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疫情下,日本便利店从业者生态老化

来源: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 潘玉明 2021-08-28 16:43

唐山<a href=http://t.linkshop.com.cn/kindex_id_1269.aspx target=_blank class=hotwords>罗森</a> _39_

出品/联商专栏

撰文/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潘玉明

从业者生存环境,反映出日本便利店行业成长质量下降。

日本特许连锁协会称,2020年12月便利店门店数量为55924家,同比增长0.6%,与持续增长5.5%左右的2012至2014年期间相比增速明显下降。但是据其他渠道数据显示,到2021年7月,便利店的店铺数还在增长。7—11为2111个,全家为16645个,罗森为14634个,Mini stop为1981个,Daily 山崎为1393,secoma为1171,New Days为663个,前几位企业的店铺数量为57598个。

从日均销售额看,行业老大7-1在最近9年间一直持平波动在65.5万日元左右,Mini Stop日均销售在41万日元左右,罗森和全家近几年在52万日元上下波动,店铺成长空间边界明显,于是7-11战略转向美国市场,罗森开足马力在中国大陆跑马圈地。

便利店的员工、加盟主、总部的利润都是从店铺挖掘。遇到经营不景气,总部为了保全自己,一方面做战略转移,一方面挤压店铺加盟主及基层从业者。

Mini Stop修改加盟合同

2020年9月,永旺旗下的便利店Mini Stop经过一年的讨论修改,公布了新的加盟合同。社长藤本明裕对媒体说起大话,这个措施将改变命运共同体的合作模式。

在Mini Stop的大部分加盟店中,与总部的利润分配率为50%,选择24小时营业也由加盟主决定。这个修改的背景是2019年2月大阪府7-11某加盟主自主缩短时间引发行业大讨论。2019年6月,经济产业省介入协调论证,2020年2月发布调研报告书,要求行业尊重加盟主权益。

还有一个重要影响因素,2009年成立了以7-11加盟主为中心的“便利店加盟主联盟”,之后“全家便利店加盟主联盟”也成立了,他们在频繁呼吁维护自身权益。

按照新合同,店铺日均销售40万日元时,加盟主获得的利润与现行合同没有区别,日销达到50万日元时,加盟店利润会上升15%。店铺运营现实是,2020年3月至8月,Mini Stop日销41万日元,与2012年度的49.3万日元峰值比较在持续下降,2014年度下降到42万日元。也就是说,按照目前日销水平,加上疫情刺激,凭合同内容变更,加盟店的利润不可能增加,言外之意,想要高收入,就拼命干事吧。

此外,藤本社长强调,Mini Stop日销低的原因之一是商品数量少。应该增加商品采购陈列量。数据显示,Mini Stop加盟主为了减少报废损失,控制商品订购数量,他们的便当和饭团等废弃损失的金额,相当于7-11的一半左右。增加商品数量,应该重新分配报废损失的承担比例,完全让加盟主承担不现实,这也是加盟主对新合同最不满意的内容,这样做相当于把压力全部转嫁给加盟主。店铺商品组合的本质,在于增加具有竞争力的特性化商品,而不是大宗同质化商品。由此可见,Mini Stop的商品组合政策方向还存在疑问。

加盟主生存资本在老化

2019年以来,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介入便利店总部与加盟主之间的冲突协调,组织大型调查,了解加盟主的生存资本状态。问卷面向57524家店在线征询答案,有12093个有效问卷,回答率21.0%,2020年2月14日为截止日期。从调查情况看,加盟主的资产比较薄弱,超过一半被调查中的负债在500亿日元以上,加盟主年纪普遍偏大,50岁以上超过60%,身在便利店经营一线,几乎全部时间都被束缚在店里。考虑年收入因素,在社会阶层中,是名副其实的弱势群体。他们的生存状态已然老化,技术更新难度加大。

从业者生活很难改善

有一个说法是便利店的业绩权重中选址占7成、运营占3成,在消费多元化、疫情刺激前提下,增加每个店铺的销售额和利润非常困难,很多时候工作再努力,销售额也无法提升,这也是Mini Stop加盟主对新合同感到失望的根本原因吧。在引进新的智能化工具以后,熟悉传统经营套路的老年加盟主不会使用这些工具,适应新环境本身很吃力,还必须要兼做店员的事情。相对个体加盟主,经营多家门店的加盟主,相对灵活一些,就是他们在拼命多开店,扩大规模效益,可是对于属下店长的考验非常苛刻,被雇用的店长相当于负责全面运营,包括商品订货和临时工招聘排班等,兼职打工的临时工时薪增加了,可是店长收入没变。

一位店长说,他的基本工资是每月24万日元,没有奖金,工作将近10年,只涨过一次工资,每年增加1万日元,经常每天工作12至16小时,因为加班费低,就算加班很多,年收入也停留在300万日元左右,拿到手的收入不到300万日元。按照日本国税厅公示,2019年全国正规就业者的平均年收入为503万日元,男性561万日元,女性389万日元。所以,便利店员工婚育率很低,时常曝出侵犯顾客隐私、影响商品安全等反叛情绪,也就不难理解。

由于非正规就业的扩大,底层就业者权益被忽视,加盟主向下传导压力,不给员工支付社会保险费,也成为一个大问题。按照政府法规,加盟主有义务支付员工的社会保险费,但仍很多加盟店老板借故拖欠,养老金事务所也在反复督查,保障员工权益。加盟主抱怨,我们和总部之间合作就像是奴役合同,被严格控制,可是底层的打工者处于新贫困阶层,承受多重挤压,乐观一点说,这是把命运交给大自然去淘汰。

店铺运营的尴尬

关于营业时间。2017年7-11社长古屋一树断言,便利店24小时营业是一个“常识”,未来也很难改变。然而,在2019年2月1日,大阪府东大阪市南上小阪的7-11便利店加盟主松本实敏对外公示,缩短营业时间为上午6点到第二天凌晨1点。2月21日,大阪7-11总部开出1700万日元违约金处罚,并威胁,如果不改变,将解除加盟合同。由此引发便利店营业时间大讨论。松本策划准备在2019年9月1日开始将周日定为休息日,并且通知了7-11日本总部。8月23日,永松文彦社长署名的书面回答说,如果从9月开始周日停业,就从2019年12月31日解除加盟合同。期限是12月27日凌晨。12月26日,松本实敏在东京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自己的处境和今后的想法,确定不改变周日休息的做法,并于2020年1月1日自主经营。2020年1月8日,松本实敏对媒体说,已经解除了和7-11合同,库存也处理完了,2020年1月2日开始独立经营。随后,松本以“解除合同是对缩短时间营业的恶意打击”为由,提出解除合同无效的法律要求。与此相对,本部方面也要求松本交出店铺并且提出申诉,针锋相对。到2021年5月4日,7-11总部在争议店铺的外部停车场兴建起临时店铺开业,理由是顾客呼吁重新开始营业。隔着白色围墙,两个7-11店铺以邻为壑的奇妙景象,引来很多议论。

针对24小时营业的讨论,行业内多数还停留在口头上,三大便利店企业承诺适当调整,实际已经受阻。总部围绕缩短营业的理由反复质问,对缩短营业时间的损失反复解释,避免总部损失,反复强调延长营业时间的好处。最后往往会警告说,这样下去,下次续约就不别想了,于是,缩短营业时间的事情总体上半途而废。

关于商品组织。疫情下,三大便利店中最惨淡的是全家便利店,现有店铺日均销售额在2021年2月同比下降6.4%,而7-11下降0.7%,罗森下降3.6%。从母公司伊藤忠派来的全家新的细见研介社长在池袋某店调研一周,对于业绩下降的归因于店铺员工。问题一是偏重新品,大幅减少经典产品陈列量;问题二是信息发布杂乱,各种渠道信息太多,特色品认知不突出;问题三是店铺订货随意,不服从统一调度。归纳出来的三个问题都是指责店铺自主权的。从店铺角度看,加盟主和店长方面抱怨来货不尊重店铺意见。

关于开店评估。如何选址、开店以后如何评估运营质量,便利店企业也把压力转嫁到加盟主和店长头上。比如罗森在2018年引入新的评价标准,开店后次月的日均销售额在预案的80%以下,则该店不包含在开店数中,如果在65%以下,则视为关闭店。以前是开店后次月开始1年的平均日销售额来评估。这个规定初心创意似乎是加强总部监控管理,可是,实际受到打击的是店铺员工。遇到疫情刺激,情况完全暴露出来了,2021年,罗森表示已经在反省该政策,竹増贞信社长说,要聚焦加盟店的利润,而不是总部,因为这个政策对于意外打击之下的店铺员工,是非常苛责的指标。

感叹:谁为弱者代言发声?

疫情刺激、人工费高涨、24小时营业界限、加盟条约修改、店铺运营权限变更,这些问题在便利店经营下滑时代都显现出来了,加盟主、店长、打工者组成的一线从业人群,生态逐渐艰难,谁为他们发声呢?

2017年,日本政府机构劳动基准监督署检查东京都内加盟店,发现95.5%都有违反劳动相关法令的事项,其中大部分是关于工作时间的违规行为。

针对行业存在的问题,有媒体找到几家便利店总部,大致得到回答是“不予评论”,事实上是拒绝采访。

呜呼!疫情下,身为零售人,要尽量用人性化思维、说零售业的话、解决零售人的生态问题,做实业者,折腾不起也。

本文为联商网作品,版权归本站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