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败走”郑州二七商圈 大商金博大店正式关闭

来源: 联商网 逝风 2020-03-30 21:03

联商网消息:大商郑州金博大店(以下简称大商金博大店)终究还是要关了。

据大河报·大河财立方报道,3月30日上午,大商金博大店一楼中庭内举行一场全员大会,大商集团、大商郑州地区集团高管当场宣布,该店将于3月31日正式关闭,即将张贴闭店公告。同时,该店全体员工分流至该公司在郑州市场的其他门店工作。

图片/大河报·大河财立方

有意思的是,现场出席的大商最高级别负责人,正是14年前“大商入豫”计划操盘手,现任大商集团总裁兼大商郑州地区集团董事长的吕伟顺。

对员工和供应商来说,这个结果可能并不意外。有供应商甚至指出,“这家店的闭店传闻,不是一两天了,而是一两年。”

悬在半空的靴子落地

事实上,早在前几日,员工、供应商们就已经听到了“风声”。

3月25日,大商超市金博大店内部悄然流传“闭店装修”,却始终不发布任何正式通知。此后数日,有供应商开始搬离商品货物。

3月27日,网上传言“开业仅4个月的大商·麦迪逊城市奥特莱斯金博大店将于本月底闭店”。该店是河南麦迪逊与大商郑州地区集团联营模式合作门店,占据大商金博大店内1层局部、2层-4层,于2019年11月末投入运营。

……

如今,悬在半空的靴子正式落地。

大商郑州地区集团营销副总鲍知言表示,该公司当前在河南省内尚有15家店,不存在批量闭店计划。该公司提出的“分流计划”核心是不降薪、不降岗,但因部分员工存有分歧或异议,该公司会尽快生成一份新方案,向辖区政府报备。

大商与金博大城的14年“姻缘”

作为大商进军河南的首站,又身处郑州繁华的二七商圈,对大商而言,金博大店的战略意义十分重大,此次闭店令人扼腕。

当然,这事还要从14年前的故事谈起。

2006年之前,由河南金博大购物中心有限公司运营的金博大城年销售规模曾逼近8亿元,在河南商界与丹尼斯集团“齐名”。

2006年4月,该店物业方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郑州办事处就该物业3年经营权举行全国竞拍。号称零售业“东北虎”的大商集团,历时83轮搏杀,最终以4.21亿元“天价”,一举击败金博大、丹尼斯、银泰等一众好手,获得金博大城物业3年经营权。由此,开启大商入豫的第一站,当时可谓红极一时。

2006年7月,大商集团对负一层原租户世纪联华调整,取而代之的是8000㎡的大商超市河南1号店(大商超市金博大店),该店曾在活跃周期单店经营规模约3亿元。借此店铺影响力,大商在河南迅速打响了知名度。

过去13年,大商集团在河南投入多个零售业态,但超市业务始终是其第二大权重板块,仅次于百货业。截至目前,大商生活超市在郑州市场仍有5家店:宝龙城市广场店、中原新城店、天明路店、建设路店、富田太阳城店。

连年亏损才是闭店的主因

尽管鲍知言称,关店的原因之一是受到了近期疫情的影响。但实际上,大商金博大店关闭并非一日之寒。在业内人士看来,疫情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该店租金过高,经营不善导致连年亏损才是关闭的根本原因。

2016年4月,大商股份在年报中披露了该店的业绩情况。2015年,该店营业收入约9.98亿元,营业利润亏损约1.64亿元。

针对亏损的原因,大商在年报中称,因店铺装修改造后品牌结构调整,各楼层增加餐饮,百货合作品牌由2014年平均420个减少到2015年平均337个,部分重点品牌销售下滑严重。

虽然,大商金博大店从2014年6月开始,进行了彻底的升级改造,共引进100多个品牌。但调改后的效果似乎并不尽如人意。

2016年-2018年,根据大商股份的年报显示,该店营业利润分别为:约-1.06亿元、约-1.18亿元、约-1.45亿元。从2015年开始,连续4年对大商股份净利润影响达到10%。

据大河报·大河财立方匡算,大商金博大店只有达到7亿元营业收入,才能摊平每年约1.4亿元房租硬支出。如算上人员工资、水电、营销、折旧等综合成本,该店年营收或在10亿元以上才有望盈利。

然而从实际营业收入上看,金博大店从2015年的近10亿元跌至2018年的约2.1亿元。

图片/大河报·大河财立方

事实上,老百货商场由于物业老旧、品牌老化、业态不够丰富等问题,导致对新兴消费者的吸引力不足,跟不上时代节奏。另一方面,来自电商、购物中心等渠道的竞争也让经营方感到不小的压力。大商金博大店并不是个例,这也是诸多老百货商场共同面临的难题。

大商“拯救”未果

当然,大商为了扭转这个局面,也做了不少努力和尝试。

首先,针对租金问题,2018年,大商郑州地区集团多次向信达资产发起沟通邀约,希望就房租价格重新磋商,而后因未正常支付租金,和信达资产打了一场官司。

此外,据大河报·大河财立方报道,2019年1月,吕伟顺来到郑州,亲自兼任大商郑州地区集团董事长。

吕伟顺对河南市场可谓知根知底。抵郑后,对郑州地区集团高管团队再次“大换血”。大商集团大庆地区集团副总裁邵泰杰,调任大商郑州地区党委书记、副总裁;大商沈阳地区集团副总裁陈敬霞,调任大商郑州地区集团总裁。此后,沈阳、鞍山、大庆等大商既有强势区域援兵不断向郑州驰援。

然而,事与愿违。2019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该店空铺率已高达50%以上,一层西区封闭,四层几乎整层空置。造成如今撤离的局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对大商来说,甩掉这个连续4年亏损近5亿的“烫手山芋”,未必是坏事。只是,下一步要处理好与物业、员工、商户、供应商等多方的赔偿问题。

后记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潘玉明指出,结合行业局势,作为一个现象,该事件反映实体店铺加快进入战略调整,压缩关闭的苗头和信号。具体可能和资金困难有关,也可能是和疫情诱发的物流系统、门店运营困难有关。

从长期看,实体零售店铺运营效率低下,人治干预代替技术决策的问题一直没有好好解决,一旦有其它事件冲击,就可能塌陷。

目前,中国百货行业发展面临着店铺数量趋于饱和、单店业绩有限增长、管理服务遇到瓶颈以及对消费者吸引力在下降四个主要问题。

据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年新开大型百货不到10家,其中一线城市仅上海有新店入市,百货渠道下沉明显。

从联商网统计的数据来看,百货业已连续数年的关店势头在2019年并未得到遏制,但关店数量似乎有所下降。不过,百货业增长乏力难题依然待解,关店止损成为无奈之举。在百货存量时代下,转型升级依旧是接下来百货商场的主旋律。

联商网顾问厉玲曾表示,高端精品化、专业化、多渠道以及自有品牌才是未来百货发展的出路。

如今,在特殊时期,越是爬坡过坎,越要坚持稳中求进。经历“风雨”后,才能变得更强韧。当下,如何“活下去”才是企业首要思考的命题。

*部分资料来源于大河报·大河财立方

(来源:联商网 逝风)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