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二季度经济指标披露在即,下半年挑战在哪

来源: 北京商报 陶凤 余晓宇 2020-07-14 07:45

本周,二季度国民经济主要指标将陆续公布。根据前5个月相关数据以及近期披露的部分指标,大部分机构和学者分析,二季度GDP转正是大概率事件。从全年看,经济有望恢复正增长,但仍需克服各项挑战。

01

多项指标回暖

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是经济复苏的前提条件。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二季度经济发展呈现V型反弹态势,尽管没有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但相对一季度的低迷已有大幅好转。

“从供给侧来看,供应链得到修复,复工复产、复商复市稳步推进。” 徐洪才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他特别指出,金融市场在春节后曾经短期后受到冲击,但外汇、股票和债券现在总体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近期还出现了牛市行情。“这是投资者对未来有信心的表现,也是对我们过去上半年抗击疫情和复产工作的一个充分肯定。”

交通运输部7月13日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6月我国货运总体已恢复至正常增长水平。据国家统计局统计,4月以来,我国工业增加值增速开始转正,同比增长逐月提高,在5月达到4.4%,累计降幅不断减小。从PMI指数看,经历2月的大幅下跌之后,制造业PMI指数自3月持续处于景气区间,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均超过50%。

在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看来,二季度呈现回暖迹象有三方面因素:一是基建稳增长作用凸显,在经济承压、房住不炒和财政发力的叠加影响下,疫后基建投资增速回升速度和节奏明显快于其他需求,5月基建当月投资增速已经回升至10.9%,创2018年以来新高;二是房地产市场明显回暖,二季度以来销售面积和土地购置面积增速降幅持续收窄,5月当月销售面积增速和房地产投资增速均已由负转正;三是消费增速降幅大幅收窄,抗疫封锁放松和生产经营恢复,餐饮和可选品消费明显回暖;消费刺激政策发力叠加楼市回暖,汽车、家电等可选消费加快回升。

伍超明预计,随着5月万亿专项债发行,6月特别国债陆续流入市场,将支撑基建投资继续提高,因此6月投资将延续“基建引领、房地产相随,制造业投资偏弱”的格局,预计1-6月份投资增速在基建和房地产的支撑下回升至-3%左右。

02

就业挑战叠加外部不确定性

“从疫后国内经济的修复看,当前生产端的修复已近乎完成,但需求端尤其是低收入群体和制造业需求恢复偏慢,是上半年经济增长动能的主要拖累项,同时也是下半年经济发展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谈及下半年经济走势,伍超明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

需求预期偏弱,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严峻的就业形势。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在6%徘徊,比去年同期高出1%,而人社部数据统计,今年高校毕业生人数达874万人,下半年就业压力陡增。

中国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年内新增就业900万人、调查失业率6%左右这一就业目标,本身并不高,但是完成起来仍然有一定的难度。在他看来,城镇调查失业率并不能充分反映出真实的失业率,仍有隐形就业压力的存在。目前城镇调查失业率对农民工的覆盖面不完整,这部分人群的就业状况很难划定,有的即使就业也可能是不充分的就业。

此外,疫情仍然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伍超明称,要重视全球疫情与经济形势对国内经济的影响。“一是海外需求变化直接影响国内制造业投资与出口的走势;二是只要全球疫情没有完全消退,居民担忧情绪就会一直存在,国内服务业,特别是餐饮、旅游、体育文化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将持续受到拖累。”

受疫情影响,全球价值链受到冲击和破坏。徐洪才指出,要对外贸可能面临的挑战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一方面是境外生产供应能力下降,近半年进口总值相比去年同期持续下降;另一方面,虽然国内恢复生产进程,近期出口呈现增长态势,但全球经济低迷很可能导致出口订单明显下降。

03

帮助市场主体恢复活力

对于上述挑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建议,国家应“在不同的可发力的方面来做配套”。

具体而言,在就业方面,贾康认为,首先要实现优势企业的充分对接,在疫情期间,新基建、新经济和电商类型的公司体现出了相对优势,对于符合这些就业岗位需求的毕业生,政府应该静可能充分地帮助实现对接;其次,利用过去的经验,扩大过渡性大学生村官培养规模,既缓解年度的就业压力,也有利于适应基层和农村的未来人才培养;再者延缓,通过允许大专院校毕业生跨年度保留应届生身份来缓冲就业压力。

伍超明认为,从疫后国内经济的修复看,政府要进一步加大对经济修复偏慢部门的支持力度,如加大对低收入群体和中小微企业的金融财政扶持力度,刺激居民消费、提振制造业投资,发挥稳需求作用。

“财政政策方面要进一步减费降税,货币政策方面进一步降准降息。”徐洪才表示,在下半年经济发展中,要格外注意优化营商环境,扶持中小微企业,帮助其渡过难关。

贾康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目前国家财政也给予小微企业不少政策支持。“抗疫特别国债中有一大块资金就是要解决小微企业生存问题,资金从中央下去要落实到基层,基层操作也特别强调财政贴息来给小微企业提供贷款。”

徐洪才还提出,要通过改善融资环境,实施更加灵活的货币政策来降低融资成本,特别是通过改革来释放制度红利,比如打破市场垄断,扩大对民营企业扶持,推广负面清单市场准入制度,降低市场准入门槛等,多管齐下,进一步提振投资信心,进而释放经济发展活力。

(来源:北京商报 陶凤 余晓宇)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