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贾跃亭回国前要渡的五个劫

来源: 电商在线 吴羚玮 2020-07-05 14:03

“下周回国贾跃亭”,在美国待了超过1000多天,现在看样子要回国了。

7月2日,贾跃亭的公众号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上一次推送已经是2年前。

在这篇题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公开信中,贾跃亭如标题所说,承认自己是乐视体系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感谢了理解自己的乐视网股东、信任自己的债权人,以及自己曾经撕过的融创与恒大。他不再是FF股权的持有者,而成为以创业心态打工的打工者和用打工方式创业的创业者。

不管贾跃亭的身份如何转化,最关键的信息还在第一段:我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终于完成,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同时债权人信托也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

继“生态化反”之后,贾跃亭又给大家科普了“个人破产重组”、“债权人信托”等新词汇。

相比公众号一边倒的控评,微博底下的评论显然更加真实。公开信在微博收获了一系列褒贬不一的评论:嘲讽、斥责,但也有自称是前乐视员工的用户表示支持贾老板一如既往的梦想,以及贾跃亭的忠粉,“希望老贾把FF做成,给目光短浅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说的好听不如做的好,电商在线(dianshangmj)梳理发现,要给债权人和“28万乐视网股民”一个交代,贾老板还需要渡过n重关卡。

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谁受益了?

5月21日,贾跃亭前妻甘薇生日,新浪微博自动发出一条祝福微博。不出所料,微博底下很快涌进声讨贾老板的评论。

夫妻俩被催债已是常态,但贾跃亭这天应当是松了一口气的。

此刻,贾跃亭在美国举行了场听证会。他作为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创始人,个人破产重组申请获得了加州中区破产重组法院的最终确认和通过。经历债权人的多次谈判和法院确认,破产重组程序耗时7个月。

在美国,破产重组意味着企业或个人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法律允许债务人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以某种资产保障的方式延期偿还。

意思就是说,贾跃亭通过个人破产清算为自己的造车项目争取到了更多机会,得以让公司重新来过。

尽管有人认为,获得赔偿概率不大。但对债权人来说,破产重组似乎已经是相对更好的选择。

贾跃亭说,自己选择了难度更大的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方案,放弃了简单、低成本和可以直接豁免所有债务的个人破产清算(Chapter 7)。

他的债务处理小组还在微博中罗列了个人破产重组对债权人的好处——能够拿到尽可能多的赔付,减少损失。

“和Chapter 7 相比,Chapter 11有更大的可能性使债权人得到更大的偿付。”

去年10月,贾跃亭辞去FF全球CEO的职位,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成为他梦想接班人的是毕福康。他曾在宝马集团工作20年,并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随后先后去了新造车公司拜腾和爱康尼克。

此前,毕福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贾跃亭申请破产的行为:“这样做等于把个人债务问题跟公司隔离,他这样做是牺牲了自己,保全了公司”。

将自己的债务从公司分割出去,按照贾跃亭的说法,能帮助FF更好获得融资。他承诺,债权人“将以FF股东的身份共享FF未来成功的成果”,这就意味着FF的发展是债权人们能否顺利拿到钱的关键。

不同意破产重组,可能追讨不到钱,同意破产重组,至少还有机会赌一个FF的未来。债权人还能有更好的选择吗?

现在手上还有什么资产?

“随着一年前FF合伙人制的实施和几天前我个人破产重组的生效,我把剩余全部个人股权装入了第三方管理的债权人信托,我自此不再是FF股权的持有者。”贾跃亭在公开信中说。

债权人信托是贾跃亭破产重组程序的一部分,这意味着贾跃亭将全部资产转给债权人,并由第三方管理。“这是贾跃亭解决个人债务问题、保障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的最佳方案”,债务处理小组表示。

贾最大价值的资产,的确是他对FF享有的股权。

中国境内没有太多可供贾跃亭处置的资产。企查查数据显示,贾跃亭名下共有15家企业,7家被注销。贾跃亭共有个人风险164条,关联风险4645条。乐视系核心资产股权被拍卖,乐视网走在退市边缘,就连公司持有的1354项商标还在前不久以1.31亿元的价格被新云网拍走。

而贾跃亭本人还欠着20亿美元的债务。其债务处理小组发文表示,“贾跃亭 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公司担保的债务,截至目前他已替公司偿还债务超 30 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12亿元),待偿还债务总额约为 36 亿美元,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 20 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41亿元)。”

乐视网28万股民能拿到钱吗?

在公开信中,贾跃亭表示:“在得到债权人委员会的批准后,债权人信托中预留了不超过10%的比例,主要用于乐视网股民的或有补偿,待履行完相关法定程序后即可以实施,我也会安排专门的团队协调乐视网股民的赔偿事宜。”

不少曾经和乐视有过项目合作的公司和供应商们,在去年贾跃亭开始申请破产重组就认定,债务追不回来了。企查查的数据显示,仅乐视网一个法人拖欠的账款,就已经收到来自各地法院的37张传票。此前,不少媒体报道,乐视总部财务的办公室里,法院传票和各种欠款材料已经堆积成山。

伴随乐视崩塌,背后28万股民,大部分人能做的,也只有在追债群、贾跃亭相关的新闻评论区以及微博里宣泄情绪。

这次贾跃亭的公开信,似乎又给了乐视股民一个不那么准确的“承诺”。

说了要赔偿,但是三个关键问题没有解决:

1、“不超过10%的比例”究竟是多少;

2、乐视网股民需要满足一定条件才可从信托中获得既定份额的补偿。那么,谁有资格拿到补偿,申请流程如何;

3、接下来还要走什么法定程序,什么时候能拿到赔偿。

「电商在线」就这几个问题,多次拨打了贾跃亭债权人委员会提供的手机号,但一直未有人接听。

显然,贾跃亭的承诺未被乐视股民认可。在一个由乐视网中小股东注册的维权微博账号@乐视网维权小组下,不少用户评论:”继续行骗“、”乐视网股民满足一定条件后才能从信托中获取既定份额的补偿。典型的强盗逻辑“。

FF还能顺利量产吗?

贾跃亭曾表示,FF91要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2019年投入生产10万辆。

FF是贾跃亭的最后一张底牌。但这张底牌迟迟没法打出来。

始终没能量产的FF,问题出在了融资上。

2018年10月,本就缺钱的贾跃亭与恒大正式“决裂”,FF更是陷入融资困难。

去年10月,毕福康接受采访时表示,他非常有信心在2020年一季度截止时,完成FF的B轮股权融资。此外FF将在资金到位的12个月至15个月启动IPO计划。

但一晃7月,现在已经是第三季度,融资没有显露什么苗头。

而准备IPO的资金缺口,看起来也还没有解决。去年4月,FF获得了一笔2.25亿美元的债权及信托融资,10月,FF又宣称获得一笔新融资,并且降低了资金需求,缺口从20亿美元降到8.5亿美元。

但是自那以后,FF再没有传出新的融资。唯一的一笔援助来自于美国薪酬保障计划——今年4月,受疫情影响,美国政府给了一笔91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483万元)的现金援助——但这相比8.5亿美元的坑,杯水车薪。

孙宏斌和许家印后,谁是下一个买单人?

“命“是别人续的,梦也是别人买单的。

但想要控制权,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2019年10月,贾跃亭和恒大方面签订对赌协议,如果当年无法量产,恒大将主导FF的经营。在量产目标达成前,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占有多数董事席位再次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借口提出了仲裁。

贾跃亭的翻脸,很显然是担心FF掌控权旁落,自己从此一无所有。

要逐梦,要还债,还要牢牢掌控对FF的控制权,贾跃亭太难了。

从2014年开始,贾跃亭从头到尾负责了FF的顶层设计,现在,他虽然不是FF的全球CEO,但依旧以首席产品和用户官的身份牢牢把握自己的造车方向。

而他在公开信中,最引以为豪的还是完成了”合伙人制度“。阿里巴巴通过这个制度,让拥有少量股权的马云以及合计合伙人,拥有数千亿市值企业的掌控权。贾跃亭从2018年开始,也把公司的顶层治理权交给“合伙人委员会”,他本人将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剩下的股权用来设立个人还债信托基金,以此作为国内债务偿还基金。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2016年,贾跃亭乐视生态全球年会罕见地唱了一首《野子》。这首歌从此成为他的代表作。他本人也在造车之路上一条道走到黑。

但他对造车和控制的执著,还能让他找到合适的金主吗?此前,新京报曾报道,在FF资金枯竭时,贾跃亭曾频繁在境外地区见投资人,也曾接触过牛根生和陈天桥。

谁会成为下一个为他人梦想买单的人?

(来源:电商在线 吴羚玮)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