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瑞幸咖啡幕后大佬陆正耀的财富密码

来源: 腾讯深网 作者 相欣 2019-05-30 11:25

“先有陆氏,后有双溪;先有双溪,后有屏南”。在福建屏南县,流传着这样一句古话。陆姓本不是屏南的大姓,但陆氏先祖却影响着屏南历史。资本大鳄陆正耀就出生在这里。

在中国互联网创业版图上,福建是除了北上广深之外的重要一极。

在这个中国东南沿海省份,诞生了像飞鱼科技、美图秀秀、91手机助手、同步推、网龙、美柚等知名互联网企业,更走出了王兴、张一鸣、蔡文胜、姚剑军、陈方毅、方三文等一批成功创业者和投资人。

精明、务实、抱团,并富有冒险精神,是闽南创业者的特质。陆正耀性格开朗,喜欢咧嘴大笑,讲起话来也是直来直去;他对自己的评价是“情商高,可以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问题”。

从以高考状元身份考进北京科技大学,到取得工学学士学位后进入政府部门工作,再到三年后开始创业之路,陆正耀用过去数十年对外诠释着闽南人的生意经,一路走来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风云人物。

在把神州系的又一个杰作瑞幸咖啡推上市后,陆正耀正面回应外界诸多质疑,“外界评论瑞幸咖啡常用的一个词叫‘蒙眼狂奔’,其实我要说,狂奔是真的,但是并不是蒙眼。”

从神州租车到神州优车,再到瑞幸咖啡,陆正耀和他的团队已经建立成系统的神州式打法,在每一个进入的领域凭借稳准狠作战方式取得先机,并展示出他高超的资本运作手法。

无论瑞幸、神州的结局如何,陆正耀和他的朋友们都将立于不败之地。

01.“下海”造就神州租车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打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这对90年代的经济改革和社会进步起到了关键性推动作用,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主动“下海”。

被创业大潮裹挟着,陆正耀成为其中一员。1995年,陆正耀辞去在石家庄政府部门的工作进入到通信行业,创立了第一家公司DITELTechnology,专门从事通讯设备代理及系统集成的业务。那个时候,思科、爱立信、阿尔卡特等欧美公司正在中国的黄土大地上开辟土壤。

这次牛刀初试可以说很成功。DITEL在不同阶段分别成为朗讯科技、阿尔卡特以及MITEL在华最大的代理商。发展鼎盛时期,陆正耀手下有几百名员工,销售额达到数亿。

2003年10月陆正耀再次启程,创办了第二家公司北京华夏联合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企业长途IP电话的经营业务。这家公司一度成为中国电信在北京地区最大的合作伙伴,拥有中国电信该项业务在北京67%的市场份额。

2014年9月,神州租车在港交所上市,右四为刘二海

那时,学通信出身的刘二海还是铁通网络公司的运营总监。二人相识于北京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院,同样在通信领域摸爬滚打,逐渐熟络起来。刘二海的人生轨道转向投资后,第一笔资金就投给了陆正耀,不过这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来看,没有刘二海的资本扶持,也很难有今天在出行行业布局广泛的陆正耀。

陆正耀的第二家公司做的很大,但长远来看,代理的路子很快就遇到了瓶颈。那时在整个IT链条中,除非掌握技术,否则很难有话语权。2004年,钱治亚也告别武汉来到了北京,人生轨迹与陆正耀交叉在一起。

2005年,汽车市场的无限潜力让刚刚结束美国考察之旅的陆正耀激动和向往。那时,凭借4700万忠实会员,美国汽车俱乐部AAA整合了汽车服务商、专营店和救援机构,并将触角伸向金融、通信、房产等领域,一度成为业界翘楚。

那一年,中国汽车市场也迎来大爆发,产量达到570万辆,销量590万辆,其中轿车占到290万辆,中国俨然成为全球第三大汽车生产国和第二大汽车市场。

按照这样的发展速度,中国已经悄然进入汽车售后服务市场的快速增长期。看到机会的陆正耀转而把目光投向汽车行业,开始了收割汽车行业的开端。

2005年8月,陆正耀创办的UAA(联合汽车俱乐部)进入到北京街头巷尾,搅动着汽车后市场的格局。但他并不满足于此。

彼时,携程已经登陆纳斯达克完成IPO,酒店预订业务的整合模式成为携程当时的杀手锏。

在这种模式启发下,陆正耀将汽车售后服务产业链中的全部环节整合到一起,UAA转型成为神州租车。

初入广东时,神州租车便遇到了租车行业盛行的盗抢顽疾,很多租出去的车被抵押或是变卖,但报警后总以经济纠纷为由被搁置掉。陆正耀干脆亲自上阵,带上数十名员工,根据定位追回丢失的车。

凭凭借强悍的作风,神州租车很快在行业里站稳了脚跟,并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租车平台之一。而刚刚加入君联资本(当时还叫作联想投资)的刘二海,代表联想投资了神州租车。

陆正耀的神州系“帝国”,从那时起开始便悄然生长出更多支脉。

02.神州优车夹缝中一跃而起

2015年,O2O创业大潮席卷中国互联网,网约车快速崛起首当其冲成为这场浪潮中最具代表性的细分行业。

情人节当天,投资方筹划两年的合并戏码终于如期在滴滴快的身上上演,而来自大洋彼岸的Uber也快速打响了在中国市场的第一场战役。

网约车市场如火如荼,靠补贴催生出来的订单快速拉高滴滴们的估值,在逐渐被催熟的市场中努力抢夺属于自己的阵地。

滴滴虽然量起非常快,但其C2C的模式却因为安全等问题面临着日益严苛的监管形式。

待神州租车上市之后,陆正耀在大连开了一次会议,在认真盘算了网约车平台靠广告收入、与汽车公司合作赚取卖车佣金等手段不足以弥补日常开销、补贴之后,陆正耀决定依托神州租车的车辆,在2015年初,以B2C的方式杀入了这场混战中。

2016年1月,神州优车正式成立,陆正耀将原来神州专车的相关资产、业务、债权债务及5家子公司100%股权全部置入。之后,又迅速开展了多轮彪悍的资本运作。

2016年上半年,神州优车集中完成多轮融资。先是3月引入云锋投资、云岭投资、中金公司等战略投资者、财务投资者及六家做市商,完成约37亿元的融资;紧接着5月,再次完成一轮约20亿元融资,包括浦发银行、浙银资本、招商致远、上汽等战略投资者及财务投资者入局。

直到2016年7月正式挂牌新三板,神州优车也不过刚满一岁半。

这一系列资本运作之后,陆正耀辞去神州租车职务,成为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并使神州优车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他本人也随之成为神州优车的实际控制人。

曾经为发展速度、吸引资源让于联想的第一大股东位置重新回到手中,陆正耀成为“神州系”实际控制人。

同一时间发生角色转变的,还有神州租车的其他高管们。

彼时从陆的个人助理一路晋升到神州租车COO的钱治亚成为神州优车COO,曾在华平主导投资神州租车的黎辉则成为神州优车副董事长,前神州租车CTO王培强担任神州优车旗下神州专车业务板块CEO,神州租车另一元老张志刚担任神州买买车(汽车电商平台)CEO。

这意味着,网约车业务将仅作为神州优车的业务之一存在,汽车电商业务被提到了重要战略地位,陆正耀也毫不避讳谈及自己在车领域的野心。

热衷于长跑并因此成功减肥的陆正耀自言是“狮子型”的领导人,看准了猛扑上去,快速结束战斗。

多年商场的征战,让陆正耀手下的“神州系”团队形成一套系统的商业操作手法。

从神州租车到神州专车,再到买买车,只要认准了,便会将优势兵力和资源全部集中上去,单点突破后通过资本运作来巩固,再集中优势沉入到下一个战场。

为了拓展买买车业务,神州优车曾在上市三个月后抛出100亿的定增方案,不料却遭遇三次延期。

当外界都认为这场定增“流产”时,神州优车却上演了一出大反转,创下新三板历史上继PE巨头九鼎集团之后少有的百亿级别再融资记录。

一路走来,在挖贝新三板研究院今年初发布的2019新三板家族财富榜中,神州优车陆正耀家族以142亿元位居榜首。

陆正耀并没有止步于此,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入局造车领域。2017年6月12日,神州优车正式成立产业基金,总规模将达到100亿人民币,领头人正是黎辉。当天,小鹏汽车获得了该基金领投的22亿人民币A轮战略投资。

随后,神州优车继续在车领域深入布局。2018年10月,神州优车作为担保方,加入到宝沃汽车将67%股权转让给长盛兴业的交易中,而长盛兴业的老板正是陆正耀北大国发院研究生的同学。直至今年3月,神州优车终于完成了对宝沃的直接控股。

神州优车通过长盛兴业间接收购宝沃,实际上又是陆正耀又一次手到擒来的资本操作。

曾有分析指出,神州优车此举或许因为担忧长期亏损的宝沃可能对集团业绩有所拖累,不进行财务并表更有利于进行后续的战略协同。

而更多声音认为,神州优车是在等待宝沃的资产下调,因为一旦达到神州优车总资产的50%红线,将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03.轴心圈层再造瑞幸咖啡

神州优车的快速上市并非个例,在神州系的另类业务瑞幸咖啡身上,快速融资、做大的轮回戏码上演了升级版。从2017年底创立到上市,瑞幸咖啡用了更短时间刷新了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记录。

5月17日,瑞幸咖啡上市当天开盘暴涨47%,收盘上涨19.88%。按发行价计算,其市值达到42亿美元,成为2019年以来最大的中国企业在美IPO交易。

不过,两个交易日过后,瑞幸咖啡便跌下神坛,跌破发行价。

瑞幸咖啡希望通过对标星巴克的方式获得美股资本市场的认可,但就目前来看,美国市场的投资者似乎还没表现出预期的热情。

瑞幸咖啡走到今天,资本层面的助推和陆正耀本人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虽然老将钱治亚作为CEO一直站在瑞幸咖啡的台前,外界对其的评价是“善于规划,执行力强,特别能打”。但抽丝剥茧之后我们就会看到,瑞幸咖啡的实际掌控者还是陆正耀。

2018年下半年,某家投资机构投资人曾对《深网》发出过感慨,“想投瑞幸咖啡,但根本进不了那个局。”现在回过头看,瑞幸咖啡从诞生到上市,一直都是以陆正耀为轴心,几家亲近投资机构攒局。外人想加入,基本没有可能。

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前五大股东情况分别为:陆正耀家族信托持股30.53%;钱治亚家族信托持股19.68%、MayerInvestmentsFunds持股12.4%;大钲资本持股11.9%;愉悦资本持股6.75%。

其中,SunyingWong是MayerInvestmentsFunds控制人,也是陆正耀的姐姐,是陆正耀的一致行动人,二人合计拥有瑞幸咖啡42.93%的股权。但瑞幸咖啡的招股书中没有披露SunyingWong与陆正耀的关系。

另外几位股东中,和刘二海是陆正耀的长期资本支持者,三人也被外界称为神州系“铁三角”。

其中,黎辉的大钲资本是仅次于陆正耀、钱治亚的第三大股东。2016年,离开华平创立大钲资本的黎辉也将第一笔投资投给了瑞幸咖啡。

至于钱治亚,则是陆正耀的“得意门生”和意愿的坚决执行者。2017年瑞幸咖啡诞生后,钱治亚辞去职位专心投入到瑞幸的运营中,陆正耀对瑞幸咖啡的支持更是显得不遗余力。

因为营商环境和企业综合运营成本的优势,瑞幸咖啡于去年6月将全国总部正式落户在厦门的房波特曼大厦。“厦门是我们的福地。”陆正耀曾如此说到。

除了厦门总部,瑞幸咖啡还向神州优车位于北京的总部租用了办公室。招股书显示,2018年和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三个月内,租金为320万元人民币(50万美元)和100万元人民币(10万美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和2019年3月31日,欠神州优车的金额为100万元人民币(10万美元)和100万元人民币(10万美元)。

除此之外,瑞幸咖啡还从陆正耀的关联公司北京氢动益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QWOM,简称“氢互动”)获得了广告服务。

2018年和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的三个月内,氢互动的广告服务费为4290万元人民币(640万美元)和760万元人民币(110万美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和2019年3月31日,应付氢互动广告服务费金额分别为2320万元人民币(350万美元)和700万元人民币(100万美元)。

氢互动2016年初举办年会

氢互动是一家网络传播公司。2015年,陆正耀成为氢互动的重量级战略投资者,并出现在2016年春节的年会上。神州专车曾针对黑车的“Beat U”,以及Uber退出中国时的“LoveU”两起营销案例均出自氢互动之手。

氢互动首席创意官杨飞,曾在2015年出任神州专车CMO;2017年11月,杨飞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同时担任瑞幸咖啡CMO,负责市场营销和用户运营增长工作。

除了人员配备上,瑞幸咖啡的启动资金也来自于内部。

招股书显示,2017年钱治亚、途虎养车创始人陈敏分别向瑞幸咖啡提供了5000万、1000万元无息贷款。上述贷款此后均已结清。其中,陈敏自招股书发表之日起不再担任公司董事。

途虎养车是刘二海在成立愉悦资本后投资的第一个项目。陈敏曾在采访中对神州租车给出高度评价,称正是因为陆正耀,UAA才迅速转变业务形态,经过艰苦的坚持成为了现在的神州租车。

04.筹集资金,为上市做准备

瑞幸咖啡的成长过程似乎是中国互联网公司自我催肥的极端版本:为获取用户和市场大量补贴导致亏损,通过融资填补资金窟窿,占领市场提升估值,最后去二级资本市场寻求新的资金。

而不同阶段的投资人则在融资的历史中逐步完成退出或交接。

除了来自钱治亚、陈敏之外,瑞幸咖啡还从陆正耀旗下的几家关联公司和外部完成了多起贷款,用以支持公司的运营。

2017年,瑞幸咖啡从HaodeInvestmentInc.和PrimusInvestmentsFund处分别获得180万元人民币和9290万元人民币贷款。两家公司均为陆正耀下属的公司。

上述两笔贷款均无利息,期限一年,瑞幸咖啡在2018年将这两笔贷款还清。2018年,Haode Investment Inc.又向瑞幸咖啡提供了1.476亿无息贷款。

同年,瑞幸咖啡还从股东StarGroveGlobalLimited获得2.275亿元贷款,2018年已结清。

2018年瑞幸咖啡势头最为凶猛。2018年1月1日,瑞幸咖啡于北京、上海两地刚刚开试运营;

5月8日正式营业时就已在全国13个城市完成525家门店的布局;8月,门店数量翻倍超过1100家;12月底,门店数量直逼20173家,覆盖北上广深等全国22座城市。

门店数量快速攀升,意味着瑞幸咖啡需要大量资金,于是在这一年中集中从外部贷款。

招股书显示,2018年5月,瑞幸与光大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了为期12个月的特定咖啡机租赁协议,总额3.5亿元人民币,贷款年利率为5.22%。为此,瑞幸咖啡向光大金融提供了公司担保,陆正耀抵押了3530万股神州优车股份。

2018年5月,瑞幸咖啡从西藏信托(TTCO)获得至少3亿元人民币(4470万美元)的两年期贷款,利率是每年8%。

为此,陆正耀和钱治亚提供个人担保,并将瑞幸咖啡旗下的外商独资公司48%股权作为抵押。截至2019年3月31日,定期贷款未偿还总额为2.998亿元人民币(合4470万美元)。

2019年3月21日,瑞幸咖啡从浦发银行(SPD)获得6000万元人民币(890美元)的定期循环贷款。该笔贷款由全资子公司北京瑞幸咖啡、天津瑞幸咖啡,以及陆正耀、钱治亚提供担保。

2019年3月,瑞幸咖啡通过抵押咖啡机等动产向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贷款4500万元人民币。

截至2019年3月31日,根据资本租赁持有的资产账面金额为2.066亿元人民币(3080万美元),瑞幸未来在资本租赁下的最低租赁付款为1.132亿元(1690美元)。

不断寻求资金的同时,瑞幸咖啡也在从人工层面降低成本。2019年,瑞幸咖啡员工数量明显减少。当然,随着瑞幸咖啡效率提高,或许也不再需要这么多员工。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有512名全职员工和0名兼职员工;截至2018年12月31日,有9240名全职员工和12667名兼职员工;截至2019年3月31日,有8485名全职员工和8160名兼职员工。全职员工减少755人,兼职员工减少4507人。

05.资本背书还是噱头?

瑞幸咖啡从创立之初就一直对标星巴克,比如发公开信指责星巴克涉嫌垄断,宣称2019年要在在门店和杯量全面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

如今在美国上市,显然,他们希望美国投资者能够把他们当做中国的星巴克。上市前的4月18日,瑞幸咖啡宣布完成在B轮基础上额外获得1.5亿美元的新投资,其中贝莱德(BlackRock)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了1.25亿。

根据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有提到在2019年3月28日与“一家世界范围内的资产管理投资者”签订了一份优先股B系列条款,来筹集新的资本,并将有助于成功进行IPO。这份协议在4月12日签署,按照每股价格865.91美元筹资总额约为1.5亿美元。

在此处,招股书中并没有写明“BlackRock”。资料显示,贝莱德是美国最大的资管公司,管理6万亿美元资产,是“华尔街的领头羊”。

同时它也是贝莱德是星巴克的最大主动投资人,透过多家子基金合共持有星巴克8180万股,占比6.60%,为最大主动投资者及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股东。

但实际上,贝莱德是通过旗下BlackRockEquityIndex和BlackRockRussell1000IndexFund两支指数基金投资的。

而在瑞幸咖啡的招股书中,认购该公司股权的则为贝莱德旗下的私募基金BlackRock Private Opportunities Fund、BlackRock MD Private Oppotunitise Fund、BlackRock Inverwood Rrivate Opportunites Fund、BlackRock MSV Private Opportunities Foud。

也就是说,投资星巴克和瑞幸咖啡的是由贝莱德旗下不同的基金完成。

06.商业与文明

尽管瑞幸咖啡已经上市,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家公司已经安全着陆。虽然发展快速,但瑞幸咖啡依然绕不开巨大的亏损。

招股书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总净营收为4.785亿元人民币(7130万美元),净亏损5.518亿元人民币(约8221.8万美元)。

2018全年总净营收为8.407亿元人民币(1.253亿美元),净亏损16.19亿元人民币(2.413亿美元),其中市场营销费用为7.49亿人民币。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净亏损为人民币5637.1万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成立至今,瑞幸咖啡总共亏掉了22.268亿元人民币。

其招股书中关于风险预警中写到,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咖啡在中国28个城市经营了2370家门店,累计客户超过1680万人。但是,有限的经营历史可能无法反映未来的增长或财务业绩,瑞幸咖啡可能无法维持历史增长,并指出亏损还将持续,因为需要继续补贴用户和开拓市场。

此外,2017年6月16日至2017年12月31日、2018年12月31日、2019年3月31日三个月,瑞幸咖啡的经营活动净现金分别为9500万元人民币、13.107亿元人民币、6.276亿人民币。

继续经营的成本可能会减少现金,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继续做支撑,瑞幸咖啡的发展前景将会受到不利影响。

同时,受到多因素的影响,瑞幸咖啡的收入也许不会以预期速度增长,可能不足以抵销开支的增加,未来也无法保证最终能够达到预期的盈利能力。

凭借成熟的资本运作手法和强悍的业务打法,陆正耀在先后把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瑞幸咖啡送上市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上市型创业”的质疑。

商人逐利,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无论瑞幸成败与否,陆正耀和他的股东朋友们几乎都可以在不同阶段安全退出。

但在新的商业文明中,是否能通过创新精神改变和推动一个行业,带来巨大的社会价值,也应作为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而这一点,还等待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

(来源:腾讯深网 作者 相欣)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