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王思聪的“锅”,万达不背,王健林为何袖手旁观?

来源: 联商网 2019-12-09 17:48

11月23日,在一场新书发布会上,老网红王石不点名地涮了一把小网红王思聪。

“你现在拥有很多财富是有问题的,在网上非常有财富的这种二世祖,显得很活跃的,你看看这个结果。”

王石说的“这个结果”即王思聪因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被法院下令限制高消费(下称“限高”)。

旗下熊猫TV关站之后,王思聪被“限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各种债主、供应商、投资者起诉讨债,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个撤销了,另一个又发起了,使得他声誉惨淡。

王思聪的父亲是王健林,万达集团董事长,曾经的中国首富。为何万达集团不愿出手相助呢?

近期,万达高管在香港的一次投资者见面会上侧面回应了这个问题,“公司未对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任何债务提供担保,与其控制的企业也没有任何资金往来。”

当年,王健林给王思聪5亿“零花钱”练手,对他说:“我允许你失败两次,你亏掉,我再给,第二次再失败,对不起,算了,你就老老实实回来(万达)上班。”

王思聪该何去何从?

王健林考虑过让王思聪接班

王健林早就考虑过接班人的问题。

将时间回拨到2015年月18日,当时的万达在世界各地并购资产,以至于国际巨头都想拜会下中国商业巨贾王健林,其中便包括新闻集团掌门人默多克。

默多克当时来华访问,于是万达邀请他莅临公司。王健林对默多克非常尊敬,安排他在万达索菲亚酒店下榻。万达对默多克的接待,一切都是最高规格。

在万达集团官网上,还保留着王健林笑容可掬,与默多克交谈的合影。

那天默多克与王健林交流颇多,或许是因为奔波一天、身体疲惫,默多克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在把默多克送上车后,王健林对下属说了一句:“我不要干那么久。”

这就需要王健林考虑万达接班人问题。

2016年5月,在接受鲁豫采访时,王健林说,关于谁来接班万达有制度安排,将来可能是职业经理人。

鲁豫又问,如果王思聪可以的话,是否考虑让他接班?

王健林说,这不是可以不可以的问题,而是看他的兴趣,“他可能不愿意吃这个苦,管理这么个企业是很累的。”

中国民企多存在二代接班的情况,杨国强之女杨惠妍已是碧桂园的联席董事长、孙宏斌之子孙喆一扛起了融创文化产业的大旗。其余诸如世茂集团的许世坛,龙光地产的纪凯婷等,都在父辈的行业里摸爬滚打。

王健林并未完全放弃让王思聪接班的可能性。

王思聪目前在万达集团担任董事职务,此前在万达网科旗下的新飞凡电商公司中也担任董事职务。

“万达网科后来没有了,飞凡也不搞了,又搞了个上海丙晟科技有限公司,在丙晟的群里,小王还被拉进去发过红包。此前万达的金融集团和网科集团都在上海租有办公楼,老王专门空出一层,就是留给小王的。”一位万达的离职中干表示。

这位万达离职中干说,王健林从地产转型做影视、文化、投资、金融,一方面固然源于业务发展需要,但也不排除为了迎合儿子“兴趣”,希望儿子能够回心转意接班万达的考虑。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北京普思

王健林并未逼着儿子接班,他给了王思聪一些个人兴趣空间。

2009年,刚从英国游学回来的王思聪从父亲手里拿到5亿元资金,成立北京普思投资公司(下称北京普思)。

5亿元只是起步价。

北京普思首席运营官何志坚曾对投中网表示:“其实普思有个资金池,每年都会2亿左右的钱打进来,而且从来不会抽走,资金可以循环利用,只会越来越多,而不是说5亿就是一个坎,投完之后就没钱了。”

这意味着,北京普思不需要像其他投资机构一样四处募资,因此,投资界人士对《棱镜》调侃说:别人创业都是拿着PPT到处化缘,王思聪创业是拿着支票本找项目撒钱。

何志坚还对南方周末说过,以王思聪的地位和财富,不会依靠PE投资获利,“王思聪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去积累一些经验,交一些朋友,跟最优秀的企业家学习。”

北京普思的自有资金优势,让其在投资时不用花时间与其他股东商量资金安排,给外界的印象是投资风格“快、准、狠”。

北京普思官方介绍,2012年5月至2016年2月,一共完成26个项目的股权投资,其中有11个美元项目、15个人民币项目。在这些项目中,已有8个项目获利退出。

一开始,北京普思的投资是浮盈的,但浮盈和赚钱是两个概念。

按照其官方介绍,北京普思在一家游戏公司云游股份的Pre-IPO阶段共投入400万美元,占股1.05%, 按IPO当天收盘价计算,普思的账面回报为994万美元,账面回报率达到2.49倍。

《棱镜》了解到,云游于2013年10月3日在香港上市,上市价为51港币,首日收盘价升至67.50港币。半年之后,其股价跌至30港元左右。

一位香港投资界人士告诉《棱镜》,若普思锁定期为半年,则此时抛售股票,差不多不亏不挣,此后云游股价一路下跌,截至2019年12月3日已跌至3.59港元,若普思是在锁定期后抛售,则很有可能亏损。

此外,普思还投资了殡葬业企业福寿园、游戏公司天鸽互动、乐逗游戏、先导智能等,这些公司最终都成功上市。

乐视体育是王思聪投资的关键一战。

《棱镜》获悉,2015年5月,乐视体育首轮融资时,万达作为A轮独家投资方,出资2亿元,王思聪旗下的北京普思作为跟投方,参与A+轮融资。

A轮不久,北京普思接下万达持有的乐视体育股权,对价约2.5亿元,再加上自身A+轮时出资约1.2亿元,合计出资约3.7亿元。

2016年3月,乐视体育宣布完成80亿人民币B轮融资,估值215亿人民币。

趁着估值翻涨,王思聪陆续减持抛售乐视体育老股。深圳市沧乐投资合伙企业溢价出资1亿元,接盘0.46%的股权。

王思聪还将部分股权高溢价转让给自然人陈文,转让所得约4.98亿元。

据此,王思聪通过两次股权减持,获利两亿元左右,但至今仍有大量乐视体育股权无法退出。

折戟熊猫TV股权回购漩涡

但王思聪在熊猫TV上栽了跟头。这次他不是投资,而是亲自下场创业。

2015年9月,王思聪创立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成立之初他还在朋友圈寻找投资,“PandaTV目前接受融资,投资大佬可以随时约我们了!”

凭借着在娱乐圈内呼风唤雨的能力,王思聪邀来鹿晗、Angelababy等一线明星入驻熊猫直播平台。在当时的“千播”大战中,熊猫TV迅速进入行业前三甲。

熊猫TV经过2016年的高潮之后,走向低谷。王思聪试图在熊猫TV上打造《hello,女神》、《小葱秀》两个节目,但或遭下架,或者被封。

据腾讯《深网》报道,从2017年5月之后,熊猫TV在接下来的22个月内一直没有找到接盘者,资金不济,弹尽粮绝,最终破产。

此后两年,王思聪对直播热情骤减。

2019年3月30日,熊猫TV官网发布公告,宣布正式关站。

熊猫TV风光之时,王思聪曾在自己参投的付费语音问答产品分答上宣称:“我想认识真正有想法、有创造力的人,能够生产出伟大的产品。我又不想上市,也不想套现,可以慢慢选择自己想投的项目,不急着要投资回报,我又不靠公司赚钱吃饭。”

王思聪虽然不差钱,但熊猫TV在成立后引入了不少期待投资回报的股东。

《棱镜》查询中国基金协会资料发现,熊猫TV的A轮估值是30亿元,B轮估值为42.5亿,大股东是持股40.07%的珺娱文化,王思聪100%持股珺娱文化;以周鸿祎为法人代表的北京奇虎科技持股熊猫TV19.35%,是第二大股东。

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熊猫TV中占有2.31%的股份,是其股权投资者之一。

11月4日,北京市二中院发布(2019)京02执1325号限制消费令称,因王思聪仲裁败诉,并且没有履行仲裁裁决确定的1.51亿元给付义务,胜诉方嘉兴璟字悌为申请对王思实行限制消费措施。

11月22日,北京市二中院召开的执行主题新闻通报会,“我院已对被执行人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查封其名下的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办负责人说。

目前尚不清楚嘉兴璟字悌为仲裁一案的具体诉求。

一位香港投资者分析,王思聪作为熊猫TV的大股东,可能在接受嘉兴璟字悌为入股时,与该基金签署了股权回购协议,“而今熊猫TV关站,王思聪被要求履行回购义务。”

王思聪或许不只与熊猫TV的一位股东签署了回购协议。

据界面新闻援引钜大秀赢财股权基金的材料报道,当时为了拿到融资,王思聪承诺了该基金年化收益率12%的回购权利。

《棱镜》查询中国基金协会资料发现,钜大秀赢财股权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为上海臻界,通过复杂的持股之后,最终以上海景岭投资中心的名义投资了熊猫TV,占股2.22%。

无独有偶。王健林当年为将万达商管从香港退市,通过私募股权等形式融得私有化资金,由于万达商管迟迟未能在A股上市,王健林同样面临着按协议支付股权回购款的困境,但最终王健林找到京东、融创等接盘侠,暂时脱险。

与父亲相比,王思聪就没那么幸运了。

北京普思在王思聪频繁收到“限高令”之后发布声明:近期网络关于北京普思董事长王思聪先生被列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报道,是因为熊猫TV直播平台倒闭而引发的投资纠纷。目前普思投资代表王思聪先生正在全力应对,已有解决方案 。

截止发稿,熊猫TV已经身负100多场官司,其供应商、员工和投资者纷纷将熊猫TV告上法庭,这些官司都让王思聪陷入“限高”旋涡。

万达与王思聪撇清关系

王思聪当初创业的5亿元启动资金是王健林给的,如今王思聪面临如此困境,王健林为何不愿出手相救?

11月14日,大连万达集团高层在香港召开的会议上表示,公司对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任何债务均未提供担保,与其控制的企业没有任何资金往来。

接近万达的人士告诉《棱镜》,万达集团不是王健林一人所有,是个股份公司,代表着众多股东的利益,王健林不能拿公司的钱替儿子还债,“那样的话,股东和资本市场都会有想法。”

至于王思聪是否是万达资金链危机的折射?该人士称,这种说法没有事实依据。

目前万达集团最主要的业务是商管业务。万达商管集团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万达商管持有货币资金601.42亿元,报告期末万达商管总负债3332.82亿元,资产总计6050.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5%。

如是可知,万达商管资金储备尚算充足,负债率在房企中属于中等水平。

11月27日,万达商管发行了一笔4亿美元的海外债券,票息6.95%,比大多数房企海外发债的利率都低,且发行过程中超额认购3.3倍。

这是万达自2017年世纪大甩卖以来,在公开市场融资上的第一次破冰。

王健林颇为忙碌。近期,他接连会见了李宁公司、五粮液、银泰集团、TCL集团的掌门人,谈了一些战略合作,如让五粮液集团在全国万达广场开设旗舰专卖店,如与李宁品牌全面深化合作,扩大签约面积,多品牌进驻,增加合作店铺数量等。

除继续加深挖宽商业地产护城河之外,万达2019年在综合体大型项目上频频出手。

2019年4月以来,王健林先后跟甘肃省、沈阳市、四川省、陕西省签署合作协议,初略估计其总投资将超过3000亿左右。11月27日,吉林省主要领导在长春会见王健林,洽谈影视产业链项目合作。

接近万达人士表示,这些投资都是长期的、分步的,万达将视其资金和业务发展状况量力而行。

与频频露面的父亲相比,一向高调的王思聪低调不少,他将微博设置成了“半年可见”。

(来源:微信公众号“棱镜”,作者:孙春芳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