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贝因美总经理3.5折回购公司股份 被质疑利益输送

来源: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2019-05-17 15:55

一直深受市场诟病的国产奶粉企业贝因美涉嫌向高管输送利益。

前晚,贝因美披露的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草案)显示,此次实施股权激励的骨干员工869人,认购公司去年底回购的2010.12万股股份。备受质疑的是,包括总经理包秀飞在内的6名高管,认购价格仅为2.42亿元,约为前日收盘价的38.69%,接近四折。

贝因美由谢宏一手创办,2011年登陆A股市场。上市初期,其经营业绩还能稳步增长,但从2014年开始雪崩,当年净利润只有0.69亿元,较上年的74.21亿元下降90.45%。2016年、2017年,公司接连巨亏,去年依靠政府补助、处置资产等才勉强扭亏为盈。不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依旧亏损2.17亿元。

让人不解的是,高管团队并没有改变,贝因美扣非净利依旧亏损,公司为何要借助员工股权激励大幅向高管输送利益。

近年来,贝因美研发投入大幅缩水,去年仅为0.16亿元,不及2011年公司上市首年1.63亿元的十分之一。

目前,在贝因美面临退市之际,恒天然伸出援助之手并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然而,因为合作未达预期,双方面临分手。这将对贝因美的奶源供应、股价产生冲击。

公开资料显示,贝因美高管曾经出现过走马灯式变动,渠道供应商长期流失,产品市占率下降。

此情此景,54岁的谢宏力推股权激励,真的能力挽狂澜吗?

总经理3.5折买股票

一份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引爆了市场针对贝因美的质疑。

5月15日,贝因美披露的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引发市场舆论。草案显示,此次员工持股计划参加对象不超过869人,其中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共计不超过6人,出资认购份额上限为177万份,获赠份额上限为176万份,占员工持股计划总份额的17.56%。主要骨干员工合计不超过863人,出资认购份额上限为11,998,440份,获赠份额上限为1,577,000份,占员工持股计划总份额的67.54%。预留份额2,995,799份(均为获赠份额),占员工持股计划总份额的14.90%。由此可见,主要骨干员工863名,获得股份占比为82.44%,人均0.096%,6名高管获得股份占比达17.57%,人均为2.93%。

此次员工持股计划股票来源为公司回购专用账户已回购的股份,回购时间为去年12月26日。公告显示,彼时,公司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回购股份数量2010.12万股,累计耗资9196.79万元(不含交易费用)。以此计算,回购股票平均成本约为4.58元/股。

此次股权激励的焦点在于参与员工持股计划骨干人员认购价格问题。根据草案,6名董监高回购成本价4.7元/股受让177万份,而以零价格受让(获赠股份)的股份为176万份。算下来,6名高管受让股份的平均价格为2.36元,参照前日盘价6.26元,相当于打了3.8折。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获赠股份最多的高管,公司总经理包秀飞,以4.7元/股价格受让100万份,获赠115万份,最终,其受让股份的价格2.19元/股,相当于打了3.5折。

另外863名骨干员工,获赠股份157.7万份,以4.7元/股受让股份1199.84万份,平均受让成本为4.15元/股,相当于打了6.6折。

将回购股份打折卖给骨干员工原本无可厚非,但打折幅度如此之大,贝因美难逃为高管输送利益之嫌。

有意思的是,目前,贝因美仍在积极回购股份。同在前天,公司披露了新一轮股权回购计划,拟出资不低于2.5亿元不超过5亿元采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回购价格不超过7.5元/股。回购的股份用于后期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股权激励计划。

去年扣非净利润亏损2.17亿

大肆动用公司资金回购股份廉价转卖给高管,而这些高管为公司所作贡献十分有限,且目前公司尚未真正摆脱亏损困境。

贝因美实控人为浙江台州人谢宏,其有着传奇经历。15岁上大学,被誉为神童,19岁当上大学教师。1992年,谢宏辞职下海,创立贝因美,1995年进军全国市场,2001年正式进军奶粉市场。此后,公司营业收入持续快速增长,长期占据国产婴幼儿奶粉市场前三甲和中国本土配方奶市场份额第一位置。尤其是上市前两年,其经营业绩出现爆发式增长。2009年、2010年,其营业收入为32.45亿元、40.28亿元,同比增幅为67.41%、24.13%,净利润为3.28亿元、4.22亿元,增幅为232.59%、28.86%。

2011年,贝因美闯关IPO实现在中小板挂牌,成为A股奶粉第一股。

上市初期,至少从公司披露的业绩数据上看,还算不错。2011年至2013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7.27亿元、53.54亿元、61.17亿元,增幅为17.34%、13.28%、14.24%。对应的净利润为4.37亿元、5.09亿元、7.2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48%、16.59%、41.54%。

净利润高达7.21亿元,这注定成为贝因美巅峰时刻,随即雪崩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7月,上市3个月,谢宏便辞去董事长一职,自此,董事长走马灯式变动。朱德宇接任谢宏不到一年辞职,黄晓强接任,其干了不到两年又辞职,接任的王振泰干的时间最长,从2014年2月一直到2018年初,直到去年谢宏复出。

王振泰担任董事长的4年间,经营业绩惨不忍睹。2014年至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连续4年下降,分别为50.49亿元、45.34亿元、27.64亿元、26.60亿元,净利润更为糟糕。2014年,净利润大降90.45%为0.69亿元,2015年至2017年,净利润为1.04亿元、-7.81亿元、-10.57亿元,扣非净利润从2014年至2017年持续下降,分别为0.51亿元、0.36亿元、-7.99亿元、-11.39亿元。

去年,贝因美成功实现了财务数据上的扭亏为盈,摘帽成功。不过,扭亏并非是自身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增强,而是靠非经常性损益,扣非净利润仍然亏损2.17亿元。去年,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有政府补助1.06亿元、厂区搬迁补偿收益7140.40万元、处置子公司收益4477.99万元、业绩承诺补偿收益2793.12万元,合计为2.5亿元。

备受关注的是,谢宏复出后,挖来的第一个人才是公司总经理包秀飞,去年7月才加入,年薪高达419.92万元,是谢宏年薪10倍有余。

研发投入仅占营收0.63%

贝因美未来持续盈利能力在哪里?去年,其研发投入仅占营业收入的0.64%。

业内人士称,2014年以来,贝因美业绩雪崩,除了受三聚氰胺事件冲击外,也与公司高管频繁变动、渠道商流失密切相关。渠道商脱离贝因美,导致其商品挤压,销售不畅。

贝因美的产品市场竞争力也将受到巨大挑战。近年来,贝因美大幅压缩研发方面投入。

2011年,上市第一年,公司研发投入为1.6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45%。2012年,研发费用降至1.50亿元,占比还有2.80%。从2013年开始,直到2017年,研发费用不到0.5亿元,去年,或为了扭亏目标,压缩至1559.81万元,仅占营业收入的0.63%,研发人员只有33人,较2017年的55人少了22人。与2011年相比,去年研发费用不及其十分之一。

目前来看,贝因美要想东山再起,用困难重重来形容并不为过。

除了上述涉及公司持续盈利能力的研发人员、费用大幅削减将危及产品竞争力、市占率外,随着公司第二大股东与其分手意愿日益强烈,公司将面临奶源供应问题。

2015年,贝因美面临生存和退市危机之际,迎来了恒天然注资并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并通过恒天然获得新西兰奶源供应。不过,条件是,恒天然通过贝因美的渠道销售自有品牌安满,以及成立合资公司收购达润工厂。

然而,目前,4年过去了,双方均宣称未达到预期,分手箭在弦上。一旦分手,恒天然或要求大股东回购股份、或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无论哪种途径,都将对公司产能产生不小影响。

此外,宣称耗资不低于2.5亿元不超过5亿元回购股份的贝因美自身资金并不充足。截至去年底,其货币资金为11.03亿元,而短期债务为11.59亿元,经营性负债超过经营性资产。

今年一季度,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0.53亿元,同比下降399.2%。

大肆动用公司资金回购股份廉价转卖给高管,而这些高管为公司所作贡献十分有限,且目前公司尚未真正摆脱亏损困境。去年,贝因美扣非净利润仍然亏损2.17亿元。

(来源: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