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大厂出价争抢兴盛优选,美团给出60亿美金

来源: 亿邦动力 陈凯乐 2020-12-02 17:42

社区团购值多少钱?

亿邦动力独家获悉,美团、拼多多曾抛出数十亿争抢兴盛优选控制权。一位业内人士对亿邦表示,此前兴盛优选曾报价100亿美金,而美团方面最终给出的价格是60亿美金。

对此,兴盛方面进行了否认。

双方虽未谈拢,但对社区团购第一王牌的估值逐渐付出水面。“基本上是在这个区间了,坊间传说资本方(传言中主要指今日资本)其实同意了,但兴盛内部存在争议,老岳(岳立华)自己也觉得应该再打一打。”前述爆料人士补充道。

随后,美团、拼多多相继进入兴盛的大本营湖南,与其对峙。“王兴说打兴盛,黄峥也说打。打到最后花40亿(美金)把兴盛买下来。”一位接近美团的内部人士对亿邦表示,随着另一家旗帜型社区团购十荟团股份进一步被阿里巴巴蚕食,兴盛优选已成为互联网和电商巨头围剿的最终阵地。

在大厂眼里,或者收购它,或者干掉它。一旦成行,社区团购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宣告结束了。

01

被大厂冲击的“兴盛优选们”

对兴盛优选、十荟团这样的独立平台而言,巨头入场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

据36氪报道,在巨头入场之前十荟团在武汉的毛利稳定在19%,但随着美团、拼多多以及滴滴入局,“十荟团的毛利立马掉了4、5个点。”而为了与巨头抗争,十荟团增加了对部分团长以及商品的补贴。“原先毛利20%的饼干补贴后毛利仅剩15%,但价格依旧难有优势。”

一位业内高管亦对亿邦表示,在今年4、5月份大厂尚未入局时,公司是赚钱的。但10月份公司再度陷入了亏损。“美团、拼多多瓜分了大批流量,我们现在都很难过。”

作为赛道领头羊,压力来袭,兴盛优选首当其冲。

一位接近兴盛优选的内部人士表示,在美团、拼多多的冲击下,除了湖南地区,兴盛优选整体的GMV下降了30%到40%。“虽然美团、拼多多在后端履约的物流和供应链上不及兴盛,但两家企业的前端流量却不容忽视。”

社区团购,俨然已经被互联网大厂作为极其重要的业务场景,一跃成为成为2020年下半年的兵家必争之地。一个月前,滴滴CEO程维首次在内部大会上公开表示: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黄峥在五周年内部讲话中下了定论,买菜将是拼多多人的试金石;美团创始人王兴不止一次在公司中高层会议中发话“这场仗一定要打赢。”

媒体报道显示,在对应的金额投入上,据传多多买菜的首批投入已达10亿,且在持续加注。而在人力配置上,无论美团、拼多多,均在内部大力抽调人员,相当一部分员工甚至被强制转岗到买菜业务。

一位美团员工告诉亿邦,自己所在的部门大部分员工就被强制转岗了。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被认证为拼多多的员工发帖,多多买菜正通过外部招聘以及内部转岗扩充团队。

02

大厂困局:

100亿本金,3年零回本

与此同时,十荟团以及兴盛优选,却被连续爆出新融资消息。11月30日,十荟团再度获得1.96亿美金的C3轮融资,由阿里继续领投;12月1日,据称兴盛优选在寻求新一轮额度在2 亿至 5 亿美金的融资,融资完成后兴盛优选的估值预计在50亿美金左右。

一位在电商行业有多年从业经验的人士告诉亿邦,这一赛道的战争是消耗战,毫无疑问需要大量粮草,但此时披露融资的目的也很明显,“卖个好价钱”。

对美团、拼多多而言,收购兴盛优选的必要原因在于前者虽然掌控C端流量,但在涉及核心的供应链、物流仓储体系的搭建上,都缺乏基因,而对此的投入则耗费巨大。

一位社区团购平台的创始人表示,仓储配送是社区团购最重的部分,资本要做好投入100亿,且3年零回本的准备。

社区团购实际上是一个横跨多个赛道的复合赛道,处于“死亡交叉”。在便利店、社区拼团、社交电商、生鲜电商、终端物流、外卖等多个领域,在过去数年间,既形成了菜鸟、美团等最后半公里的物流巨头,更有耕耘数年却尸骨无存的生鲜电商群雄。

在投入最大的仓配体系上,美团、拼多多和滴滴均仿照兴盛优选搭建了“中心仓——网格仓——团长”的三级仓模式。为减少亏损,三家均采取加盟模式。亿邦了解到,大部分的加盟商目前尚未盈利,部分甚至出现亏损。

林立从10月开始承接了多多买菜网格仓至团长端的配送,但目前营收低于预期,他告诉亿邦,多多买菜针对网格仓加盟商的补贴分为订单补贴以及点位费补贴。“订单补贴的金额为6毛5一单,点位费补贴以覆盖团长数计算每个团长补贴3毛2。”

他算过一笔账,以每天10000单计算,每天的收入接近7000元,基本盈亏平衡。“很难做,赚不到钱。”他补充道。

一位美团网格仓物流加盟商则告诉亿邦,如今美团优选的日订单在7000单,美团方面给的补贴是0.5元一件商品,但自己的成本包括500平的网格仓,算上司机、分拣员,自己每月还要倒贴5万。据悉,现在无论是美团、多多买菜对网格仓加盟商都有仓库面积的要求。

他还告诉亿邦,以前自己能拿到的补贴为0.7元一单,如今美团为了降低成本每单少了2毛。“看着过两个月能不能冲到一万单,不然就干不下去。”他表示。

多位接受亿邦采访的加盟商均表示,目前“压力巨大”。

“采取加盟的形式,算是把压力转嫁到了加盟商身上,想想如果大厂直接做物流,亏损会更加严重。跑马圈地跑得越快,死得越快。”一位物流行业人士如此总结。另有业内人士将可能的结果描述为“加盟商干了5、6个月不赚钱,最后拿回加盟费走人。”

而随着加盟商的盈利不及预期,后端的交付体验也直接被影响。

林立告诉亿邦,一开始多多买菜在当地并未设有业务员。遇到商品破损、退款等售后问题,团长直接推给了送货司机。“很多团长都不知道什么情况,等货来了,多多买菜都找不到业务员处理。”

“加盟商和供应商不赚钱,还要给你送货,长期又看不到希望,他们只能克扣成本,最终一定会影响C端的交付体验。”一位行业前高管如此总结。

在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关于多多买菜的投诉多达291条,且投诉多集中在产品质量、退款延迟等售后服务上。

除此之外,买菜业务涉及大量采购,这又成了滋生腐败的沃土。“不仅仅是采购,还有分拣等外包劳务,都存在造假风险。”一位前呆萝卜员工对亿邦表示。

2019年11月,生鲜电商平台呆萝卜被传资金链紧张,杭州分公司300多人近1800万的工资被拖欠。随后有媒体曝出,呆萝卜采购额高达9000万的采购部缺乏有效监管,人员外包也存在洗钱嫌疑。

亿邦独家了解到,或是为了减少腐败,拼多多和美团都将分拣等外包工作转移给了供应商或加盟商。在合肥招募供应商时,拼多多和美团就明确要求供应商必须自行完成商品的分拣、加工。

物流仓储的重模式导致三方加盟制,但短期难盈利影响加盟商的激情,进而导致用户的交付体验,叠加腐败的可能,都意味着资本必须做好长期无法回收成本的打算。

“社区团购资产太重,实现盈利的前提是保证对供应链和后端配送方面的整合,而这是需要高度精细化管理的模运营才能实现,一切需要时间,需要磨合,至少需要3、5年,这对资本也是考验。”一位业内高管表示。

收购成熟的独立平台,几乎成为大厂最为取巧的一个选择。而在独立平台中,以兴盛对供应链及物流的把控能力最强。此前,兴盛优选高管告诉亿邦,兴盛融资的钱极少做补贴,主要来做自营物流。2020年7月,兴盛拿到了腾讯、红杉资本跟投的8亿美金投资,这也是当时社区团购最大一笔融资。

而兴盛优选的另一位重要人物,是CEO周颖洁。作为一位女性CEO,业界评价“行事低调、内心坚定”。11月30日,她在朋友圈的一段文字,可能也侧面揭示了兴盛优选创始团队的心态。

图:11月30日,在大兵压境长沙时,周颖洁发了如上朋友圈

横在这个问题面前的,既有垂直平台与垄断级平台的市场博弈,更有创业英雄和资本巨鳄间的价值观分歧。

03

“兴盛优选”们的命运

多位业内人士向亿邦表示,在大厂面前独立平台只剩下两条路:要么消亡,要么被大厂收购,后者是最好的结局。

“现在的形势就变得很微妙,资本对于独立融资的公司就非常谨慎,所以后者融资会变得异常艰难。”该业内人士亦告诉亿邦,曾经就有互联网大厂找过自己谈及收购。

而兴盛优选是否会被收购,或者将被谁收购,将成为影响战局的关键。

“至少美团、拼多多想要收购兴盛的意向已经十分明显了。”上述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兴盛内部围绕当下是否被卖存在严重分歧。

最新传出的一轮融资兴盛的估值已达50亿美金,与此前传出的美团60亿美金收购,金额相对接近。

“不管谁拿下兴盛优选,那么另外的独立平台就会成为其他互联网巨头争抢的对象,收购潮无法避免。”上述人士表示。

对此。一位接近兴盛的业内人士认为,对兴盛的收购预计在半年内会有结果。

“一是已接近年末,公司要做财务报表,还要做明年预算;二是每年的3月到8月,是生鲜消费市场的淡季,流量下滑是必然的,兴盛会承受销售压力;三是夏天一到,生鲜的损耗变大,而对冷链物流的投入又是巨大的耗费,这些都是兴盛要考虑的。”

“最晚可能是明年年中,就会有结果。”他补充道。

而在兴盛背后,独立平台公司还有食享会、十荟团以及同程生活等。而兴盛的走向,极有可能会搅动近两年社区团购最大的漩涡。

对于收购,部分独立平台则是持欢迎态度的。“我倒很期待自己公司能卖一个好价钱。”一位创始人直言。

在流量严重内卷化的电商市场,兴盛优选可能是第一个被众多巨头围攻的垂直电商,但显然,这并不是最后一个。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