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李佳琦罗永浩们的对手不是人,是它

来源: 钛媒体 赵虹宇 2020-05-04 15:17

五一假期直播带货更加火爆了。各大平台纷纷拉上主播们,推出特别直播活动。

淘宝直播这次瞄准了Z世代年轻人们,4月30日-5月5日推出「云端动漫嘉年华」,还打造虚拟偶像天团直播间,玩起了虚拟直播。国内知名二次元偶像洛天依、乐正绫等都来淘宝直播带起了货。

另一边,抖音上,趣店旗下的新晋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盯上了精致的猪猪女孩和白领贵妇们。5月1日起,「万里目」集结赵薇、黄晓明、雷佳音、郑凯、贾乃亮五位大牌明星作为代言人,将在抖音上连播5天,开启“铁打的品牌,流水的明星”直播带货新模式。

洛天依淘宝直播坑位费90万超老罗,

人类还是输了?

颤抖吧李佳琦罗永浩们,二次元歌姬洛天依都来抢生意了!

5月1日晚间,虚拟偶像洛天依在淘宝直播带起了货,开启了虚拟主播与人类主播的首次带货PK。

洛天依是由上海禾念在2012年推出的首个拥有中文声库的虚拟偶像,也是一个灰发、绿瞳、发饰碧玉、腰坠中国结的15岁少女。

在上海禾念家族式的运营模式的组合中,除了洛天依,还有言和、乐正绫、乐正龙牙等5个虚拟偶像。而洛天依已经成为中国内地最具人气和知名度的虚拟偶像,秒杀一众真人明星——洛天依微博粉丝目前已达459万,B站粉丝也达到了182万,她也是百雀羚、肯德基等的代言人。

那么,虚拟主播和人类带货到底孰胜孰强呢?从坑位费上来看,人类已经输了。

据网络曝料,洛天依淘宝直播坑位费报价高达90万,价格几乎是当下头部主播的10倍。而据网络流传的主播坑位费报价中,头部主播中报价最高的是罗永浩,在抖音混播报价60万:其次是报价32万的李佳琦;薇娅则以18万报价位居第三。

钛媒体App观察到,此次洛天依的带货首秀,由一位人类女孩,协助洛天依和同为虚拟偶像的乐正绫共同完成。在一个小时的直播中,她们共推荐了9款产品,包括博士伦的两款美瞳、美的皮卡丘自热便当盒、电磁炉和电炖锅、两款南孚电池套装和两款欧舒丹沐浴露。如果90万的坑位费属实,光810万的坑位费收入,就超过了绝大部分人类主播整场带货的总收入。

事实上,在洛天依之前,早有虚拟主播进入直播界。今年3月份,二次元虚拟主播狼少年赛门的淘宝直播首秀,就引来了15万人的围观;而上周,一禅小和尚也在淘宝直播间“推介”起了自己的新书。

但在此前的虚拟主播直播中,由于技术还不够成熟,bug 频发。

真人虚拟淘宝主播狼少年赛门,可以根据背后的真人动作捕捉技术来做不同的动作,包括转圈、摸脸、挥手、动耳朵等。但在今年3月份的淘宝直播中突发bug,狼少年赛门突然出现了身体朝前,头向后旋转了180度的奇怪姿态,还好配音员用“现在给大家展示的,是人类主播做不到的事情!”的诙谐的语言救场了这场直播事故。

类似的问题也曾发生在洛天依身上。4月21日,洛天依来到李佳琦的淘宝直播间,并现场表演才艺“唱歌”。然而屏幕前的观众却只能看到洛天依跳舞,完全听不到声音,“没有声音”刷屏了评论区。而不知情的李佳琦还在旁边捧场说“好好听哦”,引发用户群嘲“李佳琦演技真好”。

不过,5月1日洛天依和乐正绫的这场直播倒是很顺利。两位虚拟主播的表现自然而流畅,捧哏、卖萌、介绍产品、以及和人类主播和明星嘉宾的互动中,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卡顿、突然断线等bug。

可见,虚拟主播直播作为一种新兴的技术和尝试,虽然技术上还是有不成熟的地方,但也在不断完善进步中;而从洛天依带货直播结束时261万的实时观看人数、近200万人打赏互动的效果来看,二次元虚拟偶像和主播的关注度和带货能力丝毫不亚于真人主播。

随着二次元文化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Z时代年轻人们在经济社会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虚拟偶像领域呈现出平台加速入局的态势。

《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全国有3.9亿人正在关注虚拟偶像和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截至2018年,中国已经有30+个虚拟偶像/组合,处在产业链上的平台公司、内容公司以及研发公司超过百家。甚至字节跳动也传出正在招兵买马、计划虚拟偶像项目的消息。

如此看来,洛天依只是个开始。人类主播和虚拟主播的带货battle,在未来或许会愈演愈烈。

携明星直播的万里目真心便宜,但百亿补贴背后隐忧依旧

5月2日,趣店旗下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发布前一天的首场直播成绩:4小时直播累计观看人数突破2211万人,交易总额超过3250万元。

虽然直播销量数据算是喜人,但钛媒体观察到,万里目的明星代言人们的带货其实不够专业,比如虽然贾乃亮对护肤产品颇有见解,但“糙汉子”雷佳音,就对不少护肤产品们显得有些“懵”。

不过这并不碍事。明星代言人的作用只是前期的流量造势作用,和通过解锁互动小游戏,加强直播趣味性而已。而打出品牌影响力,建立起用户信任基础、为其APP引流潜在用户,才是万里目这波声势浩大的直播带货的目的。

比如在这两天的抖音直播中,会不时穿插万里目的品牌介绍、引导用户下载万里目APP的短视频。而关注万里目抖音账号获得的50元的无门槛满减优惠券,也只能在万里目APP中注册下单才能使用。

在直播带货中,主播的专业性和影响力虽然很重要,但货品才是核心。只要货品够知名、性价比够高,销量基本都不是问题。所以万里目直播里真正带动销量的,是旁边的专业主播,更是“除了贵没别的缺点“的大牌美妆和包包们。

而万里目「百亿补贴」下各款明星产品的超低价,把“贵”这个缺点也抹掉了不少——原价1540的sk2神仙水230ml款,原价1350的雅诗兰黛小棕瓶100ml款、原价1720的兰蔻小黑瓶精华肌底液100ml款,抖音直播价全部799——实在是便宜得有些过分了。

但如果抛弃消费者薅羊毛的快乐,从公司的角度来看,如此低的折扣,无论有多少交易额,对万里目来说都是亏钱。

有人说,万里目近期这波声势浩大的营销活动和疯狂补贴行为,像极了瑞幸早期签下汤唯代言突然走红、买一送一疯狂撒钱的时候,虽然看不懂这公司靠什么赚钱,但全民薅羊毛真的很开心。

万里目背靠上市公司趣店,但趣店上市后股价一直跌跌不休,从高峰36美元跌到了如今的1.6美元。截至5月1日美股休盘,趣店市值仅4.06亿美元。

2019年年报显示,趣店全年总营收为88.4亿元(约合12.7亿美元),调整后净利润为33.52亿元(约合4.689亿美元),截至2019年底,集团拥有净资产119.24亿人民币(约合16.85亿美元)。

几乎将母公司全部资产投入万里目的补贴营销中,这简直不可思议。但似乎没有人在意万里目的百亿补贴能支撑多久。

毕竟,羊毛党里没人关心一家公司能活多久,而送到手边的便宜,少有人能忍住不占。

(来源:钛媒体 赵虹宇)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