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一心堂、益丰药房等零售药店并购踩刹车 马太效应显现

来源: 时代周报 记者 章遇 2019-08-27 11:47

一面是医药分开、院内处方外流或将带来的千亿增量市场空间;另一面是医保控费、带量采购、执业药师配备核查等政策形成的重压,对于零售药店行业,眼下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近年来,药品零售业增长持续放缓,形势不容乐观。据中康CMH最新发布数据,2018年零售终端全品类市场总体规模达3842亿元,较2017年3664亿元同比增长4.9%;但这一增速较2017年的8.5%下降了3.6个百分点,创20年新低。

数据同时显示,在低增速状态下,药品数量还在增加,导致百强连锁平均单店营业额从2017年的192.63万元下降到2018年的181.06万元。

在行业整体低迷环境下,以益丰药房(603939.SH)、一心堂(002727.SZ)等上市连锁为代表的头部医药零售企业,正借助资本和规模优势进行高速扩张,门店数量与收入规模节节攀升,马太效应逐渐显现。

在各项政策叠加影响下,龙头连锁药店逆市扩张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又隐藏着怎样的挑战?

业绩逆势增长

随着中报窗口期渐近尾声,部分上市连锁药企今年上半年财报陆续公布。

益丰药房率先交出成绩单。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0.48亿元,同比增长68.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8亿元,同比增长36.7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4.33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增146.09%。

强劲的增速绕不开外延并购的驱动。去年11月,益丰药房完成自成立以来最大的并购项目交割—河北新兴药房。今年上半年,河北新兴药房收入5.8亿元,净利润约0.47亿元。剔除河北新兴药房并表因素,益丰药房收入增速仍高达49%。

从门店数量来看,益丰药房的扩张步伐明显加快。截至2019年6月30日,益丰药房在湖南、湖北、上海、江苏、江西、浙江、广东、河北、北京9省市总计拥有4127家门店。

其中,今年上半年,益丰药房新增门店572家,包括281家自建门店、204家并购门店以及87家加盟店;由于旧城区改造、部分收购门店与原自有门店重叠等原因,关闭56家门店,实际净增516家门店,较2018年同期增长20.65%。

盘踞西南的连锁龙头一心堂则感受到了政策冲击波。上半年,一心堂实现营业收入50.60亿元,同比增长17.9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7亿元,同比增长15.3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3.01亿元,同比大增570.7%,现金流状况明显转好。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具体到第二季度,一心堂实现收入24.72亿元,同比增长17%;归母净利润1.62亿元,同比仅微增0.48%。

“近期出台了不少针对药店的监管政策,尤其是今年3·15媒体曝光后引起广泛关注的执业药师政策,给药店增加了不少费用。”一心堂董事长阮鸿献在2019年西普会上坦言。另一方面,受政策影响,一心堂在第二季度新增门店数量相对有所下滑。

8月23日,一位分析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西南地区执业药师短缺的情况更为严重,在配备执业药师成为硬性指标的趋势下,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一心堂的开店速度。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一心堂在云南、四川、重庆、广西、海南、贵州等省市总计拥有门店6129家。今年上半年,其新开门店457家,由于城市改造及战略性区位调整等原因搬迁门店59家,关闭门店27家,实际净增门店仅371家。

并购风向逆转

自2014年一心堂在深交所上市之后,益丰药房、老百姓(603883.SH)、大参林(603233.SH)亦陆续登陆资本市场。过去数年,获得“弹药”的四大民营上市连锁药店高举并购大旗,以“自建+并购”的模式四处扩张。

产业资本之外,以高瓴资本旗下的高济医疗、基石资本和弘毅投资旗下的全亿健康等为代表的私募财团也携百亿资金闯入药品零售领域,短短一年间在全国收购了上万家实体药店,迅速将药品零售行业的整合推至高潮。

“医院处方外流是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实现医药分业的重要手段,是个必然趋势。”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万泉在2019年西普会上说。

万泉曾经做过一项研究,按2017年公立医院药品费用规模推算,理论上从公立医院可流出药品费用的最大规模约2400亿―2800亿元。

院内处方外流或将带来的巨大市场机遇吸引着各路资本疯狂涌入,抢夺并购标的,甚至出现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行情。

然而,行业狂热的并购自2018年四季度戛然而止,风向正在逆转。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四家上市连锁都未见公告披露新的并购案例。

行业疯狂的并购为什么停下来了?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在2019年西普会上指出,一方面是估值太高。“收购的结果,能不能消化是最重要的。我们做了那么多并购,每年都需要消化再消化。但大资本进来之后急功近利,太过疯狂,估值太高,现在看来他们也需要消化。”

“另一方面,行业现在有太多不确定性,一旦有不利政策出现会导致巨大损失。”谢子龙在2019年西普会上表示,“我们不是不想并购,只是现在价格太高,背负的商誉压力太大。我宁愿慢一点,看清楚,强练内功再来发展。”


一直以来,业内并购最为凶猛的要数益丰药房。自2015年2月上市以来,其成功并购整合的项目多达50多起,涉及门店近2000家。尤其是去年,其斥资13.84亿元一举吞下河北新兴大药房,完成了中国药品零售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例并购案。

今年以来,益丰药房的并购动作明显小了很多。据年中报披露,益丰药房在上半年共发生了6起同行业并购,合计交易金额约2.43亿元,平均每单并购交易规模不足5000万元。

相比同行,一心堂更早停下了并购的步子。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一心堂基本没有进行收购,而今年上半年仅在3月份收购了曲靖康桥的28家门店。显而易见的是,在并购标的成本显著增加的行情下,一心堂转而选择自建门店的方式进行扩张。

“就自身并购来讲,我们强调因地制宜,重心还是放在西南,把西南市场精耕细作,这是一心堂发展的核心。在西南地区如果价格合适也会去并购。”8月14日举行的2019年西普会期间,阮鸿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来源:时代周报 记者 章遇)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