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实体书店集体失守,乘风破浪无望?

来源: 联商网 王雪 2020-07-03 11:54

联商网消息:夏至已过,暑气渐浓,热浪即将席卷人间,但实体书店业的许多人恐怕已经感受不到这个季节的火辣与炙热了。

5月31日,言几又全国第一店成都凯德天府店关闭,6月25日,方所重庆店终止营业,6月30日,物外书店汉口店关门歇业,另有消息称,诚品生活深圳将于年底退出......尽管品牌们对闭店因由各有一说,但熟悉这个行业的人们都知道,疫情的到来无疑是致命一击。

但与此同时,新的面孔加速入局。今年4月,日本最大书店连锁品牌茑屋书店宣布了在华最新拓店计划:将在中国开设1100家店铺。

一面是真香了多年的新派书店们在各地黯然退场,另一面是海外书店巨头伺机而动,高调安营扎寨,雄心勃勃。几家欢喜几家愁,这就是当下国内书店行业的魔幻现实。

凄凄惨惨戚戚

早在疫情爆发阶段,实体书店的困境就已经显露了。因抗疫防疫需要,包括书店在内的实体零售商业(除保供应、稳民生的超市、菜场、药店等)均主动或被动暂停营业,踩下经营“急刹车”后,实体书店现金流被迫中断。据统计,国内约98%的书店仍以图书为主营业务,而图书并非米面粮油,不是生活刚需物资,这使得线下图书消费陷入低迷,加剧了书店库存和货款压力。

除此之外,房租、人工都是压在实体书店肩上的重担,在不开工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每个月还要支出相当数额的固定成本。以绝大多数中小独立书店为例,每月开支少则10万上下,多则高达50万。而国内大部分独立书店缺乏其他产业支撑,在关店后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店关了,只能坐吃山空,直至最后彻底关门。

另一个问题来了,如果持续暂停营业,书店的资金储备可以维持店铺运转多久?根据2月份书萌的调查结果显示,三分之一的书店储备金只能维持一个月不到,43%的书店表示,撑不到三个月。如今三月“大限”已过,倒下的已经沉寂,暂时活着的也难言成功,因为真正困难的时候可能刚刚来临。

疫情严重期间,全国多地的商场购物中心(业主方)纷纷主动采取一定时期内的租金减免优惠措施,选择与品牌商户共克时艰。这对租户们而言无疑是重大利好,短期内大大缓解了租金压力。但是覆巢之下无完卵,面对着线下客流几乎归零的惨状,业主方的经营压力亦十分巨大,施行租金优惠措施只能说是权宜之计,租户们得以喘息之后仍然要直面现实。这意味着,各大品牌商的真正挑战实则在租金优惠期结束后 。

疫情下,无论是餐饮还是书店亦或其他业态,消费者信心的崩塌是无差别的。只要疫情未彻底解除,恐慌心理作用下,消费者不再愿意亲临实体书店,或者减少到店频次,加之网购等消费习惯改变的冲击,书店经营者对客流恢复的信心更不足,实体书店前景整体不容乐观。

图片/联商图库

呼救和自救

事到如今,摆在书店经营者面前似乎只有两个办法,呼救和自救。

根据早前的一份调查问卷显示,几乎所有实体书店都希望得到经济方面的支持,包括来自业主方的一定时间段的租金减免和优惠,来自政府的直接支持如补贴(用于缴纳房租或补贴人工),免息或贴息贷款的政策,发放购书券到实体书店购书,或者能够出台一些指导性的政策以便于其他方面执行,还有出版机构供应商在账期等方面的协调支持等等。

令人欣慰的是,如今各方都在相继参与到实体书店的扶持行动中来,北京、天津、广州等地纷纷出台了相关政策,扶持实体书店发展,天猫也于4月底发起了“守住城市精神角落”计划(即一系列扶持书店措施)。

因为疫情而关店的日子里,部分书店积极寻找线上解决方案,很多新华书店开展了线上购书业务,或者线上订购、定点取书。一些民营书店开展了线上授课和社群授课,积极引导读者健康的生活方式,同时也为自己创收。

另有书店发起众筹或者试水直播、外卖等来维持门店运作,通过曝光和提高网络关注度,借助公众和消费者的力量度过难关。2月24日,单向空间创始人之一许知远发出了求助信,以求众筹续命。此后,许知远还携手薇娅直播卖书,打响“独立书店”保卫战。

3月初,北京72家实体书店进驻美团平台,其中既包括北京发行集团所属的北京图书大厦等大型综合性书城和新华书店中小门店,也涵盖老字号品质书店如涵芬楼、三联韬奋书店,此外中信书店、钟书阁、全民畅读、建投书局、言几又等“北京最美书店”,以及小众书坊、码字人书店和雨枫书馆等特色书店也加入。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天,上海新华传媒旗下30家新华书店、上海书城上线饿了么。据饿了么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北京、济南、沈阳、合肥在内的超100个城市的书店转战饿了么,探索“门店数字化+即时配送”的新经营方式。

这一系列的自救措施效果几何,目前未有相关统计数据,答案很可能是杯水车薪。以直播为例,多家上海实体书店的店主都表示直播对书籍销售带动并不理想,钟书阁静安店的店主原扬曾坦言:“现在的业绩连平时的十分之一都没有,每天客流大概是20人。”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线上直播的书店,多是本身有着“最美书店”、“网红打卡”曝光度的城市文化品牌,其文化地标的符号意义比较容易吸引到一定的观众流量,但对更多独立小书店来说,本身就缺失了受到瞩目的光环。

购物中心会继续青睐吗

近年来实体书店积极转型,成果显著,一方面,连锁品牌书店规模持续扩张,如西西弗;另一方面,书店在新型的文化生活复合空间方向的探索也得到了较为充分的发展,涌现出一批高颜值、高调性的网红书店。文化体验业态应势生长下,书店颇受追求招商差异化的购物中心的青睐。

如今,疫情下实体书店生存再次受到威胁,关店成为无奈之举,作为出租方的购物中心势必受影响。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指出,书店对于购物中心的价值是文艺调性,对于租金以及人流贡献价值都不大。书店实在无流量时,购物中心应适时进行流量导入,避免其倒闭。

联商高级顾问团另一成员郭歆晔也有相似看法,他表示,书店业态租金和效益都不高,一些购物中心引进书店更多的是从提升商场文化格调上考虑。他认为,有商业运营实力和审美力的商场完全可以自营书店,一方面匹配商场形象,另一方面可以综合会员服务等。

事实上,自营书店业内已有尝试,如上海BFC的阅外滩书店,北京SKP的RENDEZ-VOUS书店等。

比起购物中心的“财大气粗“,相对势单力薄的书店如何增强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对此,王国平表示,书店主要是利用文艺属性进行变现,以及通过书籍免费阅读吸引流量,并将流量进行转化。早期以书籍价差为生的模式现在基本已经行不通了,市场主要玩法是,把文艺+流量嫁接到餐饮和百货上进行转化。

“目前遇到的问题是转化率不高,转化率不高与商品力等方面不行有关系。比如书店的水吧在商品、营销等多方面指标都不如外部水吧,只是通过独家垄断方式对流量进行压榨。“他建议,有规模优势的书店采用自营买手制,在合作商家无法进行有效突破时,自己动手在选品上寻求突破。

图片/联商图库

茑屋书店千店目标背后

当国内实体书店再次徘徊在寒夜,日本最大连锁书店品牌茑屋书店却看好中国文化市场的巨大潜力,高调吹响了进军中国市场的号角。

在4月10日举行的上海《本市贯彻<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若干措施》新闻通气会上,作为外企代表之一的日本茑屋书店公布了品牌在华拓展规划: 2020年将在杭州和上海开设茑屋书店,中期计划是在中国开设1100家店铺。目前已经计划在徐汇设立地区总部,投资总额约14亿日元。

去年4月,茑屋书店将大陆首家门店选在了杭州,该店位于杭州的天目里,与江南布衣合作,占地面积超过3000㎡。大陆第二店则进驻了上海新网红打卡地“上生·新所”园区内的“哥伦比亚乡村俱乐部”。今年4月,茑屋书店还确定落户成都TOD项目,成为茑屋书店在中国西南区域的首店。

以杭州、成都、上海3家店为支点,撬动“中期计划在中国开设1100家店铺”的超级梦想,茑屋书店的野心和勇气令人惊叹。千店之梦,如何托起?加盟方式恐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案。

《2019-2020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实体书店数量超过70000家,是世界上书店总量最多的国家。美团点评上书店打开数据显示,2019中国新开书店数量超过4000家。

尽管品牌连锁书店规模在持续扩张,但无论是总量还是增量,连锁书店占比均较低,反之单体书店数量可观。同时,国内书店的实际运营能力参差不齐。加上疫情冲击,书店的生存状况进一步恶化,尤其是单体书店,急需另觅新通道。这为茑屋书店的扩张提供了庞大的加盟商基础。但目前国内其他连锁书店品牌也已开始试水“轻资产”品牌输出,这场掰手腕茑屋未必能满盘皆赢。

结语

疫情“黑天鹅”事件影响下,2020年各行各业都出现前所未有的困难,其中有些业态的“难熬”已经被广为人知,如电影院,时至今日都未能迎来复工,百万影业从业人员的生存正经受残酷考验。

与影院浩大的惨烈声势比起来,书店的困难似乎无人问津。但不可遗忘的是,从早些年的倒闭潮到今天,实体书店的好日子并没过多久。不赚钱一直是书店难以绕过的话题,除了几代网红书店问世瞬间的高光时刻外,这个行业未曾迎来太多辉煌。即便如此,依然有许多人在坚守,逆势上扬,那么,就给这些守望者多一份鼓励和支持吧。

(来源:联商网 王雪 编辑/周松平)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