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全聚德业绩再降4成,创下15年新低

来源: 斑马消费 作者:陈晓京 2020-02-26 07:59

全聚德——这只已有156年历史的老字号烤鸭,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考验。2019年4700万元的净利润,创下了公司2005年以来的业绩新低。

2019年公司主要管理层作出重大调整,新“掌门人”将如何带领全聚德走出困境?

业绩三连降

全聚德最新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业总收入15.66亿元,同比下降11.87%;归母净利润4718.70万元,同比下降41.37%。

自2017年以来的业绩3连降,也让全聚德(002186.SZ)2019年的净利润创下了公司最近15年的新低,公司营收降幅更是历年之最。

斑马消费注意到,与2019年前三季度相比,全聚德全年业绩下降幅度已有所收窄。公司表示,这主要得益于第四季度在餐饮门店经营、老字号特色产品创新、以及在菜品、服务提升上狠下功夫。

从2019年半年报中可以看到,公司全国6大区域收入全面下滑,其中,仅总部所在的华北区域前6个月就缩水高达1.44亿元。

收入下滑的同时,公司餐饮和商品销售两大业务板块的毛利率全面下降,分别同比减少0.37和8.32个百分点。

过去几年,这家老牌餐饮企业,面对业绩瓶颈,试图通过新开门店来提振,一直在加大新店特别是直营店的开发力度。

数据显示,2016年末,公司共有门店111家,其中直营36家;2018年末,门店总数增至121家,净增的10家门店全部为直营店。到2019年6月末,公司门店数量减少至116家,关闭的5家均为加盟店。

转型受阻

全聚德2007年上市,2012年达到自身业绩巅峰,此后再难突破。

作为一家高端连锁餐饮企业,面对不断调整的消费趋势,以及主力消费人群的更迭,如何让老品牌焕发新活力、抓住年轻消费群体,似乎成为了全聚德始终无解的难题。

全聚德一直在提转型,但步子太慢,结局难堪。

2016年,全聚德高调拥抱互联网,一度让外界看到了这家老企业的新气象。

当年4月,全聚德出资1500万元,与重庆、北京两家公司共同成立“鸭哥科技”,这家公司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实现全聚德产品的互联网化,让传统的堂食鸭拓展到外卖等新的消费场景。

全聚德迈出这一步实属不易,结果却难如人意。

仅在2016年当年,鸭哥科技亏损就超过1300万元,2017年上半年,公司带着36万元营收和243万元的亏损额黯然停业。

守着A股上市公司平台,全聚德广被诟病老成有余,创新不足,死守全聚德、仿膳、丰泽园等几个老招牌节节败退。

全聚德也曾尝试通过外延式扩张来增厚业绩。2017年,公司筹划收购“汤城小厨”这一主打粤菜的休闲餐饮连锁品牌,以此来丰富自身的餐饮形态。5个月过后,交易宣告失败。

资本市场曾对全聚德抱有希望,知名投资机构IDG在2014年参与全聚德定增,以13.81元/股出资2.5亿元,拿下公司1810.28万股,成为持有5.87%股份的第二大股东。

三年期限售内,投资人没能看到全聚德的变化。

股票解禁后,IDG即筹划“清仓式”减持公司股份。2018年-2019年,IDG连续亏本减持所持全聚德576.42万股,将持股数降至4%。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IDG持股数为925.40万股,降至3%。

2014年的这次定增,全聚德募集资金3.5亿元,计划投入到上海武宁路店及华东区域总部建设等6大项目中。但截至2019年6月末,募集资金仅使用了千余万元,剩余都在银行账户中吃利息。

周延龙的重任

老字号以及国企的双重身份,既是全聚德的优势,也是软肋。

最近几年,公司正着力重塑自身形象,一边开新店,一年对不合格加盟店强势摘牌。公司2017年关店4家、2018年关店7家,2019年仅上半年就关店多达4家。

与此同时,公司加强开店模式的调整,走门店小型化、菜品精致化的新路,副牌“小小全聚德”等全新品牌也正在布局中,以适应新的消费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全聚德已意识国企身份存在的问题,并从细节处开始调整。2019年上半年,公司发布了首个菜品质量和服务质量提升考核方案,针对“国企脸”等服务问题,从制度、培训、考核等多方面入手,要求服务人员笑起来、动起来、说起来。

2019年,全聚德高管团队连续做出调整,也让外界看到了一些希望。

1月,首旅集团副总经理鲍民当选新一任董事长,12月周延龙获聘公司总经理。二人均有很长时间的酒店餐饮行业管理经理。其中,周延龙任职东来顺总经理长达十年。

东来顺与全聚德一样,也是百年老字号,同属首旅集团,因此周延龙过去的从业经验,或可用于解决全聚德当前面临的问题。

从媒体公开报道来看,这几年,东来顺的创新转型比全聚德走得更快,尽管期间屡经失败,但始终在尝试。

(来源:斑马消费 作者:陈晓京)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