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美团市值2万亿了,然后呢?

来源: 壹览商业 靳庄 2021-01-26 16:48

出品/联商专栏

撰文/壹览商业靳庄

头图/联商图库

1月19日,美团市值突破2万亿港元,成为仅次于腾讯和阿里的港股第三大市值公司。

是的,2020年是美团股价快速发展的一年,年初,美团的股价还不足100港元,到了2021年1月19日收盘,美团每股341港元,是年初的三倍多。市值也从5月的1000亿美元,到如今的2580亿美元,短短数月,市值翻倍。

好的股价离不开好的财报数据,据美团2020年Q3财报显示,美团第三季度营收354.01亿元,同比增长28.8%,其中美团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522亿元,同比增长36.0%;新业务及其他收入82亿元,同比增长43.5%。

一位不愿具名的对冲基金投资人士告诉《壹览商业》,2020年美团股价上涨与其连续两个季度财报数据亮眼不无关系,然而这些数据背后也蕴藏着美团的危机,处理不好,现在的市值可能是在透支未来。

餐饮外卖流量到顶

众所周知支撑美团业务的三驾马车分别是:餐饮外卖、酒店及旅游和新业务。据《壹览商业》统计,美团餐饮外卖收入在美团整体业务收入的占比一直超过50%,且有占比越来越高趋势。如2019年Q1,餐饮外卖收入占美团收入55.7%,到2020年Q3这个占比已经提升到58.4%。从业务结构上来看,餐饮外卖已经成为美团业务收入增长的主力。

美团主要业务收入季度变化图

餐饮外卖收入的增长主要靠订单数和佣金。

订单数量主要靠用户数量和用户使用频率的提升。据199IT数据显示,从2019年Q1开始,美团的活跃用户数一直在4亿到5亿之间徘徊,活跃用户同比增长率已经降低到2020年Q3的9.3%,环比增长也只有4个百分点。显然,短时间内通过用户数量和用户使用频率快速增长来提高订单数量基本不可能。

美团年交易用户变化图

另一个方面,靠提升佣金来提升美团的收入,美团也在尝试,但却遭遇了滑铁卢。在2020年三季度期间,美团的头号竞争对手饿了么宣布将百亿补贴纳入常态化战略。2020年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指责美团,称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经形成事实上的垄断地位。同时,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严重增加了商家负担。

这个时候如果再外卖提价,就是“自毁长城”。

通过财报数据显示,虽然2020年Q3,美团外卖收入同比增长了36%,但却是靠牺牲利润换来的。通过简单计算可得,Q3美团每单外卖的毛利润在0.25元每单,上季度为0.56元每单。

2020年9月,人物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直接把美团送上了热搜,直指美团和饿了么的餐饮系统和算法,在看似合理的算法下,外卖骑手正在经受着配送时间不合理、路线规划有风险、配送超时罚款重等很多问题的困扰。如何保障骑手的利益,也成为行业关注的话题。

即便美团的外卖业务虽然依旧处于行业领先位置,基本盘相对稳固,但是如今美团却陷入了商家、消费者和骑手之间的“不可能三角形”:一面是美团平台上的商家越卖越亏,一面是美团外卖骑手赚不到钱。如果平台让商家和骑手赚到钱,自己也赚到钱,必将会提升外卖的价格,那消费者手中的外卖会越来越贵,这将是一个消费悖论。

显然,在如今的形势下,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餐饮外卖业务收入,不太可能。

新业务成功遥遥无期

美团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经营亏损由2020年第二季度的人民币15亿元扩大39%至2020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20亿元。与此同时,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经营亏损同比扩大68.8%,而经营利润率同比下降3.7个百分点。美团称,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收入增长主要缘于“扩大了B2B餐饮供应链服务、美团买菜、美团优选及美团闪购等业务”。

得益于美团的400万骑士的履约能力,美团想把运力复制到除餐饮外的更多领域。2020年下半年,美团开始向同城零售进击,阿里、美团、京东三巨头抢夺市场,在社区团购领域打得不可开交,但是,美团的基因在社区生鲜上的探索也并不顺利。

美团的社区生鲜业务已经有了非常清晰的战略布局,一二线城市通过美团闪购、美团买菜业务日单量累计突破300万单,低线下沉城市则凭借社区团购平台美团优选迅速占领消费者心智,成为与滴滴、拼多多相抗衡的社区团购平台。

美团从未放弃过对社区生鲜的探索,早在2017年,美团开业第一家“掌鱼生鲜”,后面更名为小象生鲜,再到后面测试美团买菜业务,成立买菜事业部,美团的社区生鲜战略几经变化却从没有放弃的打算。

2017年7月,美团推出第一家线下门店“掌鱼生鲜”

2018年5月,掌鱼生鲜更名为小象生鲜,美团成立小象事业部,小象生鲜门店数量扩张至7家,其中北京2家,江苏5家。

2019年1月,美团测试前置仓模式。

2019年3月,美团在北京测试美团买菜,到2019年11月,美团买菜已经进入北京,上海,武汉,深圳四个城市,在全国拥有70个站点。

20年7月,美团放弃小象生鲜,小象事业部改名买菜事业部。同期成立了美团优选事业部,美团优选作为美团推出的社区团购业务,主打为社区居民提供生鲜商品和生活必须品,用户当天线上下单,次日可以到门店自提。

2020年8月,美团APP上线“团好货”,低价销售百货、生鲜水果等品类,这也意味着美团正式迈向电商领域。

2020年美团大力发展社区团购业务,王兴也在美团第三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最高效的模型,能够帮助我们渗透到尤其是四五六线比较低级别的城市以及市场。”但到了2020年底,社区团购迎来了反对声音,多家供应商联名抵制社区团购,还有官媒人民日报点名。

过去三年时间里,美团在社区生鲜的探索并不顺利,即便餐饮外卖的基本盘趋于稳定,但就像《壹览商业》提到的,餐饮与社区生鲜有着很大的差异。电商分析师李成东此前有分析过商超生鲜市场规模,光生鲜可能就是4-5万亿的市场份额,加上商超体量,同城零售市场份额接近10万亿。

10万亿市场的线上渗透率可能不到5%,所以说从5-50%还有一个巨大增长空间。美团想抢占生鲜市场份额,但就目前来看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即便美团有充足的信心在社区团购上,但在仓储物流体系和供应链能力的建设上还是反应迟钝。

从美团Q3财报中也可以看到,美团新业务还处于烧钱补贴的阶段,2020年前三个季度新业务的经营亏损也不断扩大,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美团优选都正处于烧钱扩张抢占市场份额的阶段,且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还没有出现固定的竞争格局。王兴曾表示将投入足够的资源、有足够的决心来赢得市场,这背后需要大量补贴低价产品来获得流量,在抢夺团长大战上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巨头的入场就已经说明社区生鲜将迎来新一轮的补贴大战,但其实在雄厚的资本背后,还需考虑自身的零售基因,从一家三方平台到一家零售公司,美团可能还需付出像餐饮外卖业务一样的时间。

透支未来5年市值?

除了餐饮外卖和新业务之外,美团还有一个到店酒旅业务,被称作为美团的现金牛业务。从美团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可以看到,经营溢利由2019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23亿元增加至2020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28亿元,而营业利润率则由37.7%升至43.0%,是美团三大业务中盈利最多的业务。

2020上半年受疫情影响,美团到店酒旅业务净利润同比下降11.9%至19亿元,而第三季度财报可以看到到店酒旅业务逐步摆脱了疫情的影响。但携程在到店酒旅上的优势显而易见,长期积累下来的品牌信任度、商务和出游对高星酒店的选择、多年与高星酒店合作的稳定关系,以及携程十分成熟的票务体系,所以美团想抢占到店酒旅的市场份额,还要跨国携程这座大山。

左手是老本行“餐饮外卖”和“到店酒旅”业务,右手是30万亿同城零售市场中的领头兵,这种“发展老业务,探索新业务”的举措是巨头们的创新方式,而2020年激进的美团,可能正在透支自身未来五年的发展潜力。

美团将社区团购定为一级战略项目,定调为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两大主体业务之外新的增长点。餐饮外卖和到店两大核心业务发展迅猛,早在美团发布今年Q1财报时,王兴就有说过:“预计到2025年每天将达1亿份外卖订单,每单赚到1块钱经营利润。” 对此,《壹览商业》向某电商分析师了解到,目前美团两个重点业务餐饮外卖和到店酒旅业务中,餐饮外卖业务市值按王兴预测2025年每天1亿单量,每单赚1块钱,每年就是300多亿的利润,按30倍的估值估算,那么在外卖业务,美团的市值是1万亿。

同理估算美团到店业务的市值,据悉美团现在到店业务每年有100亿利润,按30倍的估值来算,是3000亿的市值,外卖和到店的市值加一起是1.3万亿。截止到2021年1月19日美团的市值是突破2万亿港币,现如今的市值已经远远超过了王兴对2025年的预测(《壹览商业》仅以两大主营业务为代表)。

上一个五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流量到顶,探索社区生鲜道阻且长,下一个五年,美团还有什么想象力?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