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新零售不行,还是你的新零售不行?

来源: 一点财经 邱韵 2019-06-23 11:17

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去年以来,组织升级似乎成为了互联网的主题之一。6月18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再一次通过全员信公布了阿里的新一轮组织升级,在这次“面向未来”的调整中,盒马是重点之一: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侯毅继续担任盒马总裁,直接向张勇汇报。

自“新零售”于2016年10月的云栖大会被提出以来,近三年的时间过去,这个曾经被资本与创业者追逐的行业,在经历近乎失速式的高增长后,似乎步入了尴尬期。“新零售怎么了?”“新零售是否还有未来”等疑问泛起,那些曾被寄予厚望的新零售头部公司或调整,或转向,进一步强化了这种迷惑。

于5月末关闭第一家门店的新零售标杆盒马,同样也成为这场质疑风暴的核心之一。而如今,随着盒马在这次组织升级中的调整,围绕在它身上的部分疑问与质疑或许得到了解答。进一步,透过盒马以及它背后的阿里,有关新零售的种种困惑似乎也能得到答案。

01 | “期中考”?

新零售,这个甫一提出就站上互联网与资本“C位”的概念,于2017年、2018年获得了巨大关注。有统计数据显示,在被称为“新零售元年”的2017年,相关新成立公司57家,共发生172起投资事件,比2016年增加60.75%,总投资额达625.36亿元。

如果说阿里是“新零售”的提出和最大倡导者,那么盒马无疑在这场新零售风潮中担当了标杆或者风向标的作用。早在2015年,在零售行业摸爬滚打近20年的侯毅就考虑以不一样的方式做生鲜超市,并最终被阿里CEO张勇这个伯乐识出千里马,执掌由阿里体系内孵化的盒马鲜生。

此后,借着新零售的东风,以及上海首家门店的成功,盒马的模式被许多人借鉴与追捧,生鲜也成为新零售的“重镇”,吸引了众多企业和创业者的跟进,比如美团的小象生鲜、京东的7 FRESH、永辉的超级物种等。

所有的创新与风口,必同时伴随着牺牲,新零售领域也不例外。正如侯毅今年3月在一次行业会议上分享的那样,循着盒马的路,很多人踩进了坑里,自去年开始,众多新零售创业公司已开始纷纷退出。

此后,就连那些此前在行业内引发诸多讨论的“明星项目”也发展遇挫:囊括“超级物种”等新零售业务在内的永辉云创被永辉超市剥离出上市公司;曾定下“三到五年开店1000家”目标的7FRESH在管理层大调整时虽然仍表示延续五年1000家店的目标,但当前进度似乎远不如预期;几经测试的小象生鲜关闭常州、无锡等地门店,仅余位于北京总部的两家。

整个新零售行业面临一次来自市场的“年中考”,质疑与唱衰随之而来,其中受牵连的当然也有被当作新零售标杆的盒马。近期,盒马位于苏州市昆山吾悦广场的门店于5月31日开闭,此前一直开店扩张的盒马的首次关店,在行业内外引发不小的波澜,“退烧”、“试错”等声音不绝于耳。

“新零售也好,线上线下融合也好,全渠道也好,到底怎么做?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我们面临的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据媒体报道,首都经贸大学教授牛东来曾在近日举办的一次会议上提出了这样的观点。

这样的声音不在少数。2013年下半年开始,O2O席卷互联网行业,2014年甚至有投资人喊出“非O2O项目不投”,但最终O2O泡沫在众多行业破灭,甚至有人称之为“伪命题”。现在的“新零售”是否可能步O2O的后尘?

但一线业务进展其实是对怀疑者的最好回应:5月20日盒马已经宣布与全国500家农业基地达成合作。6月19日,刚刚升级为阿里巴巴独立事业群的盒马鲜生宣布,昆明首家盒马鲜生门店瑞鼎城店,将在7月12日与春城居民见面。至此,盒马门店网络已完成对云贵川渝等省市的覆盖。

今年以来,盒马鲜生在北京、上海、西安、武汉、成都等城市新开42家门店,总门店数量超过160家。除了盒马鲜生门店,2019年盒马还将增加盒马菜市、盒马mini、盒马F2和盒马小站等多业态布局。其中位于上海的首家盒马mini门店,6个月实现了基本盈利,其坪效是普通超市的4倍以上。

盒马关掉不符合预期的店,在盒马之外,还能快速衍生出“盒马+”,这才是值得关注和肯定的。

以此次盒马在组织架构中的升级来看,业界一些对新零售的质疑和担忧也是言过其实的。对新零售的发展和未来,阿里方面起码是满意的,也是充满信心的。除了盒马,以及包括银泰、居然之家大润发等在内的新零售各路大军,阿里去年的投资的石基信息、友宝、上海秉坤等都属于新零售领域,它们能借助阿里平台慢慢发挥价值。

说回新零售探路者盒马。在整个行业被不确定性充斥时,盒马与阿里的这种信心来自哪里?这又将给当前的新零售行业带来怎样的启示与思考?

02 | 何谓新零售?

当前的新零售正逐渐被争议与疑问包围,“新零售到底是什么”,“新零售真正发展如何”,“新零售还有未来吗”等问题,成为所有的入局者都在重新思考的问题。

在最开始提出时,“新零售”的标准答案是对人货场等零售要素的重构。而后来,随着互联网、传统零售等各方势力涌入,它被做了各种不同而有侧重的演绎,对于来自互联网的人来说,它似乎是对线下流量的再发掘;对来自传统零售的人来说,它被当做是一次线下坪效的提升机会……

这样的解读正确吗?并不完全。

早在今年年初,侯毅曾在一次名为《2019年,填坑之战》的演讲中指出,新零售还有很多坑需要去填,“如果这个坑你填不过的话,那么你只好退出这个市场”。

在他看来,“填坑之战”就是要回归零售业本质,回到定位理论、品类规划、价格策略、精准营销等,只不过与传统零售不同,新零售的这些“回归”有着全然不同的根基,即从顶层设计和技术角度就开始的改变。两者叠加,新零售的本质在于人货场的数字化。

以“场”为例,选址的重要性在零售行业众所周知,在传统零售中,常规要靠人为实地考察,调查与热门商圈、居民区、学校等的距离以及人流量的多少等,周期长、投入大。而在新零售中,选址完全可以通过数字化来实现,同时通过数字化还可以快速、灵活设定不同的业态。


 

今年3月,侯毅曾对外透露,将进一步孵化盒马菜市、盒马mini店、盒马F2、盒马小站等新业态,基于不同区域、商圈的消费者提供不同的“定制化”服务。之后,其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盒马菜市,结合周边消费者特色,增加了散装产品、生鲜产品的比重,减少了餐饮当口数量和就餐区域面积。

当很多新零售追随盒马脚步,几乎将餐饮作为门店标配时,盒马这一自我革命式的调整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依凭的正是庞大的数据与数字化能力,借助了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的“数据中台”能力。

* 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图片来源:阿里巴巴

人货场的数字化也正是提出“新零售”的阿里所找到的零售升级实质,不单盒马,这样的变化同时也在阿里系内其他业态上发生,比如银泰的百货业态。

阿里巴巴副总裁、银泰商业CEO陈晓东在近期的新零售新阶段媒体沟通会上透露,银泰百货某个门店一年诞生了901个百万单品——“这个数在以前的实际零售状态下,是不太容易想象的”,有些品牌一个专柜一年的销量可能也就是这个数字。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改变,其核心在于银泰以数据和技术能力,实现了从原来人找货到现在货找人的变化。“在新零售之后,我们两边做了数字化,一个是顾客数字化,一个是商品数字化”,陈晓东进一步介绍称:“利用数字化和互联网技术,使得物以类聚的生意变成人以群分的生意。”

03 | 未来不可逆?

6月13日,陈晓东曾在接受采访时阐述了“荷塘效应”,所谓“荷塘效应”,他解释称:

漫长的冬天会孕育一些新东西,河边光秃秃的柳树在寒意正浓时成长,当大家看到满眼绿色时,所有的事情已经不知不觉发生变化。

“眼见为实”,在看不到成果时,很多人往往会质疑与否定,但实际上,在看不见的地方,变化已经悄然发生。新零售似乎正处于这样将见未见的阶段,殊不知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下,莲子已经萌芽。

拿银泰百货某门店一层的化妆品专柜来说,陈晓东透露,一年流水10亿,有21个品牌在全国实现了单柜第一,“面积跟其他商场比没有区别,但是坪效远远超过全国其他的商场”。而在传统零售下,增长由规模驱动,要想多做一元钱的生意需要多一个柜台。

这正是新零售人货场数字化背后所在追求的效率提升。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贯穿零售的整个环节,比如收银时一单花费的时间由原来的两三分钟变成现在的58秒;导购由原来的单纯靠门店销售到通过淘宝“哇哦视频”等销售,单位产出大幅提升,个人收入也有望达到年薪百万。

* 银泰“淘柜姐”录制现场

所有的变革与进步都以效率提升为目的,也进一步以效率提升为基石向前迈进。这样的变化是不可逆的,哪怕此前颇受质疑的O2O,其所带来的交易效率、配送效率提升也仍然在当前对行业产生影响。

回到种种有关新零售的质疑,是新零售不行,还是你的新零售不行?答案是走偏的新零售不行。正如侯毅所说,新零售没有走下坡路,“只要盒马能够做成功,新零售就是成功的”,“你做不成,是你没本事”。

他确实有这样的底气。在阿里云上出生、成长的它,可以借助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的数据中台、技术中台、业务中台、AI中台等,订到保质期一天、口感最佳的牛油果、香蕉,追溯每一条鱼的前世今生和质检报告……

另一方面,的确,被侯毅打70分的盒马当前仍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有关新零售,一切都似乎都存在着不确定性,一切只能在探索中进行。侯毅也曾表示:“不会把盒马预先设想好了未来以什么样的状态在做,而是边做边改,不行就改,改了再看。”

不断迭代,也被他看做是盒马最核心的能力,其今年进行的新业态尝试正是盒马在否定与创新基础上所做的迭代探索。在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式的平台架构下,这样的迭代探索成为可能。

通过这样的架构,阿里的数据、技术、业务生态、AI等能够为每一项业务所用。正如陈晓东所说:“让前端能够听到炮火、灵动的作战单元,去召唤后台炮火,这是现代化战争的必然模式,而不是每个前端的部门,拖着两挺小钢炮就出去打仗了。”

通过此次组织升级可以看出,被当做阿里新零售探索者的盒马,正在获得来自阿里内部更多的支持。在这场以数据与技术为武器的新零售竞争中,背靠阿里的它无疑已拿到了那把离大门最近的钥匙。迎接它的,很可能将是不可逆的未来。

04 | 结语

质疑从来不是生产力,也从来无法阻挡历史大潮。每个企业成为更好的企业,组织成为更好的组织,需要强烈的责任感和自我迭代进化的能力。关于数字化和效率提升,新零售的这一本质同样也是互联网在与各行各业结合时的共同使命。

当前有关新零售的种种疑问,围绕的是它的盈利,是不当的运营方式,不会是新零售本身。在由qiuyu新零售所掀起的这场不可逆的零售变革中,有一些人可能掉队、死去,也有一些人将会是最终的胜利者,正如那场蔓延各行业的O2O倒闭潮中同样也有胜利者那样。

谁会是最终的获胜者?只会是那些目标唯一,时时进化的人。

(来源:一点财经 邱韵)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