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美团最好战的那个男人要走了

来源: Tech星球 陈桥辉 2020-07-04 15:11

“生活需要真相,也需要假象”。

近日,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引用“再别康桥”诗句,发的一条朋友圈,似乎别有深意。

今年5月,美团市值突破1000亿美元之际,王慧文宣布减持200万股股票,套现2.74亿港元;6月24日,王慧文在微信朋友圈的发文,被不少网民解读为宣布将提前退休。

7月3日,美团又对外回应:S-team成员王慧文的退休时间并无调整,工作都在正常进展中,仍将在2020年12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后续老王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互联网+大学”特别讲师。

无论“提前退休”,还是“原定时间退休”,哪个是真相假象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作为团购、美团外卖、单车出行等重要业务的拓荒人,美团最好战的那个男人——王慧文正在逐渐离开舞台。

三场大战奠定美团基石

2011年,那个强烈反对卖掉人人网的王慧文,再一次与王兴一起共事,加入美团开启再次创业旅程。

在美团内部,虽然都姓王,“老王”是王慧文的称呼,而王兴的称呼则是“兴哥”。

传闻王慧文的好奇心很强烈。“你不要去扼杀它就好了”。“很多人就是自我设限,导致最后没有达成原本能达成的成就。”王慧文说道,对于个人而言,正是这股好奇心,促使他在美团的工作中,也会特别喜欢试一试。

在王慧文加入美团的那一年,“千团大战”烽火连天。

2011年8月,团购网站的数量就超过了5000家,面对这场异常激烈的竞争,美团祭出“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当时的美团大概开了100多个城市,大众点评和糯米基本上是20-30个城市。王慧文回忆,美团边算账边拓展城市,最终赢得了团购大战的胜利。

在“千团大战”中小试牛刀后,王慧文又迎来他职业生涯最重要的战役。

2012年11月底,王兴对如今的水滴众筹创始人沈鹏说:美团的团购业务算是在小组赛出线了,希望开展新业务,让老王(王慧文)负责,希望沈鹏能去支援下。

一开始,能打仗的王慧文带领沈鹏乱折腾了一通。但新产品团队那一年探索了7、8个方向,诸如美团先富(餐饮SaaS服务系统)、电子菜单、智能餐厅等等,半年过去也没有什么折腾出动静,直到找到美团外卖这一业务。

在看到外卖市场的规模后,美团外卖采取了高举高打的策略,电梯网上四处打广告,王慧文带领团队一年拓展出200个城市。那时候竞争也非常激烈,饿了么与美团两方的外卖员工时常上演“全武行”。

2015年,知乎上爆料美团外卖App,含有一个杀死后台运行进程的权限。这个权限结束进程的四款App饿了么、大众点评、百度、淘点点的商家版,正是美团外卖的竞争对手。当时,王慧文站出来解释,是新人写的程序方案不完美,但是这个BUG程序运行了一年,外界很难相信美团仅仅是没有认真“Review”。

这件事仅是一个小插曲,在王慧文带领的美团外卖征战末期,还有一个更为人知的故事。当年饿了么准备出售,王慧文提及美团也参与了竞价,成功促使阿里将报价从70亿美元提升到90亿美元,以更大代价收购了饿了么。

美团外卖这一场战役的胜利,让美团成功从团购网站转型为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也奠定了王慧文的江湖地位。

2017年,美团推出了美团打车业务,王慧文又成了美团打车的法人,出行业务是王慧文在美团主导的最后一场大战。

即使出行战场面对的对手是强大的滴滴,王慧文也要在网约车领域吃下一块蛋糕。

“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需要有两个打车平台才能有保障”、“美团打车,给你多一个选择”。王慧文当时接受媒体采访,频频以挑战者形象出现。当时美团打车在上海、南京、常州等地补贴推广,滴滴也派人去当地督战。

二者都曾以故意扰乱市场价格,被当地政府约谈。最终程维口中的网约车面临“核战争”,没有在滴滴和美团之间爆发。2019年4月,美团上线了聚合模式的网约车平台,王慧文依旧主导这一业务,只是不再需要与滴滴争抢线下市场份额。

随后,王慧文也参与到收购摩拜单车业务中。后来摩拜全面接入美团APP,摩拜单车划分在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王慧文兼任事业部总经理。在王慧文的领导下,将摩拜单车品牌更名为美团单车,如今多地投放新车吸引用户。

今天来看,美团出行这场大仗,从结果看似乎没有颠覆对手。但战役发起时间却是在美团上市的关键节点,当时市场主流观点都认为,无论在线下哪些场景,擅长贴身肉搏的美团以及主力干将王慧文,都有希望改变市场格局,因为出行这一战,对美团IPO估值提升也有不少助益。

美团上市后,王慧文再一次投身到美团的新业务中。据36氪报道,美团充电宝业务由高级副总裁兼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牵头。可以说,美团新业务开疆拓土中,总能看到王慧文的身影。

正是由于这些尝试,帮助了美团不断拓展了生态边界,其中部分业务逐渐成为现在市场上的龙头,最终帮助美团成为了现在市值10000亿港元的公司。

一线战将无法成为CEO?

王慧文曾在公开演讲中解释:为什么美团点评看起来总是四处树敌。

核心原因在于,美团点评的四个主要业务,从团购、电影到外卖、旅行,所有对手都集中在 B2(供给和履约在线下),而 B2 这个领域是 2012 年到现在为止,中国互联网打的最惨烈的圈子。

“大家不仅核心能力相似,事实上可以看到场景也有相似。”所以在王慧文看来,只有最能厮杀的选手,才能在同质化的竞争中活下来,而王慧文恰巧是那个最好战的人选。

不过,在商战中屡战屡胜的王慧文,在美团点评内部则没有扶摇而上升职。

细看王慧文的履历,从2011年进入美团,最终的职位是美团的高级副总裁职务,并没有成为总裁或者CEO。就其个人而言,也难免多了一份遗憾,虽然王慧文可能不在乎。

对比今年字节跳动的管理层调整来看,与王慧文年龄相仿的张利东,于今年3月升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字节创始人张一鸣则将主要精力放在国际化业务上。同为TMD之列的滴滴,则在外部引入柳青担任总裁,创始人程维则担任董事长一职。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作为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的职场天花板,理论上讲,与王兴并没有升任董事长相关。万亿市值的公司还没有董事长,可能与王兴没想好谁来接任CEO有关,美团的组织人事还有一些特别之处。

前美团外卖高级运营总监马宏彬离开时,就曾对身边友人表达了对美团点评的看法,“在美团,你根本摸不到王兴他们那个小圈子”。

据悉,在美团内部,一方面是跟随王兴创业的核心人员,包括郭万怀、陈亮、殷志华、穆荣均、王慧文、杨俊和赖斌强等,这些人与王兴都存在着亲戚或者同学的关系。

而另一方面,则由黄鸿光、黄东、张强、陆寅峰、王军、张旭、姚俊涛和霍志远等高管组成,也就是美团外来的“八大金刚”。他们都是自己一步一步打拼上来的实力派,身居当时美团的高位。

2017年前后 ,美团的点评系高管和八大金刚相继离职,同年5月,王兴嫡系中的核心人物表弟殷志华就宣布离职。

如今,随着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即将离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穆荣均一直低调,美团权力金字塔的架构变得模糊起来。

组织升级还是无仗可打

美团现有的业务经过了多年的发展,也是呈现了不同的预期和结果。

主力护城河业务比较稳固, 根据Trustdata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外卖交易额占比稳中有升,达到65.8%;美团酒旅业务也对携程形成冲击,2019年上半年,中国境内用户预订境内酒店的支付订单中,美团占比达50.6%;而美团旗下的猫眼在2019年的市场占有率超过60%,并实现扭亏为盈。

创新业务中,共享单车、网约车,以及充电宝等业务暂时尚不占优势,但非战略业务也不急于发力。未来新增长点的业务中,目标千亿的闪购,以及生鲜业务已经低调发展多年。所以当下的美团,似乎处于一个无仗可打的状态,组织升级恰逢时机。

美团点评也确实需要组织升级,原美团前员工、现厨芯创始人刘昌毅,曾在离职员工组织的“美团10周年”上分享过一个故事:2015年左右,当开一个总监会谈论人才培养的事情,然后我说,美团2010年成立到现在已经快4年还是5年了,在坐的十几个总监,有哪个是培养出来的?全部是空降的,包括我自己在内。

过去5年中,美团应该已经解决了中层管理层培养的问题。最高层的组织管理升级,也在2019年拉开序幕。功勋老将王慧文退出一线,新的核心管理S-team(美团最高管理决策机构)组建,都是这一大背景下的故事。

据36氪报道,美图点评正在为组织平滑过渡做准备。如今王慧文分管的“用户平台”(统筹美团的用户增长,可以视为最关键的“中台”业务)和“基础研发平台”拆分重组,并各新任命了负责人;其次是6月,王慧文分管的“LBS平台”下的充电宝、两轮、公交、地图四项业务调整到美团平台,向去年底到任的副总裁李树斌负责。

而新任副总裁李树斌,以及增补分管美团酒店业务的副总裁郭庆,都是新S-team成员,这些核心决策高管,将带领美团走向下一阶段。

“面向互联网‘下半场’和未来十年的准备工作已经初见成效,在兴哥和新S-team的带领下美团一定会不断突破,创造更多社会价值,这是适合交棒的时间点”,王慧文强调,“2020年我会和大家并肩作战,全力以赴推动美团发展,确保各项工作有序交接。”

即将退场的王慧文,仍在关心美团的未来。但王慧文真的变了,沈鹏说离职员工组织的“美团10周年”分享会上提到:以前和老王坐下来聊天时,他喜欢聊一些事物规律,现在和老王聊天能感受到他更在乎的是人。

无论如何,王慧文最终还是选择了光荣离任,而他也将会以演讲人的身份,出任美团大学特别讲师,在那里述说一些关于他的互联网江湖征战往事。

(来源:Tech星球 陈桥辉)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