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高岛屋中国为什么“出尔反尔”又不走了?

来源: 零售老板内参 万德乾 2019-08-24 10:42

8月23日,高岛屋中国官网突然挂出新通知,宣布原定于后天(8月25日)彻底退出中国,关闭中国唯一一家门店(上海古北店)的决定撤回,继续留守中国市场,“重拾信心继续经营”。

图为高岛屋中国于8月23日发布的“留下”声明

高岛屋中国的这出“神反转”剧情,就像6月25日在官网同一位置挂出的那则声明一样,让人有点触手不及。

图为高岛屋中国于6月25日发布的“退出”声明

措手不及的人不只是外界舆论,更多的来自高岛屋上海古北店的那些入住商铺和店员。两个月前的那则声明,透露出高岛屋撤出中国的决定,没有留下任何东山再起的余地。不仅关闭门店,还要在工商部门注销中国注册的公司(即上海高岛屋百货有限公司)。

这让原本已经找好新店铺装修的入驻商家,以及面试了新工作机会的店员,有些懵圈中。选择前往新公司上班,新店铺做生意呢?还是继续留守这个说走不走的高岛屋呢?

相信高岛屋自己,也有点犯难。这就像一个社会名人公开发表自己的离婚声明之后,又公开声明“感情还在”不离婚继续过日子了。坦率的说,高岛屋这出“出尔反尔”的剧情,人家也是要面子的。当初能够下决心走,一定有其反复的考虑和实在无法克服的巨大难题。现在能够自愿“打脸”说留下来,至少也是获得改变巨大难题的信心和办法,才有这份前后两月矛盾不一的声明出炉。

问题是,高岛屋的巨大难题解决办法,是别人能给的吗?

或者说,高岛屋走不走,留不留不是根本问题。当初要走的理由非常清楚明白,就是试过多次转型都不成功,对坚守中国市场彻底没了信心。但是选择留下来,这些当初决定要走的问题,其实一件都没有真正解决。

除了高岛屋决定留下来的那一个问题——上海本地政府帮助解决了房租这个最大的经营成本问题。

高岛屋的留下声明,写的倒是非常直白。直接了当的说重拾信心选择留下来,是得到上海市和长宁区相关两级部门的协助。据此推测,可能是政府出面找高岛屋的物业方协调沟通,给高岛屋大幅度降低了房租成本。

根据非常可靠的消息证实,高岛屋当初决定撤出中国,并未和中日两方的政府部门有过什么沟通。因此,当高岛屋宣布撤出之后,日本驻上海领事馆反应还挺意外,直接联系到高岛屋中国公司,以及上海政府部门。

可能是出于对在沪日籍人士购物生活便利的考虑,日本驻沪领事馆,应该是第一个最不希望高岛屋撤出中国上海的第一个声音。

这也非常符合高岛屋在中国上海的实际情况。虽然日本排得上名次的百货公司,都有在上海通过合资联营等不同方式开店经营的投资。但在上海的日籍人士主要聚集区——长宁区仙霞-古北-虹桥一带,最大且最具日本特色的购物场地,还真只有高岛屋一家。

尤其是商场地下一二层的超市区和餐饮区,售卖着非常正宗的日式鲜食和米面粮油酱醋等生活用品。

日方外交部门和上海市及长宁两级政府部门的努力,高岛屋的物业方答应减免租金。目前未知减免的幅度和比例,但是能让高岛屋选择重拾信心,应该是得到大规模的减免。

2018年,高岛屋中国全年亏损为6800万人民币。因此,结合高岛屋中国的亏损幅度,此次政府部门沟通下的房租减免程度,大概率都在几千万元水平。

高岛屋中国唯一门店——上海古北店的房东是上海地产集团,这是一家经过国企混改的股份制企业,华润置地为该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同样拥有强大的零售和百货的业务布局。万象城、五彩城,就是华润置地旗下颇为成功的百货业品牌。

华润置地也是此前接盘高岛屋中国物业,外界盛传的不二人选。随着今天高岛屋中国的官网声明,这些此前的猜测和传言,也就没有继续讨论的意义了。

但是,留给高岛屋中国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本质的解决。

无论是之前从购物商场转型餐饮体验商场,或是从高端日本商品转型亲民的平价商场,还是从纯线下商场转型线上购物方式,高岛屋没有一次成功过。

解决一个生存和发展的巨大问题,总是开源节流缺一不可。因此,政府部门协调高岛屋的房租问题,最多算做截流方面给了巨大信心。对于高岛屋中国的开源问题——让经营业绩回归盈利,高岛屋中国的办法又是什么?

留下的声明里自然不会提到,问题是两个月时间,高岛屋中国也不可能想到什么可行的办法,让经营业绩回归盈利。

这就等于留给高岛屋中国后续更为隐患麻烦的问题,即纵然没有房租方面的巨大成本亏损漏洞,但是同样也没有明显改善业绩增长的转型好方法。

难道要继续维持现有的经营方式和商场业态结构,做着一个体量和营业面积巨大的“小而美”生意吗?

而且对于中国百货业来说,现在全行业除了银泰百货背靠阿里的资源赋能转型,整个行业都还在苦苦思索着转型之路。

高岛屋中国的未来,依然让人看不到太多信心。

(来源:零售老板内参 万德乾)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