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麒麟绝唱,华为Mate40负重启航

来源: 北京商报 石飞月 2020-10-23 09:40

“2020年对于世界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非同寻常、极具挑战的一年。”10月22日晚,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华为Mate40发布会上这样开场,感叹世事的同时,也暗示了华为这一年的艰难。

也正因为华为当下的处境,这场发布会聚焦了比以往更多的目光:号称“史上最强Mate”的Mate40到底有多强大?究竟会不会成为华为高端自研芯片旗舰机的绝唱?

亮相

余承东先是回顾了八年十代Mate手机,继而宣布Mate40系列的到来。

据介绍,Mate 40系列搭载了华为首款5纳米麒麟9000 SoC芯片,在5G上行速度上也比其他厂商快2倍;屏幕方面,采用曲面屏设计,Mate 40为6.5英寸柔性OLED屏幕(弧度68°)、Mate 40 Pro/Pro+为6.76英寸柔性OLED屏(弧度88°);拍照方面,拥有更加丰富的镜头搭配,继续与徕卡合作,最高能实现17倍光学变焦,超广角镜头不仅用在了后置,同样也用在了前置。

“其他厂商(苹果)不久前刚刚推出5G手机,而华为已经是第三代5G手机了。”余承东调侃道。他还透露,目前华为连接消费终端设备10亿台,其中7亿台为手机。四年前,华为承诺华为手机可使用18个月不卡顿,而现在可以达到36个月不卡顿。

在华为众多的手机产品线中,Mate和P两个系列属于高端旗舰,其中,Mate系列侧重商务定位,贡献了很多销量:比如华为Mate20开售四个半月内,其全系列的销量已经破千万台;Mate30系列上市两个月,销量突破700万台。

2019年,华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突破2.4亿台,其中华为Mate/P系列销量同比增长50%。华为曾表示,Mate系列和P系列在总出货量中取得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全球市场,华为今年曾一度超过三星成为出货量第一的手机厂商。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4月三星手机的市场占有率约为19.1%,华为则达到了21.4%,历史上首次超越三星;不过,8月三星已夺回全球手机龙头地位,并拉开与华为距离,双方市场占有率差距6个百分点左右,是扣除疫情初期的2月以外,双方一年来最大差距。

“尽管面临困难,我们还是携手共进,共同应对新的情况。在这一期间,我们取得成功的愿景和希望都不应被磨灭,而应该更加蓬勃生长。在华为,我们敢想敢做,创造更美好的未来。我们继续奋勇向前,希望通过有意义的创新,改善人们的生活。”余承东坦言。

处境

自从被美国干预供货和市场以来,华为便一步步陷入艰难的处境中。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70个附属公司增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但这一举措并未对华为造成太大的影响。之后的这一年多以来,华为的多款旗舰机型采用的都是自家的高端芯片。

但也许是不满意上述禁令对华为造成的损失效果,在将其加入“实体清单”一年后,今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又发布声明,全面限制华为购买采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生产的半导体,包括那些处于美国以外但被列为美国商务管制清单中的生产设备,要为华为和海思生产代工前,都需要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证。

这次的禁令不光面向美国企业,还包括台积电等中国台湾企业,华为自研芯片受“美国技术”限制无法量产,众多代工厂又无法绕开美国技术,台积电在9月后便无法为华为生产芯片。

今年8月,余承东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上坦言,“最近都在缺货阶段,华为的手机没有芯片供应”。他还透露,Mate40将搭载麒麟9000芯片,但是很遗憾,因为美国第二轮制裁,华为的芯片生产只接受了9月15日之前的订单,所以今年可能是最后一代华为麒麟高端芯片。

至于现在华为的供货情况是否有改善,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华为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对方未给出明确答复。

“目前美国的打压政策没有明显松动,Mate40之后,华为很难再发布高端旗舰产品了。”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表示,台积电无法代工麒麟芯片,高通和联发科、三星的处理器也无法大规模供货,华为短期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突破美国的限制,恐怕只能依靠存货维系高端手机业务了。

电信分析师马继华则认为,一代芯片不代表只能生产一代手机,未来三年,这个芯片都不会过时,估计可以支撑华为三代旗舰机。

转圜

美国的禁令限制了华为的同时,也阻碍了华为的供应商赚钱,而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美国企业。为了避免更多的损失,他们已经开始向美国政府申请取消对华为的供货禁令。

8月,有报道称,高通正在游说特朗普政府,呼吁取消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限制。报道援引一份高通简报称,该公司告诉美国政策制定者,他们的出口禁令不会阻止华为获得必要的组件,反而会把每年80亿美元的市场拱手让给其海外竞争对手。

不久后,针对美国对于华为的禁令,联发科回应称:“联发科重申遵循全球贸易相关法令规定的立场,目前已经依照规定向美方提出申请,静待美方审核中。”

日前,美光科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桑杰·梅赫罗特拉在财报会上表示,9月14日公司停止了对华为的供货,未来两季度美光业绩受华为影响将承压。“现有的许可证因为美国政府施加的新限制已经不适用。美光已申请了对华为供货的新许可证,但不知道是否能获得以及何时能获得这些许可证。”据悉,华为约占美光当季销售额近10%,是其近年来最大客户。

不过,现在看来美国政府还没有松口的趋势,那华为该如何自救?丁少将指出,短期内恢复全面供货恐怕比较难,但在PC和一些华为竞争力不是很强的业务上,以及华为拥有自制或者产业链替代方案的领域,部分恢复供货还是可能的。“未来,华为还是应该坚定走IDM之路,消费者业务短期内会有较大冲击,但却能构建起不被卡脖子的长期竞争力。”

“芯片等问题,华为肯定是几手准备,如果国际环境变化,断供解除,当然是最好,但不能寄希望这个,立足国内产业替代能力提升,实现自己生产,这个是最现实的。另外,还可以技术资本合作,采取应急手段等等。总之,天无绝人之路。”马继华说。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