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揭秘淘集集破产前后:融资迟迟不到、商家在生死一线

来源: 连线Insight ?文/许家 向阳 2019-12-10 18:57

划重点

12月8日傍晚,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发布内部信,宣布淘集集失败,成立员工善后处理小组,安排后续事宜。

10月国庆后,淘集集为了解决商家欠款问题,避免公司破产清算,向商家提出了两种解决方案,分别是债务重组方案和债转股方案。

12月3日,淘集集宣布已经和国内某大型集团顺利签署股权投资协议,正处于打款阶段,但其中一家投资人历经四次拖延仍未将钱款打出,张正平失去信心,遂发送破产公告。

2019,327,融资失败,这是属于淘集集的墓志铭。

327,这是淘集集的墓碑数字。它是IT桔子记录的第327家于今年倒闭的新经济公司。

2019年还没有结束,但是淘集集的故事已经迎来终局。烧掉了风投的钱、商家的货款、员工的青春、张正平的心血和名声,留下一个令人唏嘘的商业故事。

这期间,有高潮,有低谷,有东山再起,有生死一线,还有最后无奈之下的愤恨。

这两年,淘集集搬过三次家。每次搬家的背后恰到好处地勾画出这家公司的发展轨迹。前两次都是由于发展势头迅猛,团队快速壮大,对办公的环境要求也变得更大、更好。而最后一次,则是办公室减少一层,员工们挤到一层楼办公。

淘集集办公室,图片来源于淘集集官方微博

五牛控股中心最高的两层楼,现在仍然保留着淘集集的LOGO,它见证了淘集集最辉煌的时刻,而现在只留下了26楼作为接待商户的区域。这是梦碎的一刻。

淘集集市场部的成员白飞,在破产公告出来的当天离开上海,奔赴外地参加新公司的面试。他告诉连线Insight,这个结果,最受伤的是商户,因为他们基本上拿不回钱了。

另外一名现员工杨蕾告诉连线Insight,10月份淘集集的员工们几乎整月无休,做最大的努力安抚商家,为了让投资人看到公司能够赚钱和更好的增长数据,甚至连续加班48小时,“最后什么也没有,没有工资、没有稳定,无心工作,大家都被满天飞的消息打败了。”

而作为商户代表的何建兵,看到公告后一阵沉默,第一时间组织全国各地的商家连夜开会。他是第一批签订重组协议愿意和淘集集共存亡的商户,也是被影响最大的一批商户。这个会议上,淘集集并没有任何人出现。

在这场淘集集的故事里,作为主角的商户,大都是小商小贩,他们经历了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大起大落,是第一次大概率成为一家新经济公司的股东。他们有些人甚至比淘集集的员工更加忠诚,在公司危难的时候,不仅是摇旗呐喊,更是冲在一线履行着与淘集集共存亡的承诺,因为这是他们拿回钱的唯一途径。

淘集集与商家代表的联合声明,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们都不希望淘集集就此作散,他们等待着投资方的注资或者淘集集几年后的上市,抓住股票,至少一切还有机会,或许在收回本金的情况下还能再赚一点。何建兵告诉连线Insight,“与其鱼死网破,不如一起拼搏一把,万一成功了呢?”

然而淘集集的破产让这希望变成了绝望。

12月8日傍晚,张正平发布内部信,宣布淘集集失败,成立员工善后处理小组,安排后续事宜,更多消息于周一统一发布对外公告。而在9日凌晨,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在官方微博上发表公开声明,称自己“已尽力未尽责”,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并购重组失败,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者破产重整。

公告还透露淘集集支付宝账户遭到司法冻结,直接造成公司货款退款、员工工资无法正常支付,公司账面无钱可用,公司无法正常运营。

这最后一段时间,淘集集和商户们,发生了什么?

1

重组后的一个月

在商家无法收到货款,并在网上看到淘集集挪用商家货款后,大量的商家聚集到淘集集总部,希望能能够讨回货款。

10月国庆后,淘集集为了解决商家欠款问题,避免公司破产清算,向商家提出了两种解决方案,第一种是,债务重组方案,淘集集在收到并购款后的15个工作日内,向商家偿付债务金额的20%,剩余债务延至淘集集重组后公司估值达到15亿美元时3个月内兑付10%,到达20亿美元或者上市时3个月兑付剩余70%。

另一个方案是债转股,即按照5.5亿美元的估值,将商户的债务转化为股权,商家由入驻模式变成合伙人自营模式,但是因为商家众多,淘集集方面需要商家同意股权由张正平代持。

淘集集发布的声明,图片来源于淘集集官方微博

10月的讨债风波渐渐平息,但是楼下零星讨债的商户和公司钉钉群里每天都在减少的同事,都在提醒着白飞和杨蕾,危机并未远去。

10月中旬开始,杨蕾变得非常忙碌。在宣布重组之后,淘集集内部一直优先处理公司的生死项目:线上债务重组合同,债转股合同,佣金系统,以及支付宝存管对接。一切为了稳定商家,为了让投资人能够注资。

此时淘集集推出了t+5的回款方案(周一卖掉东西,最晚周六回款),3—5天内能将货款到账。何建兵告诉连线Insight,他原本以为至少得一个月才能到账,但他发现货款3天内能够提现,他松了一口气,“钱到了才是真的OK了。”

杨蕾们的努力似乎得到了回应。从11月左右,杨蕾发现公司的项目出现了转变,比如,佣金红包、佣金发票、双十一、双十二的各类活动,平台上开始恢复正常的产品迭代。

这是一个好消息,在极需要资本注入的情况下,投资人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都在刺激淘集集的神经,“11月的时候,不再是纯粹为了讨好投资人而赶项目,我觉得这个时候公司的融资看着像稳了。”杨蕾说。

更另他们欢喜的是,双十一的活动,苏宁在淘集集上开放新入口。杨蕾说:“日活和GMV效果都非常不错,至少是翻倍了。”除此之外,白飞告诉连线Insight,双十一期间,不少商家都是一个爆单的状态,流量并未受到重组的影响。

一切像是回到了几个月前的状态,杨蕾和同事们都觉得融资应该是到位了。

不过市场部的工作依然没有恢复,“市场部是一个花钱的部门,没钱就没办法干活。”白飞说。

面对11月的好消息,白飞担心的是,投资人需要看到更好的增长,但是没有广告投放,没有市场营销,流量怎么再去增长?

更令他担心的是,他知道淘集集的现金窟窿远比张正平说的16亿要大,“我们市场部都是欠广告代理商的钱在运作,一共欠了八九个亿吧。”再加上挪用商户的货款,白飞提到,总的欠款应该是20亿元左右,“20亿的窟窿,除了阿里、腾讯、苏宁等,国内没几家公司有能力接盘。”

果然情况开始急转而下。

11月中旬,关于淘集集可能破产的消息,从被裁员的淘集集员工口中传到商户群中,商户们惊骇不已,不断奔赴五牛控股大厦寻求答案。

淘集集的官微连发两条微博,一条公告怀疑有人散播谣言,企图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另一条是公司紧锣密鼓备战双十二、一切运营正常的图片。

但11月28日起淘集集平台上的货款再次出现拖延,包括双十一期间活动大促的款项。

商家们产生恐慌情绪,部分商家来到五牛大厦开始干扰淘集集员工上下班和正常工作。

11月27日杨蕾和其他同事发现公司的支付宝账户只能进,不能出,支付宝账户遭冻结,工资无法发放。张正平周五(11月30日)说内部说明,称下周三能够发放工资(12月4日),然而12月4日并未发放工资,且没有说明情况。

白飞提到,自从10月份商家频繁来讨钱后,张正平便很少出现在公司。破产的消息也并不是所有员工都知晓,有些员工是在12月8日看到张正平发的宣布破产的内部信后,才知道公司真的破产了。

而就在12月3日,淘集集还宣布已经和国内某大型集团顺利签署股权投资协议,正处于打款阶段。

然而几天后,张正平口中签署投资协议的投资人B,历经四次拖延,仍未将钱款打出,张正平失去信心,遂发送破产公告。张正平最后用“已尽力未尽责”来总结这次淘集集的拯救行动,“他(张正平)很积极,很努力了,但是这个窟窿大到谁也补不上。”白飞说。

2

淘集集的两次危机

在淘集集宣布破产之后,原本忙碌的员工也并没有闲下来。一部分人开始找新的工作,另一部分人最关心的问题是:“社保、工资能不能下来,还会有补偿吗?”

据白飞介绍,现在没有员工拿到工资和补偿。迟迟未能等到的人,有的已经开始申请劳动仲裁了。

“你以为结局会不同,其实只是在骗自己。”白飞说。

他对连线Insight说,张正平提到的投资人B其实是一家集团,但是它有能力补上淘集集的窟窿吗?肯定是不行的,“从头到尾,投资人都没有打一分钱进来。”白飞说,“很多人离职了都是对资本没有信心,只有他(张正平)坚信会有资方进来。”

2019年10月,连线Insight从两名淘集集员工处获悉,阿里在2019年上半年频繁接触淘集集,确实已经达成意向协议,不过资金一直未能到账,提出需要看到淘集集更好的增长曲线。白飞告诉连线Insight,为了有更好看的数据,淘集集开始挪用商家货款充当市场营销的费用,最终也引发了10月商家讨债的风波。

但他也提到,这本身并不是资方的问题,在自身没能够实现造血的前提下,过分依赖外界的融资,希望能够有新融资进来后补上挪用的货款,“但凡财务和风控能阻止一下,淘集集可能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白飞和另外一位前员工一致认为,淘集集内部财务问题是最大的。

商户的心态亦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被张正平的真诚所打动,也为了有一天能够收回自己的货款,希望淘集集能够继续做下去。另一方面又觉得,淘集集私自挪用货款,逼迫他们签订“霸王协议”,才导致商户们血本无归。

何建兵提到,张正平与商户们沟通:“大家不同意,我就只能和高管一起去派出所自首了”,现场有商户反驳,“你坐不坐牢和我没关系,我只要你还钱。”

面对第一次危机,张正平获得了超过半数的商家支持,其中包括何建兵。为了让淘集集能够顺利重组,他和他的老乡们,不断地在说服其他商户同意签字。然而这样的动作,却让他在今天背负得更多。

第二次危机到来时,树倒猢狲散,淘集集甚至没有能留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

在淘集集最后的公告中,能够看见张正平对于投资人B颇有怨言。多次提及投资人B,收走公司所有公章和银行密匙,多次拖欠打款,更因为投资人B的实控企业申请诉前保全,司法冻结公司支付宝账户,给公司运营造成毁灭性打击。

白飞提到,上述投资人B是一家集团,旗下有一家广告公司,淘集集欠它巨额代理费,这让淘集集的员工不得不怀疑,投资人B是否真心想投资淘集集,或者这仅是一个烟雾弹。因为如果是先申请诉前保全的话,在清算完员工工资、社保等欠款外,法院会优先清算广告公司的欠款,白飞如此说道。

但是,投资人B是一个导火索。真正的原因是淘集集太注重拉新,而用户的留存非常差,用户的体验是大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被公司忽略。白飞说:“你总能在淘宝和抖音上看到,用户吐槽淘集集的帖子、视频,但的确商品质量就如他们所说。”

融资失利只是压死淘集集的最后一根稻草,到故事结尾的前夕,淘集集都没有能够形成真正的造血能力。

3

最好的时光,转瞬即逝

暴雷之前的淘集集,极具上岸的潜质,一直被称为“下一个拼多多”。

2018年,拼多多崛起在前,社交电商这一巨大机遇诱惑着创业者,随后诞生了淘集集、达令家、贝店、云集等玩家。

这是一场烧钱补贴的游戏。

自白飞今年8月入职淘集集,他所在的市场部几乎每天都有六、七百万的花销。不同于云集、贝店使用的拉人头,淘集集更偏向于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拼团模式。但微信生态已经不再像早期一样,有着无底线的裂变增长,淘集集投放广告的成本居高不下。

“市场上获取一个注册用户不便宜。”暴雷后,张正平在10月发布的声明里回溯了过去,淘集集上线以后,他和他的家人及双方直系亲属,不论国内外都没有买过房子、车子。钱用在了淘集集目前超过1.3亿的注册用户上,亏损来自获客。

淘集集更试图用比拼多多更低价的模式获客。“ 一元拼团 ”、“ 限时秒杀 ”、“ 十元五件 ”……从淘集集APP首页上的活动名称,有着疯狂补贴的痕迹。

“一个羽绒服,十块二十块的,就是我们自己看着都觉得价格太低,不敢买。”白飞提到,淘集集为了获客、促进销量,一直在压货款,达到“最便宜”的价格。

激进的烧钱补贴,让淘集集的发展速度远超想象。2018年8月上线的淘集集,用两个月的时间,将用户总量达到1133万人,以120.61%月活增幅位居当月相应榜单第一(根据艾媒咨询数据)。同时淘集集完成了A轮4200万美元融资,投资方是老虎基金(tiger)、数码天空科技(dst)和险峰投资等,投后估值2.42亿美元。

2个月日活破500万,6个月用户量达到1 个亿,再到如今1.3 亿的注册用户。在社交电商中,淘集集成为仅次于拼多多的二梯队头部玩家。

然而,剥开光鲜的外衣,淘集集的烧钱补贴之路十分艰险。

白飞提到,淘集集注重拉新,却无视用户流失问题。他描述了这种恶性循环,“货款压倒一定程度,货的质量没有保证,我们的快递也没有做好,用户的体验很差,只会选择卸载软件。所以我们的留存才那么低。”

淘集集打出“价格更低、品质更好”的口号十分诱人,实际上很难达到。

白飞从未料想淘集集会走到破产这一步,但现实来临时,一切似乎都有预兆。目睹种种乱象,白飞认为,即使不发生这次暴雷,淘集集也很难成功。

4

迟迟未定的融资

最后一段时间里,资本和淘集集对双方都不满意。

张正平将淘集集的倒闭归咎于资本的食言。他在12月9日发布公告,称由于资方在并购阶段迟迟未打款,公司将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

他提到,最后一轮涉及两家投资机构,一家为某大型集团公司,一家为某preIPO基金。其中,这家大型集团公司在淘集集危机爆发后称,“需要观察一下情况”,另外一家preIPO基金已经签署投资协议,并接管了公司的财务、法务等工作,但在打款时间上多次延期,最终导致淘集集倒闭。

几个月前的状况却截然相反。2019年6月,淘集集启动了B轮融资,“投后8亿美金融2亿美金,拿到了多个口头offer,当时自信满满,要把淘集集做成百亿美金以上企业。”张正平在道歉信中如此说道。

据财新报道,当时阿里曾接触过淘集集。一名接近淘集集高层的知情人士透露,阿里给了淘集集Term Sheet(即投资意向书),淘集集因此回绝了其它机构的投资意向。不仅如此,淘集集还将服务器接口变成阿里云。期间,阿里要求进行详细的尽调,包括再次审核后台增长数据。但到了9月底,阿里仍未决定是否投资淘集集。

之后,又有媒体通过内部人士获得消息,10月15日前后,京东京喜曾有意参与淘集集的投诉谈判,但该消息并未获得京东方面证实;随后,传出苏宁方面有投资意向,并在11月期间在淘集集上线过“苏宁官方旗舰店”进行流量测试,随后店铺下架。

融资迟迟未定,增长压力更甚。但淘集集在资金趋紧的情况下,坚持烧钱补贴。

早在7月份,淘集集就将商家的提现账期从一个月改成两个月。8月,淘集集又向商家发布公告,称从7月10日所有提现申请将全部驳回,引起商家的不满和维权。直到9月底,商家群体上门,事件爆发。

杨蕾印象深刻的是,内忧外患下,内部员工却一直在赶投资人要求的项目,“我们都坚持到了最后一刻,接受了绩效停发,还要躲避商户的干扰。”但直到最后,淘集集也没有等来融资。

一切变坏的原因,是否归结在资本的食言?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社淘集集在市场培育前期“烧钱”过度,平台自身缺乏盈利能力,加上平台模式雷同缺乏差异化优势,对用户缺乏持久吸引力,导致资金链断裂,无法持续。

2019年资本趋冷,市场烧钱跑数据、增规模的企业,不再是宠儿。而淘集集始终没能盈利,实现自我造血,最终走向死亡。

淘集集的破产,让人们重新审视社交电商行业。云集上市之后,股价曾经最高达到11美元每股,而截至12月10日收盘已经跌至4.72美元每股,股价表现并不乐观。而云集第三季度财报,营收同比下滑10%,保持了持续下滑的态势。

拼多多第三季度的表现也低于市场预期。财报显示,拼多多第三季度营收75.14亿元,亏损达到27.9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695亿元同比增长了119.9%。因此,拼多多股市一天内暴跌超过20%,市值再度被百度超过。

社交电商依然是一个超过2万亿规模、具有想象空间的市场,但证明其中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白飞、杨蕾均为化名。本文所有采访均已录音备份。)

(来源:腾讯新闻 作者:许家 向阳)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