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小县城,造“薇娅”

来源: 锌财经 文/陈凯乐 2020-01-16 11:42

70年前,费孝通曾经在《乡土中国》里颇有些无奈地写到,“从土里长出过光荣的历史,自然也会受到土的束缚,现在很有些飞不上天的样子。”

聂星华对此感悟颇深。站在风岭山上,他看着脚下的平顺县,155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着16.8万人口,人均耕地面积不足1亩。

山多地少,农民赖以为生的玉米,亩产收入一度只有500、600块钱,由于常年的低温,和南方一年两收的水稻相比,北方的农作物只能一年一种。贫困,像横亘的太行山一样,常年阻隔着平顺与外界。

2019年的6月初,聂星华作为首批阿里巴巴的脱贫特派员,进驻到平顺县,得到了平顺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并被任命为“县长助理”。他知道,找到一种高收益的农作物,可能是平顺脱贫的唯一途径。

2个月后,在离平顺县1100公里的杭州,县长秦军亲自带队出席脱贫攻坚淘宝公益直播盛典,与淘宝主播一起推荐平顺农特产品。聂星华也第一次坐上了主播台,在他旁边的是在淘宝上有着千万粉丝的薇娅。十几分钟内,直播间涌入了100万人。一款名叫平顺潞党参的农产品,出现在了薇娅的手中。三二一,几乎在一瞬间,潞党参库存的数字从五位数变成了0。与此同时,聂星华带来的花椒芽菜酱也被销售一空。

聂星华(左)和薇娅(右) 受访者供图

透过后台,聂星华发现,第一个快递在直播三天之后被签收,比以往早到了两天。

从山腰到山脚

71岁的王双明最近有点忙。

10月份,是潞党参收割的黄金时期。每早太阳刚擦过南山,王双明就得起床,蹬着三轮车去山上。沿着盘山路迂回20分钟后,王双明来到了自家的五亩梯田。

波浪一般的梯田沿着山地层层铺开。曾经,这片供养了王双明祖祖辈辈的梯田,种植着满满的玉米。

王双明所在的中五井乡北头村,是平顺县下的贫困重灾区。300户,1062口人,对应的是110户贫困户,376口贫困人口。

“70年代末,我们种植一亩梯田只拿到9分4厘,根本吃不饱,只能吃糠食。”糠食卡在喉咙难以下咽的经历,刻进了包括王双明在内的,北头村一千多人的脑海里。

正因如此,吃饱,几乎成了唯一的诉求。每开垦出一分新地,王双明都会迫不及待地种上玉米。

而以玉米为代表的低产量粗粮,虽然能解决村民的温饱问题,但也成了桎梏他们脱贫的沉重锁链。

“村民只种玉米、土豆,基本上都是自己吃,按照每亩地近千块的毛收,刨开种子、化肥,综合下来两夫妻五亩地一年只赚了3000块钱,而平顺县定义贫困的标准是,人均年收入低于3600块。”平顺县供销社的元李鹏经常去村里收购粮食,用他的话说:“村民们赚的钱也只勉强活下去。”

元李鹏和妻子杨亚飞,在平顺县城经营着父亲合伙的供销社,顺带开了个淘宝店。每天的日常,就是从农民村里将收来的党参、小米等粗粮粗加工,之后再销往全国。

迫于生计,年轻人开始逃离,王双明50岁的儿子带着儿媳,在山西四处打工,留下孙子让老人照顾。被问及儿子如今在哪座城市,老人家直摇头说不知道。

“从2015年,我父亲开始和村民签订包销协议。村民培育党参,我们提供技术,提供种植方法,党参成熟后我们统一价格来收购。”元李鹏说。元李鹏的父亲元红玉,在80年代被分配到供销社,三十多年行走在平顺县的田间山头。

中五井和村民签订的包销合同 受访者供图

“党参养身,既可以当零食吃,也可以入药。”在元红玉看来,在人均耕地不足1亩的平顺,高价值的党参或许是村民脱贫的良药。“就算一般的党参,收购价也有20多块钱。”

但起初一切并不顺利,愿意“冒险”的村民少之又少。元红玉好说歹说,签订包销合同,甚至免费提供党参苗。然而最终带下去的500斤党参苗,被认领的还不满100斤。

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10个人之一,王双明说出了村民们的顾虑:“怕种出来,没人收啊,玉米还可以晒了存起来,能填饱肚子,就是穷怕了,饿怕了。”

上百斤党参堆在仓库,爬满蛀虫的情景王双明依旧历历在目。

这也是聂星华刚进驻平顺县时最大的感触。在花了大半个月走完平顺县12个乡镇之后,他得出了结论,就算有好的农作物,村民也不愿冒险种植。“种辣椒,党参的收入是玉米的十倍,一亩地能收到五六千,但卖不出去就是烂掉。

疑虑很快被打消。随着元李鹏的淘宝店的开设,网络的销路被打开。在“胆战心惊”了半年之后,2015年10月,王双明一亩二分地的党参,为他带来了2700块的收入。尝到甜头后,他直接在3亩玉米地上种上了党参,与此同时,北头村的党参种植户从原先的10多人迅速扩张到了50多人。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翻了一番,变成了100多人。

北纬36度的平顺县,燃起了脱贫的火种。

小县城里的大生意

而淘宝直播的兴起,让这把火烧得更旺。

元李鹏眼圈泛黑,他和妻子杨亚飞已经连续三天没睡好了。

11月10号,2点睡,6点起;到了11号,2点睡,5点起;疲惫感13号迎来了爆发。凌晨3点躺下的两个人,6点不到又爬起来。跑到仓库打完包,又拉到门口准备发货。

双11当晚,元李鹏供货的潞党参被粉丝数达310万的烈儿宝贝带货。“也就是2,3秒的时间,本来备了5000份的库存,一眨眼就没了。”元李鹏还没来得及反应。五秒钟之内,主播方面电话打了进来,“赶紧补库存!”在随后的1分钟里,新上架的2000多份货又被销售一空。

杨亚飞双11打包现场 受访者供图

仅双11这三天,店铺的流水就高达60多万,这几乎是线下2个月的量,关键是价格也很好。

此前,党参作为药材被经销商线下收购,价格却很低。一斤不到二十块。但在网上,作为零食的党参,却可以卖到四五十块。

有了足够的利润,就能让利给种植户, 2018年王双明种植的党参收购价已经高达三十块。就在当年,他以一万元的年收入,告别了50多年的贫困。

对元李鹏和杨亚飞两夫妻来说,这种连夜打包发货,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今年5月,也是淘宝直播“说是薇娅卖货。”也是5000份库存,后来又加了15000份。

从被动输血到主动造血

在平顺县县政府二楼的办公室里,聂星华的眉头终于稍稍舒展一些,“因为大主播的带货能力特别强,所以销量一下子就会打爆,要让当地人接受电商,先要让他们看到实实在在的销量,才能改变他们的意识。”

可喜的是,当地政府很快做出的反应,双11的这场活动,副县长段开松亲自上场和网红烈儿宝贝一起带货。

当地村民也很快跟上,到2019年11月,可统计到的平顺县淘宝店已经达到了218家。仅仅10个月之前,这个数字还停留在18家。

杨亚飞的直播设备

让聂星华哭笑不得的是,当5月份他考虑推荐一名商户参与薇娅带货时,整个平顺县居然找不到一家敢备货的淘宝店。

但这只是第一步,聂星华深深明白,靠几次主播带货,在改变当地百姓根深蒂固的传统作业方式上,无异于杯水车薪。“一年之后,如果没有直播了,没有薇娅这样的人再给咱们带货了,咱们是否还能把电商做下去。”

输血是暂时的,关键还要培养当地造血能力。

黄慧东所在的中五井供销社,成立于1977年。40多年来,一直经营花椒、小米。在2019年9月17日的淘宝丰收节卖出19000多单、25000多份花椒后,黄慧东萌生了一个想法,开辟500亩的基地,专门种植花椒。

在走遍了两个乡镇的8000多人口后,有100多个村民投下了赞成票。“他们本来都是种玉米的,到时候可能全部用来种植花椒。”黄慧东说。

年轻的血液,也开始回归这片土壤。大学时期就接触过淘宝的任舒文,在毕业了解到平顺县电商的发展后,也回乡创业。参与淘宝公益直播,第一场就卖了50多万,全年淘宝直播活动累计卖了150多万。

销量上去了,当地物流公司的态度也在转变。事实上,自直播结束后,中五井的门口常年停着EMS的专车,直送太原。

中五井连夜打包 受访者供图

“以前他们都是早上10点固定发车的,时间一到就走。不会等人。”黄慧东说。现在,物流公司甚至找到了聂星华。“他们说,只要能合作,首重再便宜都可以谈。”在这之前,平顺县的物流首重,已经从4块5降到了3块8。

当地甚至还产生了一大批的村淘网红。

29岁的黄腾丽,是中五井淘宝店铺的客服。2019年6月开始,她多了一个身份,淘宝主播。在平顺县举办的淘宝直播培训班里,她成功结业。她的理想是成为“平顺薇娅”,为自家店铺站台。

在经历近40场直播后,黄腾丽的直播间从开始的几十个人,涨到了最多时的4千多人,每场甚至有数十单成交。

而黄腾丽、杨亚飞这些土生土长的村淘主播,也成了平顺县自己的“薇娅”。

(来源:锌财经 文/陈凯乐)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