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永辉兵分两路:深耕超市,云创谋变

来源: 零售老板内参 杨亚飞 2019-04-28 08:29

4月25日傍晚,永辉超市接连发布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一季度财报。这家生鲜超市龙头没让人失望,向零售业交出了一份漂亮答卷: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705亿元,同比增长20.35%,创下了过去三年最高增幅。期内净利润实现14.8亿元。

2019年一季度更是称得上惊艳:单季营收高达222亿元,同比增长18.48%;实现净利润11.2亿元,同比增长50.28%。这一出色表现,为永辉2019年全年业绩,留下巨大想象空间。

从开店情况,可以更直观感受到它可怕的成长速度:2018年,新开业门店135家,已开业门店708家,覆盖全国24个省和直辖市;而时间到了2019年一季度,永辉更是一口气连开21家超市,93家Mini店。营收超越高鑫零售,只差临门一脚。

想必很多人有注意到,由于员工股权激励以及永辉云创业务投入原因,永辉2018年净利润一度波动性下滑18.52%。云创这笔投入究竟花的值不值,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但它原本不该是个问题。

从长期发展的角度考虑,将云创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后,永辉超市能更加专注在超市主业,继续合纵连横,做广做深。而作为永辉战略发展尤其关键的一环,云创的身段也变得更灵活,创新尝试由此将全面提速。

永辉双轮驱动:夯实超市,体外孵化云创

2018年业绩全面收官同时,永辉身上还发生了另外一个直接变化:一个是确立回归超市核心业务,将原云超一二集群合并管理,稳定有序扩大全国业务市场版图。

同时转让部分云创股权,将云创业务从主体中剥离出来,交由业务团队放手去干。

关键时间节点在2018年12月4日,彼时永辉超市审议通过《关于转让子公司永辉云创股权的议案》,将其持有的云创20%股权转让给张轩宁,股权转让完成后,张轩宁持有云创股权比例由9.6%增加至29.6%,成为云创控股股东。永辉超市持有永辉云创的股权降至26.6%。

云创的剥离消息一经发布,便立刻引发行业大量关注。因为由此标志着,云创正式由公司的控股子公司转为联营企业。

而在新零售普遍处于前期投入阶段环境下,脱离母体之后的云创,创新活力和潜能或被彻底释放,借助永辉超市面向全国市场的供应链资源和产业优势,云创未来大有可为。

永辉在规模扩大之后,全国性供应链资源运营能力有多强大,从毛利率方面可见一斑。2015年——2018年,永辉超市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9.83%、20.19%、20.84%、22.15%,稳定保持增长势头。而按地区来看,除新进第九区处于市场培育期,其余各个区2018年毛利率也清一色呈正向增长。

而现如今,永辉在零售行业中积累的产业优势,也将全面助力云创赛跑。

今年四月份,永辉超市副总裁张豪调入永辉云创,负责云创新零售供应链体系建设及永辉生活业务。

张豪在永辉征战多年,并在供应链领域有丰富经验,曾负责永辉云超二集群,并在一二集群合并后,分管永辉超市大供应链业务,是永辉管理层中最年轻的高管

张豪的调入,释放出一个明显信号在于,云创要加强大供应链建设,并为进一步扩张夯实基础。

如果说,创始人张轩宁对于云创的增持是一种基本表态,那么永辉集团对于云创在人力资源、供应链层面的全力支持,可以说是永辉对于云创发展前景坚定看好的有力佐证。坊间所谓“兄弟分家”的传言,也不攻自破。

“永辉云创的独立,是为了更好地做业态和模式创新。这只是一次新的分工,不存在分家的问题。”张轩宁近期在一场公开演讲中表示,云创自诞生起,就是针对to B业务,云创所扮演的角色一以贯之,“就是不断地去发现新赛道”。

永辉超市创始人、CEO张轩宁

张轩松也曾在股东大会上澄清,和张轩宁并无任何矛盾。此外,张轩宁和轩松已解除一致行动协议,目前永辉超市无实际控制人,这可以说从根本上排除了同业竞争的可能。从整体视角看待永辉集团和云创的双向发展,更应是一个基本常识。

而在数字化零售时代浪潮下,探索中的云创,已经为永辉超市输出更高效的零售实验成果,以及基于传统零售企业体系,用最低成本进行零售创新试错。并从商业模式、客群定位、业态互补层面,与传统模式进行双向互补。云创的创新潜力有多大,永辉超市的护城河就有多宽。

孵化四年,云创稳步小跑

单独来看永辉云创,在孵化和快步迭代四年之后,业态和赛道已经基本梳理清晰:超级物种定位于品质生鲜食材体验店,面向新中产消费群体及家庭;永辉生活定位社区生鲜+零售便利店,并根据不同商圈属性,因地制宜推出相应店型。而主推到家业务的生鲜前置仓模式,永辉生活卫星仓,则在区域市场布局扩张。

经过过去一年全面发力,在“三驾马车”带领下,永辉云创旗下多业态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成都、重庆、南京、杭州等10多个全国核心城市,以超过500家总体门店数,居于新零售领域第一水平。

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超级物种已在全国布局80余家,永辉生活460余家,永辉生活到家卫星仓已在福州、厦门、上海等地开仓30余家,仅福州地区就有20余家,新零售转型探索取得先发优势,并进一步甩开与赛道内选手的距离。

有不少业内人士,会习惯将超级物种与阿里巴巴旗下盒马鲜生做比较。同样聚焦零售创新业态,两家公司正面“掰手腕”似乎无可避免,包括盒马鲜生CEO侯毅也曾公开表态,视永辉为潜在最大对手。但本质来看,超级物种与盒马鲜生两大业态,有着迥异定位。

不同于盒马鲜生会员制生鲜超市核心定位,超级物种更侧重通过优质生鲜市场品类,打开并占据用户心智,以更好满足中产对于高品质食材及商品需求。背后的产生基础,是永辉过去18年生鲜营运经验的生鲜供应链能力。并且根据机场、写字楼、购物中心等不同商圈场景,店型也不尽相同,因地制宜、因人而异,来满足消费者需求。

云创旗下零售创新业态超级物种,鲑鱼工坊区

据一位接近永辉云创的人士表示,超级物种单城市模型正在成型,盈利门店占比也呈环比上升趋势。

与之相似,云创另外两大业态成绩同样不俗:据零售老板内参了解,永辉生活目前已拥有社区店、CBD店等多个形态,日均营业额超过行业平均水平2倍以上;永辉生活到家卫星仓则走出福州,已向厦门、上海等扩张,发展稳健。

协作为前提,云创打样数字化标杆

延续永辉超市,优质生鲜食材也是云创最大特色,但生鲜产品非标品、高损耗特性,决定了零售营运经验、资源积累有着极高准入门槛。坎坷中前行的中国生鲜电商市场,即便连年烧钱不断,也未能解决长期盈利难题。

终归而言,零售的本质还是需要回归到“生意”上来,决定这个“生意”的关键,就是供应链成本效率。但供应链建设又不单单指上游源头端资源,而是包含商品源头、仓储物流、(冷链)配送、前端营运等一系列的流程管理,这里面既需要有资源整合能力,也需要有深厚的营运实操经验。这也在困扰目前做生鲜新零售的绝大多数企业。

而对永辉云创来说,背靠永辉超市多年的生鲜供应链积累,无疑让它站在了更高的起点和资源能力之上。目前的云创,已逐渐形成符合自身小业态特点的新零售专业供应链,能够更高效、灵活、低成本地支持前端业务的个性化需求。

永辉云创之所以能取得一定先发优势,除了既有的供应链、成熟零售产业基础设施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对于数字化升级的高度拥抱和融合。这是一项战略级目标,不止要进行门店前端改造,还要往中后台延伸,将数字化应用到门店选址、智能选品、商品供应链等全链路。

具体来说,通过与腾讯等战略合作伙伴在微信支付、腾讯云、大数据、小程序、社交广告等智慧零售工具进行全面落地,以及试点打造智慧零售标杆店,深度应用前沿工具,为后续规模复制做前期铺垫和测试。

实际效果方面,通过与腾讯智慧零售团队深度协同,永辉到家福州用户新增数、客单价、单仓日均单量都在稳步提升。

此外,与杉树科技合作智能选址,上海总体模型准确率高达84%;智能选品试点门店销售额提升18%;与腾讯合作社群运营,社交方式链接会员用户;永辉生活APP数字化会员超过1500万。

而伴随着腾讯在产业互联网侧投入发力,预计云创也将成为腾讯落地最新数字化应用的最佳选择,并实现快速提效,助力业态模型成熟度进一步提高。

迈过野蛮生长的2018年,永辉云创如今显然已经驶入稳定发展轨道,蓄力更精细化的经营和稳步发展。永辉云创,将不仅作为永辉超市创新的先遣部队,也为零售业转型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参照系。但零售业创新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比起美好愿景,更应关注严峻挑战和可能的失败。眼下唯一一个可以确定的是,零售业有创新,才有未来可言。

(来源:零售老板内参 杨亚飞)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