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疫情之后,日本的7-11便利店终于可以打烊了

来源: 联商网 2020-06-15 11:52

编者按:自诞生以来,日本的7-11便利店一直以每天营业、24小时开门为宗旨,服务一方居民。但在疫情期间,由于顾客变少、长时间营业被感染的风险变大,加盟商纷纷决定减少营业时间或者直接关门。因此,他们和总公司的矛盾越来越深。面对来自加盟商、媒体甚至是国家的压力,这种不间断营业的规定终于出现了松动。

本文来自《纽约时报》,作者Hisako Ueno 和 Ben Dooley,原文标题“It Took a Pandemic, but 7-Eleven in Japan Is Letting Stores Take a Break”.

图片来自Unsplash|摄影Duy Nguyen

经营20年,终于可以休息了

4月14日,在日本川崎的一个居民区,7-11便利店的老板岛田雄宏决定暂时关店。这家便利店已经经营了20年以上,关门这一举动实属破天荒。

如果关店的事情发生在今年一月份,这种行为很可能会被视作对抗进驻日本的美国零售公司的行为艺术。不过这次迫使岛田关门的,却是新冠病情。

随着病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日本加盟商像54岁的岛田一样关上了店门。这么多年以来,7-11便利店是Seven & I 控股集团旗下的便利超市,多年来一直将全线营业视作它追求的目标。

对加盟店老板而言,关门意味着解脱。在病毒肆虐之前,他们靠辛苦的劳动仅能换取微薄的收入。在疫情出现后,大批人员回家避难,他们又要眼睁睁看着店里门可罗雀,无人光顾。

岛田对记者说:“现在是个好机会,人们可以缩短自己的工作时间。国家宣布紧急状态是(关门)休息的原因,可能是最好的原因。”

上个月日本宣布解除全国紧急状态后,很多加盟商需要面对这样的问题:他们工作时的心态还能回到疫情之前吗?

公司:要求加盟商24小时营业

一个商店的店主在深夜或者法定节假日期间关店似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对居民来说,无处不在的7-11门店似乎成了生活基础设施的一部分,理应为大家不间断地提供服务。整个日本21000家门店似乎都把“不间断服务”视为品牌价值之一。和许多加盟店一样,7-11门店从布局到店员服饰,再到向顾客问候的方式,都有着严格的统一要求。

24小时营业是该公司一直维护的规定。去年12月,一位在大阪的加盟商决定在元旦期间关门,在公司知道这件事后,立刻与这位加盟商解除了合约。

1月4日,Mitoshi Matsumoto在他的7-11店里。去年12月,在他决定在新年之际(日本最重要的节日)关门休息后,公司立刻和他解除合约|图片来自纽约时报|摄影Noriko Hayashi

不过在疫情期间,这一规定似乎有了可以商量的余地。

在3月末,面对疫情的肆虐,岛田担心自己和员工的身体健康,于是向公司施压要求关店。在这之前他只关过一次店,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装修工作。

岛田说,一开始公司的管理层没有回应。但同时公司对自己的员工又非常关切,允许在东京上班的员工远程工作,允许经理减少去店里考察的次数,甚至允许火车站里的部分门店暂时关闭。

几乎投入一辈子的时间来经营7-11的岛田开始和公司对抗,指出公司这种行为是“双标”。面对控诉,公司很快做出了回应。

从那时起,7-11开始给加盟商“相当大的自由度”,当地便利店工会负责人酒井孝则这样评价。

酒井说:“其实大部分的门店都想缩短营业时间。”他自己在京都西部也有一家连锁商店。“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在疫情结束后,我们也许可以制定一套相关的标准。”

“无休工作”成了便利店的基调

截止周日,全国已经有236个7-11加盟店关闭。公司拒绝透露多少商店缩短了营业时间,但表示缩短时间的现象会一直存在。

公司也拒绝评价岛田。对于关闭门店的做法,公司只是含糊地表示:“根据疫情变化而关店或调整营业时间,这是一种暂时的、基于个人选择的措施。”

从理论上讲,特许经营者有权利自己决定营业时间,但是7-11的加盟商表示他们会面对来自公司管理层的压力,需要接受很多限制性条件。在一套严格的奖惩制度下运作,店主其实没有很多选择。

疫情期间,还是有不少便利店选择继续营业。在东京最繁华的一个地段,另一家便利店Lawson的销售额近期已经下降了70%,而7-11还在坚持深夜营业。

抱怨工作时间过长的不只是7-11一家便利店的员工,但是在Seven & I 控股集团从1991年起逐渐控制了全国40%的便利店后,它也就为这一行业奠定了“无休工作”的基调。

国家也在密切关注着加盟商对公司的施压过程,并有媒体和政治集会等渠道帮助加盟的个体。国家呼吁该公司制定正确的经济决策,以保证其业务可以长远地保持盈利。

店主:成本大、利润小,规定严苛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7-11就已经出现了成本越来越高而利润越来越低的情况。这是因为日本老龄化严重、劳动力逐渐萎缩,人力成本上涨;同时便利商店急剧扩张、竞争加大。

在收益逐渐递减的困境中,7-11便利店的加盟商认为这种诞生于经济稳定发展的“无休”规定不再适用于当下的大环境。

岛田和其他几位“叛逆”的加盟商认为,不间断营业是公司压榨加盟商的一种手段,在攫取利润的同时,又让加盟商自己承担了大部分运营便利店的成本。

此外,公司还施加了其他的压榨手段,如要求供应商从公司进购大量易腐烂的货品,或者设定解除合同需要支付高昂的费用,这些都可能让供应商陷入财务危机。

来自供应商的投诉促使政府从去年夏天开始对便利店行业进行调查。面对压力,7-11的公司终于允许岛田在内的供应商根据自己的情况,在缩减营业时间的情况下“试营业”。

4月末,在一份送往政府的报告中,7-11表示自己已经允许部分加盟商(234名)缩短营业时间。不过这些加盟商必须同时让出2%的利润。

公司允许缩短营业时间是疫情期间一项特殊措施,这项措施给该公司其他业务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在人们不再外出上班后,便利店的三明治和米饭销量急剧下降。增田敏郎在东京八王子市开了十年的便利店。增田敏郎今年71岁,他长期以来都在公开批评7-11的措施。他表示,在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后,很少有人再来店里,比如早上来喝一杯咖啡,或者晚上来买一包烟。生意几乎停滞了。

“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可以缩短工作时间,但是我的合作伙伴坚持按正常营业时间开放。”他说,他还在坚持以前的工作时间,以换取足够的薪水。

“公司的补救措施就像一层层创可贴”

毫无疑问,病毒让这些小成本经营的店主带来了巨大的财务负担。尽管7-11为加盟商提供了口罩等防护设备,很多店主还要自费购买其他装备,比如手套和护目镜,以及在结账柜台安装塑料屏障以保护员工。

此外,3月以来,在爆出员工感染了新冠病毒后,全国至少有32家便利店暂时关闭,从几天到近一个月的都有。

4月21日,在东京一家7-11便利店内,店员和顾客隔着一层透明塑料板结账。7-11在日本随处可见,以至于居民们把它当作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图片来自《纽约时报》|摄影Noriko Hayashi

而且滞销的变质食物通常要花费店主3000到4000美元,相当于一家7-11便利店几周的收入。在商店重新营业后,顾客也通常不愿意到爆出过感染病例的商店里,这进一步造成了便利店收入减少。

公司对遭受损失的加盟店主和雇员采取了适当的补偿。上个月,公司给每家便利店提供了930美元的一次性付款,并表示将为员工提供预付卡,可用于购买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

上周三,公司还宣布将为每个业主提供大概4700美元的无息贷款,并为销售额下降超过10%的店主提供930美元的额外贷款。

但便利店店主工会执行委员会的委员吉村英治表示,这些措施都只是为了装点门面而已。吉村在东京中部拥有一家7-11,他这样形容这些补救措施:“公司给大家一层又一层地创可贴,但是无法阻止店铺倒塌的命运。本质上,没有什么问题真的可以得到解决。”

此外,那些享受公司新政策的加盟商也不相信这些大方的政策会一直持续下去。

这周五,岛田重新打开了他的便利店,同时决定缩短每天营业的时间。

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加盟商可以“自己说了算”。很多店主都害怕大公司,但是他们“应该站出来说话”。

岛田说:“以前店主会一直埋头苦干,直到店铺倒闭;但是是时候改变规则了”。

(来源:36氪 神译局 Michiko)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