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六一儿童乐园热闹之下 早教机构为何仍难开业?

来源: 北京商报 记者 程铭劼 刘斯文 2020-06-01 18:14

6月1日起,全国超15个省市的校外培训机构正式复课,在这其中,“冰封”了五个月的线下早教机构也在逐步复苏。北京地区的早教市场则在等待复工前最后的相关政策落地。

与儿童乐园开业后热闹场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走访发现,美吉姆、金宝贝、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等众多知名早教连锁品牌仍未开业,或者仅有少量员工内部复工。

面临早教机构复杂的复课环境和政策监管,有业内人士预测,6月等到幼儿园开学和小学一二三年级陆续返校后,早教机构的正式复课可能会到来。面对已经近半年没有收入的早教机构而言,在复工之后又将面临哪些新的挑战呢?

限流开业VS大门紧闭

六一期间,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多家儿童室内乐园,如巧虎欢乐岛、KidSteam、悠游堂等儿童室内乐园均已开始正常营业。记者同时在某儿童乐园看到,前来玩耍的孩子基本已恢复至疫前水平,除了跟随的大人还佩戴口罩,玩耍的小朋友几乎已经不再带口罩。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早教机构就略显“门庭冷落”。位于蓝色港湾儿童城的美吉姆、金宝贝、七田真、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等多家连锁早教机构均未恢复正常营业,部分机构有员工开启内部复工的值班模式。其中,美吉姆店工作人员表示,关于正式营业时间仍在等待教委通知,预计六月中下旬会有进一步消息。目前可以接受预约带孩子来玩耍,不过有限流措施,原则上每间教室只允许一组家庭玩一小时。七田真的值班人员也表示,线下恢复上课时间未知,预约的情况下可以来店玩。

“教委的通知目前只提到让我们做6月复课准备,像防疫物资、消杀用品、体温枪、登记表等物资我们已备好, 需要等相关部门检查合格后或许才能正式营业,”金宝贝一老师如是说道。“我们老师一直是内部培训复工状态,值班人员近期会陆续到店。”针对恢复营业后孩子是否需要戴口罩、是否有限流、教学安排会有怎样的变化等,该老师表示都需等教委通知。

身处商场业态里的早教机构,“冷清”现象则愈发明显,许多商场的儿童亲子楼层几乎没有门店开业。

而早在4月底,就有少儿美术培训机构因为不顾疫情风险复工而被吊销了法人登记执照,给整个行业敲响了警钟。

4月22日,少儿美术机构艾涂图国际儿童艺术空间太阳宫凯德店因在疫情期间营业而被朝阳区教委勒令关停并取缔。朝阳区教育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工作组办公室发布“关于继续暂停线下培训的通知”中强调,疫情期间仍有个别教育培训机构心存侥幸,不顾师生安危,违反停课要求。涉嫌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目前艾涂图太阳宫店已经被吊销法人登记,责令立即关停。

托育圈创始人张华表示,早教机构的开业必须要等教委的批文,如果有带有培训属性的早幼教机构开业,必是在打擦边球。

监管大不同

为何在儿童乐园可以正常营业,早教机构却迟迟不能开业呢?

发展心理学博士、电视节目特邀教育专家邢子凯谈到,儿童乐园只需要取得工商部门和物业的许可即可开业,而早教机构则需要工商部门开具的经营许可证以及教委颁发的办学许可证方能运营,从目前的北京各年级开学时间来看,早教机构的开门时间肯定要在幼儿园之后。“儿童乐园空间相对开放,只要保证孩子的密度和距离即可,早教课都是在密闭的教室内开展,对于复工的要求更高。”邢子凯强调。

此外,早幼教机构服务群体的特殊性和高度依赖线下场景的行业特性,也决定了其会是教培行业中较晚恢复正常营业的培训机构类型。

在近半年的歇业状态中,早教机构正在承受较大的资金压力。以300平米的早教机构商场单店成本来看,房租的成本大概在8万元/月,20人左右的教职工队伍人力成本大概在10万/月,在近半年的空窗期里,早教机构的单店损失至少在100万左右。

与其他培训机构不同的是,早教机构主要依靠高端社区、商场和写字楼底商等业态生存。高昂的运营成本和难以线上场景化的业务模式,让早教机构在这次疫情期间成为了重灾区。邢子凯强调,整个早教行业的毛利率大概在25%-30%左右,本身就不怎么赚钱,在疫情后,早教与幼儿园相比,不算刚需产品,所以面临的考验和挑战更多。

在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看来,像早幼教培训互动性极强,要靠营造的教学氛围,包括装备、场地等教学设备才能完成,很难线上化。特定的品类和模式决定了抗风险能力的不同,难线上化的企业只能等到疫情结束。

开门后的难题

在疫情开始之前,早教机构就已经频频爆出跑路丑闻。其中重要原因便是租金、人工等成本上涨明显,加之同质化严重,扎堆开店,竞争异常激烈。还有新出台的预付费意见稿,一定程度对其大课时包的售卖产生不利影响,进而影响现金流。

疫情之后的早教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呢?多位行业专家将早教行业的致命问题指向了“非刚需”和“消课慢”。

“幼儿园是刚需,但是早教机构不是,很多家长购买课包之后往往一周只上一节课到两节课,只有上课了,收入才能通过核消方式才能被统计进早教机构的账面上。考虑到现在很多家庭是隔代抚养,老人成为了疫情结束后去早教的极大障碍点,由于早教环境的封闭性,1岁以下的早教课程受到的冲击最大。”邢子凯强调。

张华同时指出,开门后早教机构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租金,已经五个月没有收入,一上来又要交大额租金无疑是一大挑战,考验的是各家现金流储备情况。其次,如果开业后再遇到家长退费,资金链或有断裂风险,新的一波闭店潮将在恢复营业后出现。此外,家长可能还有顾虑,毕竟孩子年龄小抵抗力差,需要观望机构的防控措施是否到位,已经上课的孩子的反馈等。对于机构而言,消课、招新都需要过程,或到9月才能回归常态。

同时,疫情有可能促进整个早教行业进入新的业务模式拐点,妈妈互助式的户外早教课程正在家长中悄然流行,代替传统商场早教中心的模式,走进家长的视野。邢子凯分析到:疫情之后,家长们对于户外接受度更高,现在已经有一些少儿体能课和美术课开在了户外,疫情之后,随着早教机构的行业洗牌加速,这种户外新模式也许能带领行业走向新的阶段。

(来源:北京商报 记者 程铭劼  刘斯文 拍摄:程铭劼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