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哈啰进军本地生活服务,杀入美团腹地

来源: 电商报 作者:吴昕 2020-04-09 09:49

4月8日,哈啰换电控股公司宁德智享获得中恒电气2亿元投资。哈啰换电是哈啰出行旗下的一个生活服务品牌,致力于为两轮电动车车主提供换电服务。

宁德智享的CEO就是哈啰出行创始人兼CEO杨磊,联想到此前杨磊在哈啰出行APP上推出的“吃喝玩乐”本地生活消费入口,里面包含酒店、餐饮等到店消费券,还有金融、车服、地图等内容。

以此来看,哈啰出行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雏形已现。在阿里和美团“二虎”相斗的时候,杨磊能否打破二者的僵持局面?

有人说,哈啰不就是在摩拜和ofo的大战中胜出的吗?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杨磊想成为本地生活服务的第三极,并不容易。但杨磊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为了梦想,闯进去是必然的。

美团是自带本地生活服务,以单车、打车等业务补充平台的服务性。杨磊的打法与王兴恰恰相反,他是以哈啰出行的高频属性带动本地生活业务的发展。

他这样做,是有其自身的考量的。首先,本地生活服务本是哈啰出行战略的一部分,是对其业务的有力补充和完善;其次,受疫情影响,人们对公共交通持谨慎态度,单车需求会增长,以高频强化品牌认知。最终让哈啰出行形成一个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

无论杨磊是否能够打破僵持许久的两强争霸格局,可以预见的是,哈啰出行的本地生活业务一定能成功,只是成就大小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讲?因为阿里是哈啰出行的大股东,背靠阿里的资金和流量,杨磊可以放开拳脚大干一场。如果干好了,就是功成;干不好,也可以成为阿里牵制美团的先锋。

那面对强敌王兴,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阿里,杨磊是否有迎战的能力呢?

我们都知道,王兴创业是九死一生,才在2011的“千团大战”中后来居上,完成了逆袭。

跟王兴一样,杨磊也是一个屡败屡战的创业者,只是没有王兴那样的轰轰烈烈。

在创立哈罗单车之前,杨磊历经了三次创业,创立过爱代驾、车钥匙和垂直电商平台,只可惜没有一样能跟王兴的校内网、饭否网比。

虽然没能在行业中搅起浪花,但折腾的意义在于总有机会发现新的商业机会。三次折腾之后,那天,他在上海看见了共享单车,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想要的。

他发现其中的商机并不是赚5毛钱的骑行费,他心中已经有了本地生活平台的影子。实际上,他此前的三次创业都是平台思想,他下定决心进军单车共享行业。

公司成立后,第一要务就是找资金。那段时间,杨磊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与潜在投资者会面上,平均每天一个,见了不下100人。

当第一笔融资到账时,摩拜和ofo已在一线市场打得不可开交。他的起步明显晚于同行,眼见一线城市市场份额瓜分殆尽,他采取了“二线包围一线”的打法,绕道二三线城市发展市场。

跟王兴“千团大战”时的打法一样,他采取了“高筑墙、广积粮”的战略,避开竞争对手的锋芒,稳步推进,将钱在客户体验上。

虽然此时杨磊有进军本地生活服务的梦想,但彼时阿里和美团暗中较劲,此时入局必定成为炮灰,何况哈啰的根基还不太稳固。

烧钱大战终于在2017年底入尾声,战后的市场“尸横遍野”,各路共享单车企业经历倒闭、重组的行业大洗牌。

在友商弹尽粮绝的时候,杨磊凭借手中充实的资金开始打扫战场,进军一线城市。这种打法跟王兴的打法及其类似,因为打法正确,所以能脱颖而出。

此时战场中的摩拜和ofo亦如电商中的阿里和京东,而哈啰就是那个“拼多多”,正以农村包围城市之势斜刺杀出。

此时,杨磊跟蚂蚁金服的深度合作简直就是为哈罗单车空中加油。哈罗单车率先宣布信用免押服务,芝麻信用分达到650分即可免押骑行。

要知道,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押金就成为了很多用户心中的痛,共享单车用户苦于押金之痛久矣。哈啰的免押服务赢得人心,为其扩张奠定了必要的信用基础。

在哈罗单车“All In”免押后,搅得共享单车市场动荡不安,摩拜被迫跟进,ofo跟了又不跟。此举让哈啰注册用户飙涨,日骑行订单也翻了一番,成功杀入一线城市。

在摩拜、ofo、哈罗刚形成鼎足之势时,其创始人都身价倍增,上富豪榜的比比皆是,但很快这一切都变了。

2018年,因遭遇资本寒冬,摩拜卖身美团,胡玮炜落得了个体面的下场,但戴维就没那么幸运了,败得一塌糊涂。

在传出摩拜将以27亿美元卖身美团时,杨磊在朋友圈感叹道:“能把公司亏成这样的人,不得不服,我反正做不到。”

他说这话的时候,阿里和美团的本地生活大战也已开启。自美团跟点评合并后,一直成为阿里心中的一根刺,对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构成了较大的威胁。

为了与美团抗衡,彼时阿里大手笔收购饿了么,美团有摩拜,阿里想ofo,谈崩后,选择了杨磊的哈啰。

蚂蚁金服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为哈罗单车增资20亿元,成为其大股东。在所有人收紧口袋的时候,杨磊口袋涨得咕咕的。有了阿里的加持,杨磊如有神助,哈啰出行呼之欲出,本地生活服务暗藏其中。

到2019年的时候,共享单车的风口去得比来的都快,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最后除了黄色就是蓝色。

橙色的摩拜被美图刷成了黄色,而黄色的小黄早已被美团的大黄遮住了光芒,那个闪光的蓝色就是哈罗单车。

创办哈罗单车时,杨磊没有足够资源和资金支撑他进入一线城市,他选择二三线城市避开了摩拜和ofo的激烈血战,最后以“坐山观虎斗”的姿态进入一线城市。

对于哈啰的成功,他是这样评价的,同行都做失败了,才有机会成功。此时进军本地生活服务领域,这样的信条显然不适用。因为在电商的世界从来没有“坐山观虎斗”的现象,何况阿里和美团也绝不会失败。

在这样的格局下,杨磊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显然不比哈啰的创业容易。但既然野心已显,就只能勇往直前,好在最后能有阿里兜底。

(来源:电商报 作者:吴昕)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