,版权归新眸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