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租客哭诉:白天我是卑微“社畜”,晚上被逼到蛋壳当“泼妇”!

来源: 互联网评论 犀哥 2020-12-02 12:08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北方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而在北京租房的“蛋壳人”,真正感受到了人生的凄风苦雨。

如今,距离蛋壳大规模传出爆雷消息,已经过去了近半个月。这一场本属于租房平台与租户的矛盾,最终演变成了房东和租客之间的对峙。

剪电线、断水、断网、扔东西、被撬锁、深夜破门而入、拆门……这种种恶劣行径,正在蛋壳的精装公寓里,频繁上演。

最近,在北京的一名蛋壳租客遭到了房东的驱赶。房东先是频繁上门,提出要立马收房。在警方的协调下,才有了一些缓和。结果没几天,房东又暗搓搓地下手了,拉电闸、剪电线、拆电表轮番上阵,闹得租户不得安宁,不得不连夜找人维修。

结果没过几天,更绝的来了,直接拆门换锁,房客直接进不了门。这一次,警察也无能为力了。协商之下,房东同意两个小时搬完行李。搬不完的,则直接扔到了走道里。租客不得已,只能连夜顶着寒风搬家,第二天带着满身疲惫挤地铁上班。

01

无家可归的蛋壳人

同时,为了抵挡房东的驱赶,部分房客甚至走上了跳楼轻生、持刀对峙的极端险途。

有女孩站上天台,她给记者打电话:“我死了以后,希望大家的钱可以退回来。”好在好心人的劝解,让女孩打消了求死的念头。

有女孩愤然不平,一怒之下拿起刀:“我怕你们啊,我怕过谁啊!”房东同样不甘示弱:“你捅啊!捅啊!你不搬走我肯定还要恶心你的。”

这一届打工人,实在太惨了,白天矜矜业业在公司当社畜,晚上回家却还要遭受房东的骚扰,以至于化身“泼妇”,不惜以命相博。

一开始,他们也从未想过,从国内排名第二、已经上市的“蛋壳公寓”租房,还会这么大的风险。现在,“蛋壳人”也成了他们共同的专有代名词,在蛋壳公寓的欺骗下,他们失去了住处,损失了金钱,心灵和经济状况都如鸡蛋壳一样脆弱。

从蛋壳公寓租房的打工人,正遭受着一场残酷冷血的社会毒打。

02

蛋壳作恶:

收了租客的钱,不付房东的租!

负面风波传开以来,蛋壳只在11月6号发布了一条微博:“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我们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请不要信谣传谣!”

令人怀疑的是,蛋壳公寓的官方微博更新,已经停在了11月20号。蛋壳失声,进一步引发了房东和租户的怀疑,房东和租户的矛盾才进一步爆发。

首先,房东驱赶租户的主要原因,在于没有收到蛋壳该付的租金。

蛋壳公寓的本质,有点类似于租房市场上的“二房东”。他们从房东手上租房,然后经过统一的装修,再出租出去,并按月或者按季给房东付租金。

蛋壳为什么突然不付房东租金了?

原因很简单,蛋壳的确没钱了,破没破产还没官宣,但背负巨大债务是真的。

财报资料显示,2017至2019年,蛋壳公寓亏损分别为2.69亿元、13.70亿元、34.90亿元。截至2020年3月,蛋壳总负债90.27亿元。

今年1月蛋壳上市,本来是想借资本市场接续融资扩张的,没想到黑天鹅疫情极大影响出租率,加之6月其创始人兼CEO高靖被调查,进一步影响股价,并引发了外界对蛋壳的种种负面猜想。

巨额负债之下,蛋壳选择了“节流”三大法:裁员、拖欠供应商、以及拖欠房东的租金。房东收不到钱,找蛋壳又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只能驱赶租户,希望房子早点转出去,减少损失。

再者,房客方面,不搬走也有充分的理由,因为他们已经付了房租!

在蛋壳的租户中,他们不少人已经付了一年大几万的房租。只不过,这笔钱被蛋壳拿出去搞扩张了。更令人无奈的是,有不少人接受了蛋壳的租金贷服务。

所谓租金贷,也就是蛋壳跟贷款机构合作的贷款业务。该业务下,租金按年付,一年下来可以便宜几千块。可问题在于,这笔钱贷款机构一次性都打给了蛋壳。即使蛋壳爆雷了,租户依旧要按时还款,要不然征信就会受到影响。

付了钱却没房子住,还要负债,租户的心中也有无数的委屈。所以面对房东的驱赶,才会不惜以命相搏。

更可恶的是,蛋壳还在试图转移责任、激化矛盾。他们告诉租客,只有业主和蛋壳解除合同,蛋壳才能与租客解除合同;他们又告诉房东,只有租客清理出了房间,才能解除合同。

在蛋壳的挑唆下,房东和租客的矛盾才进一步激化,以至于出现一些极端恶性事件。有些房东虽然看起来穷凶恶极,可仔细想来,房东和租客都是受害者。

蛋壳,才是那个最该被声讨的始作俑者和罪过祸首!

03

官方出面:

绝不可能让割韭菜者一跑了之!

此次长租公寓爆雷,不仅给广大租户提了个醒,也将长租公寓背后的两大核心问题推到了大众面前。

其一,是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高收低租、长收短付、疯狂扩张”本就存在极大的隐患。房子不是它的,钱也不是它的,身负巨额债务,利用资金流大搞扩张,抗风险能力极差。一旦出现资金周转问题,拿不出钱,就会损害房东和租客的利益,并引发激烈的矛盾。

其二,是跟公寓合作的租金贷公司,它们没做好风险控制。长租公寓为了拿钱扩张,等于是在用租户的信用借钱。可这些公司本身就没做好风险控制,在蛋壳采取年租的年轻人,大多都是刚毕业的人,偿还能力本就有限。借贷公司只管借钱,根本没考虑过借钱者的实际偿还能力。

长租公寓和租金贷公司,就是同流合污的“资本镰刀”,做起了割租客的韭菜生意。

那么,这次蛋壳爆雷最终又该去向何方呢?

首先,政府方面,11月25日,深圳住房和建设局发出相关通知,明确房东不得通过停水、停电、停气等方式驱赶。北京市住建委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了专办小组。同时,也有媒体传言,政府可能直接出面,维护租客利益,一方面建议租客解除和蛋壳的合同,直接与房东租赁;至于租金贷,不再偿还,也不计入征信。

再者,蛋壳方面,也上线了业主和租客自主解约入口。不过很多租客发现,就算有退款,也不能取出。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等官方媒体,最近也出面批评蛋壳。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好的信号。

在新华社的批评中,明确指出:“相关部门绝不能让割韭菜者一跑了之。”跑路的长租公寓和租金贷公司,做了这么大的恶,定然也会受到相应的处罚和监管。

最近,被蛋壳坑了的房客自嘲“人有蛋夕祸福”。天道好轮回,蛋壳必然也会承受因果报应!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