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做空瑞幸,“逃离”厦门

来源: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 王国平 2020-07-07 09:50

图片/瑞幸官方微信

联商专栏:说起财务造假,瑞幸可能还真排不上号,獐子岛都没上台讲话,瑞幸也就旁边凉快待着去。康美药业、康得新、秋林……,一堆小伙伴在前面站着,哪里轮到瑞幸抢风头。有的是随便账上少了几百亿,有的家里黄金少了几吨,原本一堆的吃瓜群众以为该轮到那个卖字画的出来讲两句,谁知道卖咖啡豆的跑出来了。

瑞幸之所以能够频频C位出道,它撸的不是一般人的羊毛,而是洋人的羊毛。洋人是什么角色,丢辆自行车都得全城出动。这下好了,被抓去当典型了。哪怕民间呼声很高,给予极高的评价,撸洋人的羊毛补贴国人,几千年难得一见的“大善人”。

民间呼声再高,仍旧不影响瑞幸被拉去当出头鸟。

瑞幸这次碰到的是全球监管从严风暴。多少境外上市公司吓得屁滚尿流,赶紧回撤。造假太猖狂了,监管总要出来收割一波。

德国屌丝敢搞巴菲特,美国通用把一堆有钱人给撸了。老外坐不住了,开启严打模式。

这阶段,多少国家一些企业突然号称自己是该国民族企业什么的,基本可以判断是造假企业,八九不离十。只有到危机时刻,很多企业才会突然贴这些标签。“民族”这两个字真不容易。

企业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一些机构强强联合,打造出来的产品,在遇到潜在风险时,都忙着自救,撇清责任。

瑞幸事件估计也不会太复杂,可以推演一下。

暴风雨来临前,做空机构在外面叫嚣要起诉瑞幸及相关机构,账又禁不起审计,审计机构率先坐不住了,不敢签字。

主管不敢签字,肯定就不方便再优化审计流程,开始加大抽检比率。一加大抽检比率,小伙伴们再也不能愉快的喝酒了,甲乙双方对峙。一对峙,签字人更怕了,抽检比率再度拉高。

而此时,瑞幸被卡住痛点,财报出不来了。财报出不来意味着要被监管层撸。

审计从走过场抽检到大面积抽检,人员、时间不够;从甲方给的定点抽检,再到想全面抽检,又阻力重重。

瑞幸自己做份财报让大伙签字先混过去,老外又不肯签字,反而想着赶紧离职跑路。

换审计机构,时间又不允许,还会加大外界揣测,造成资本市场恐慌性动荡。

双方就坐下来再缕一缕。

一缕,逼到暴雷的份上。机构纷纷撇清跟瑞幸的关系,管理人员开始离职。

审计这行当一生的追求就是真审,但理想跟现实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差异,为了生活经常要稍微改变一下做人的准则。

有时候在审计过程中稍微灵活一下,比如獐子岛的审计,几十万亩就定向抽检一两亩,结果一出来,甲乙方都满意。真要抽检几十上百万亩,成本太高,赚不赚钱不重要,主要是想简化办事流程,方便群众。

有时候在审计结果稍微灵活一下,主观判断下,审计意见与事实有一定出入是“正常”的;客观上,审计有一定阻力与难度,也是正常的。

瑞幸是否还有价值?

瑞幸曝出造假22亿,具体数额真假未知,问题是瑞幸前三季度的销售额才29亿,其中第三季度15亿,那么造假权重应该在三季度以及未来得及公布的四季度。22亿占全年的销售额在40%几,也就是有一半的水分。如果瑞幸做的是真账,只是没有那么被追捧,一家公司有个20几亿的销售额,还是有价值的。

失去纳斯达克上市资格,瑞幸能否独立存活?

上市主要作用是融资跟境外变现,退市同样会导致无法在纳斯达克市场融资以及变现。变现是解决投资人兑现的事,融资解决的是企业资金需求以及低成本资金需求。瑞幸退市意味着融资成本抬高。暴雷后,瑞幸特别爆出100亿现金在手,这个是专门用来压压惊的,告诉各路玩家不缺钱。至于未来是否要赔付多少,以法院审判为准的。

没有融资能力能否完成自我造血。一杯咖啡卖十几块不赚钱是骗人的,瑞幸的成本主要在于后台成本偏高,一定要做到规模效应才能进行稀释。

为了做到预期的规模,瑞幸后台先行。既然到了不需要做到以前预期的那个规模了,后台也就不需要那么大了,裁撤后台就可以把成本迅速降下来。

再把低效门店进行优化,趁机跟房东沟通压低租赁成本。分众等广告成本再省下,单杯成本立马可以跳水。

以瑞幸的价格在市场上完全是有竞争力的,不能一夜暴富,混口饭吃完全不成问题。

既然有价值,就有人抢,别看瑞幸要退市,还真香,搞得异常热闹。

瑞幸被爆最痛苦的还有厦门,瑞幸是厦门去年招商引资的头牌,瑞幸、神州、趣店等成为厦门与一线城市掰手腕的筹码。市面上猫、狗、企鹅等几个一线大厂都在各自大本营待着不动,唯一能够招到二线潜力的筹码就是瑞幸这种正在爆发企业。可以说厦门是去年招商市场的最大赢家。有些地方招到些制造业大户,那玩意不适合厦门,说好听叫定位不一样,说白了就是制造业不来钱。厦门可是一平米好几万的城市,制造业拉不动厦门房价。厦门去年GDP增速也迎来近几年的小高潮,逆势拉升。

瑞幸暴雷后,厦门也出现了不同声音。招瑞幸到底对不对,怎么处理。

不招瑞幸,招什么样的企业?王兴、张一鸣能把总部搬回厦门吗?泉州的安踏、达利等都已经签到厦门,好挖的都挖得差不多了。同时,一批企业又在往上海等地跑。

厦门能有更好的选择吗?

今天的厦门开始配不上明天的企业。

以炒作文旅题材起家,已经越来越不适应企业的野心了。厦门在新一轮城市竞赛当中,能抓到的筹码越来越少。

厦门核心是特区以及周边城市的后花园。

特区特在周边城市无法实现的政策,厦门可以突破。有做大野心的企业纷纷选择厦门作为跳板,实现企业的进一步拉升。泉州、漳州等市企业总部云集厦门。

同时,厦门的环境、文教水平开始快速发展,适合周边人群居住。

文旅题材意味着商业性不够强,不能支撑生活。

泉州、福州两大城市今年GDP准备冲进万亿俱乐部,漳州与厦门的GDP比值也缩小到快可以忽略了。福建老三的位置厦门都面临不保。前几年猛拉房价,企业迭代没有跟进,导致想象空间被扼杀。

厦门房地产投资开发占GDP比重比泉州高一倍,为了维系GDP,厦门把自己绑在了GDP战车上。问题来了,厦门如何吸引高薪企业入局,改善收入结构。如果解决不了,几大房企总部已经率先准备撤离厦门,迁往上海。

如果厦门还在简单研究什么厦漳城市圈,那么那些快速奔跑的企业为什么要继续留在定位这么狭窄的城市里。安踏会把总部继续放在格局这么小的城市里吗?厦门周边的这些乡镇野心都不是一般大,一个水头镇很早就喊出“中国水头”的口号,早把泉州、福建抛得远远的。

厦门定位不够清晰,没有明确告诉企业以及民众想干什么。企业有自己的发展战略,能跑的,肯定往更高一级城市跑;跑不动的,说不定就回流老窝,至少成本降下来。一个没有野心且成本居高不下的区域城市,对于一些企业是没有价值的。企业总部从乡镇到上海,为什么中间要多一环厦门呢?

如果厦门没有足够野心,房价抬那么高,把廉价劳动力逼走,把年轻人的希望浇灭,又为了什么?

厦门是座吞噬青春快速成长的城市,没有足够的青春去浇灌,就容易枯萎。

如果说维多利亚的秘密卖不动是男人的错,那么2019年厦门化妆品零售总额重挫9.9%,走出极端行情,可能是厦门女生已经放弃了。

当通过婚姻换取厦门入场券的通道都开始被封闭,厦门的结构已经出现一定失衡。

今年厦门通过拆除城中村,打掉年轻人廉价居住场所,造福一批拆迁户,也让厦门房地产市场又热乎了一轮。城中村的年轻人都跑了,谁来买瑞幸呢?

只招不管 ,入驻企业如何健康存活

2011年东南融通在美国仅四个月就被打爆,厦门的一杆旗帜倒塌。财务造假被沽空,德勤审计加码,年报无法签字,高管离职,合作伙伴不信任不愿意结款,东南融通直接崩盘。当年的战场与瑞幸面临的困境如出一则。东南融通2011年崩盘后,2012年厦门GDP增速同比少了3个点。2013年后,厦门GDP增速再也没有双位数增长。同期,福州、泉州、漳州等地仍旧高举高打。

特别是福州,从2008年GDP只有泉州的62%猛追,到2019年GDP已经拉到泉州的94%,成为福建驱动北翼的最大势力。2019年厦门招商引资获得重大突破,瑞幸、神州移师,助推厦门GDP出现逆势拉升。

2020年瑞幸再度遭遇东南融通翻版,四个月时间在美被打爆。厦门刚立起来的招商旗帜,成为城市竞赛中的笑料。所有企业都盯着厦门是否该做点什么?难道就看着瑞幸来厦门一年时间就直接崩盘吗?那以后其它企业入驻意愿是否会有微妙变化。还是直接跟瑞幸划清界限,坚决清理瑞幸这类造假企业。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课题。

(文/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 王国平,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联商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