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狠砸10亿 拼多多定向“抢人”

来源: 亿邦动力 陈凯乐 2020-08-08 09:32

多位社区拼团团长告诉亿邦动力,拼多多旗下快团团正在使用巨额补贴大量从外部招募团长。这一攻势,让刚上线5个月的快团团再度出现在聚光灯之下。 

“抢人”大战:交易额6%的补贴

亿邦动力从多处获悉,今年4月份,快团团就开始大量招募团长。为邀请团长入驻,快团团开出了免手续费+流水佣金的补贴政策。 

小林(化)是使用群接龙的一个大团长,目前每个月的流水稳定在100多万。在五六月份,她就接到了快团团的“橄榄枝”——手续费全免(群接龙收取手续费为1%),同时返还流水的5%作为佣金。这样一算,就相当于拼多多拿出了交易额的6%作为补贴。小林以自己100万的月流水计算,每个月能从快团团拿到的补贴有6万。但快团团对团长的要求是,必须把交易额的60%从群接龙迁移到快团团。 

在小林看来,这样的优惠政策效果显著,自己身边的几个团长都已经去了快团团。        

▲ 快团团官方宣传截图 

另有社群团购行业人士告诉亿邦动力,快团团的高补贴并非针对所有团长,而是定向拉新。具体来说,只有月交易额达到5万的大团长才能享受。值得一提的是,快团团官宣将拿出十亿补贴团长。

 “粗略估计,群接龙大概有500多个大团长都转移到了快团团。”上述行业人士还透露,为了壮大自己的团长队伍,快团团甚至让部分团长签下了类似《排他承诺书》,“90天之内只在快团团卖货”。       

▲ 图片来自爆料人

小林最终拒绝了快团团,在她看来,补贴只是市场竞争的暂时手段。“如果快团团占据了市场的主导地位一定会停止补贴的,这是互联网公司最的常见玩法。”她笑称,现在有不少团长都是在各个平台换着用,“薅羊毛谁不喜欢?”

 亿邦动力找到群接龙合伙人,对方表示,截至目前确实已有至少500名大团长(月销售额达到5万以上)转投快团团。 

亿邦动力就“挖角团长”事件试图向拼多多官方求证,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应。 

工具出身的快团团,更想做平台

和其它接龙工具“交火”之前,快团团已经蛰伏了几个月。 

快团团始于疫情。据悉,为了协助各地商家收集社区居民物资需求、完成在线下单,拼多多在3月份推出社区团购项目“快团团”。简单来说,商家可以通过“快团团”上线商品团购页面,并由社区消费者发起团购,达到人数条件后,由商家配送至社区门口。 

从模式来看,早期的快团团与定位为工具的群接龙相似。但经历了3个月的试水,快团团似乎正试图从工具转变为平台,前端吸纳团长,后端接入供应链。 

据了解,为了吸纳团长,快团团设置了大团长拉新奖,且主要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新团长在快团团交易额的3‰将补贴给大团长;第二部分是新团长在加入快团团的60天内,开团10笔支付订单,大团长可获得5元任务奖。且任务奖随着支付订单的增加而增多,合计叠加最高的任务奖为500元。 

▲ 图片来源于拼多多商家  

另一边,拼多多开始为快团团接入自身供应链。据悉,拼多多于近期针对有强供应链能力的商家开放了一件代发功能。而参与一件代发的商品,其主要展示地正是快团团。小林告诉亿邦动力,来自拼多多的产品价格比较有优势。”       

亿邦动力了解到,价格的优势来自拼多多的商家折扣。一位拿到“一件代发内测资格”的拼多多商家告诉亿邦动力,上架“一件代发”的产品必须有折扣,这是拼多多后台自动设定的,商家不能更改,只能调整折扣的大小。在商家的后台截屏中,亿邦动力发现,商品设定的最低折扣为99折。以一件挂价为268元的羊皮大衣为例,99折后团长的拿货价就变成了265.32元。       

一位社交电商行业人士认为,快团团不仅仅是像群接龙那样做一个微信工具,其目的更像是想打通原本拼多多的供应链,售卖拼多多上的产品,比如为批发业务找到一个有效的出口。“这点对有些团长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因为供应链并不是他们的强项。”他谈道。 

据亿邦动力了解,截至目前,在群接龙开过团的团长(包含1次)有40万人,群接龙更是在2019年10月拿到了金沙江创投在内的500万美元的融资。这个相同赛道里的明星选手,自然成了快速发展的快团团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一环。 

从“借用”社群到“应用”社群

拼多多做社群拼团,或许是为了弥补一直缺失的板块。 

时光倒回到2016年,在各个微信群中和私信当中,突然冒出大量帮忙“砍一刀”的链接申请,拼多多正式登场。仅用了三年,拼多多便成为了仅次于淘宝的电商巨头。毫无疑问,微信生态在拼多多的崛起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是,拼多多一直只是借助微信环境发展,从未将社群的能量实实在在攥在手里。如今,社群团购正是这个抓手。 

王飞(化)是拼多多上的一个商家,他告诉亿邦动力:“以前的拼多多模式下,我手握的1万个用户和拼多多没任何关系。但当我成为快团团的团长,拼多多就可以通过我,让那1万消费者成为它稳定的消费者了。”在他看来,拼多多和团长之间的弱关联,间接促成了拼多多和用户的弱粘性。 “拼多多还是在搭建流量护城河。”一位深耕零售行业多年的人士表示,拼多多想通过团长更接近C端,获得比纯拼团更稳定的流量,拉出一张距离C端更近的网。 

而社群团购的市场无疑是巨大的。以群接龙为例,今年上半年群接龙的GMV暴涨至40亿,而2019年其GMV不过12亿。这意味着,群接龙上半年的GMV同比增长了233%。这背后正是掌握大批私域流量的团长(商家)的力量。即便拼多多2019年的GMV突破万亿,但40亿GMV依旧是不小的增长点。 

有零售行业人士指出,说到底拼多多一直只是借助微信环境裂变,但社群势能没有握在自己手里,这也意味着效率没法最大化。“从表面上看,快团团可以为拼多多带来更多的GMV,但深层来看,这或许是为了下沉抢夺更多小b商家。这些商家有可能是宝妈,也有可能是社区的意见领袖,他们共同的特点是转化率非常高,能带来更多业务的可能。”他说道。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