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资本爱面,但资本不爱味千拉面

来源: 餐企老板内参 月半 2021-09-01 08:39

前有马记永、陈香贵、遇见小面鱼贯而出;近日又传来主打现磨西北手工面的“大师兄”完成数千万天使轮融资、即食面新品牌“劲面堂”完成数千万B+轮融资。

与之相对,是港股上市公司味千(中国)难以抵挡的关店潮。

01

大骨熬汤50年

已不再是留客的“筹码”

8月底,港股上市公司味千(中国)发布2021年半年报。公司上半年营业额为10.13亿元,净利润4965.8万元。

尽管这份“成绩单”与去年同期同比,营业额有所增长,但其中提到的两个信息,还是让行业纷纷侧目:

一是财报中表示,由于预期疫情对餐饮业的影响仍会持续,因此公司将在该期间内梳理现有门店,将经营表现不理想的门店关闭。

二是纵观近两年其门店数量,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味千(中国)门店数量分别为799家、722家、707家。现有的餐厅数量,较去年同期也减少了27间门店。

到底经营状态如何?内参君进行了一番探店。

周一晚间19:00左右,正值晚餐高峰期,内参君来到北京某商场,这里的面类品牌,大大小小有接近10家,包括味千拉面、醉面、陕味食族、秦晋面馆、二豪重庆小面等。

一下扶梯就看到了占据着较好的位置的味千,大红的门头、白色的品牌灯箱,比三米之外的醉面大出好几倍来,让人不禁感慨“大品牌”的实力。

晚上7点正是用餐高峰期,店内总共只有两桌客人就餐,服务员闲得坐在角落里玩手机。餐厅显得异常冷清,只有电视里循环播放着创始人的专访视频,内参君望过去时,屏幕上刚好放至这句话——“这碗拉面,五十年人气依旧”。

前厅两名员工都在玩手机 为保护隐私,图片已处理

落座以后翻开菜单,“大骨熬汤50年”、“源自日本”、“创立于1968年”等老旧词语跃然纸上,让人不禁感慨——十年前的广告语,如今还在“守正”?

再看菜品结构:依然是拉面、米饭为主打,可选择性很有限。单品的价格大致在35-45之间,最贵的大骨浓汤软骨拉面卖48元。小吃种类很少,主要是照烧鸡块、鸡翅串、虾饼等炸物,单价也10-20元左右。也就是说,一个人随便吃吃,客单价50-60元很“常规”。

内参君点了一份夏日限定“藤椒鲜蛤拌面”,35元的套餐端上桌,软塌塌的包菜毫无爽脆口感;花蛤和面条及格分;溏心蛋作为味千的特色小吃,品质平平;赠送的半碗海带汤和咸菜,更是没有灵魂……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餐盘一角有明显破损。

在就餐的40分钟时间里,总共只有9名顾客进店。

吃完后,内参君走出门去。才发现比起“隔壁老王”的上座率,味千真的“矮了一截”:斜对角的醉面,尽管只有不到20个餐位,却基本满座;再往前走到陕味食族,密密麻麻坐满了人。这俩品牌,点评网显示人均消费都在20-30元。

同一家商场、同一时段的醉面(上)、陕味食族(下)

这场景,高低有些讽刺。

周二中午,内参君专门挑了饭点时间,去另一家商场探店。相比客单价差不多的煲仔皇,味千拉面店内的客流明显少些。而附近的遇见小面,几乎满座。

02

曾和麦当劳肯德基齐名

如今却“人人喊贵”

味千拉面的创始人和首店,确实都在日本。1996年,当时还做外贸的潘慰偶然造访,非常惊喜,于是以合作的形式拿下了终身代理权,创立了味千(中国)。

她从香港做起,而后进驻深圳、上海,打着“日式”的招牌,成为当年炙手可热的日料代表。2007年,更是登陆港交所,获192倍认购,融资2.5亿美元,成为内地第一家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连锁餐饮企业。潘慰也由此晋升为内地餐饮行业女首富。

味千发展历程中,两件大事特别重要:

一是“骨汤门”事件,于2011年被媒体曝光;二是2018年被爆出“贪腐门”,掀开了公司混乱不堪的内部管理的冰山一角。一个食品安全,一个管理漏洞。很不幸,味千“中招”的,偏偏是餐饮企业最不能触及的红线。

骨汤门后,味千还多次发生食安事件并被曝光

随后,味千虽多此对外投资,却频频遭遇失利,副牌也没能掀起波澜,反而连同主品牌,被贴上了“贵而不好吃”的标签,甚至被诟病“打着高营养旗号,干着苍蝇馆子的活”。

曾经,味千和麦当劳、肯德基等一起成为“洋快餐”知名品牌。如今,面对麦肯日新月异的创新,味千拉面依然守着“大骨熬汤50年”的口号,已渐渐从面类赛道的舞台离场。

03

赤道与北极

现实的VC擅长制造“落差”

资本是非常“现实”的,追热避冷,是惯性。

你有新东西,符合新时代,就会被“相中”。反之亦然。

一面是新杀出重围的品牌越发激烈地角逐,以及出手越发“阔绰”的资方,另一面则是“味千们”的黯然落寞。

而这个现象,在2021年的面食赛道,格外明显。据悉,根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有超过10亿元资金流入这条赛道。闯入的资本,既有红杉、高瓴、鼎晖这样传统的风头机构,也有腾讯、碧桂园、弘毅百福这类产业投资者。

受到“宠幸”的品牌则包括:遇见小面、陈香贵、马记永、张拉拉、和府捞面、五爷拌面、大师兄等等。就连一些高端速食面品牌——拉面说、劲面堂等,也在资本的市场里分得一杯羹。

这些品牌最大的特点是:伴随着新消费群体而诞生,也把传统赛道玩出了“新”花样。

一方面,从研发到制作,经营标准化程度显著提升。比如遇见小面,针对一款产品的原料及工艺进行拆解后,形成可量化的操作工序。就像做实验一样,得以实现成功经验的大量复制。

另一方面,在消费场景、就餐体验、选址逻辑上,这批“新面馆”选择了一个清晰的切入角度,打造差异化。比如和府捞面,定位高端的“书房里的中华捞面”;马记永等品牌则将“小吃重塑”做深做透,把兰州街头8元一碗的牛肉面开进了魔都的商场。

同时,从玩儿法上来看,“新面馆们”更加懂年轻人。拉面说曾在30天时间内,联合456位博主举办了1854场直播,在与网络红人李佳琦的七次联手直播,一秒卖爆60万;和府捞面推出的“小面小酒”,抓住“微醺经济”努力贴近年轻人的生活。

墨守陈规、创新乏力、战略失利、四面楚歌……当外忧加上内患,当下的年轻人不会再为“日本滤镜下的一碗面条”买单;也不会在意这碗大骨汤“是否熬了50年”。

资本爱面,但并不是味千拉面。

04

留给“味千们”的时间不多了

智资参创创始人郭晓东认为:老品牌如果不改善不改变,有可能会被历史淘汰。新入局的品牌,一定程度上吸取了部分老品牌的经验和教训,因此得以创新模式、快速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味千最大的缺失,是商业模式的老化,并没有把顾客的需求放在第一位,也不明白现在的客户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说。

山西临汾三晋老田,品牌成立1988年,目前在当地有81家直营连锁。创始人刘耀鸿认为,一个品牌想要长久,除了产品力,还有一个是“更新迭代能力”。“老品牌不是说就一定要落寞,关键还是要看能不能跟上消费节奏。比如说,味千最火的那几年,大家对日式文化有一种神秘感,但现在流行的是‘新国潮’,因为国家越发强盛,民族自信崛起,95后、00后反而更接受这些。”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内参君,正因为米面赛道属于常规大品牌、大赛道,所以顾客对于产品和体验感有更高的要求。“如果是快餐模式,你要快、要干净,要满足基本需求;如果是人均40+的品牌,那你要有这个人均该有的样子,满足顾客的价值期望。”

反观味千,资本围猎拉面赛道的下半场,面对沉重的枷锁,应该如何破局?

留给它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本文为联商网经餐企老板内参授权转载,版权归餐企老板内参所有,不代表联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