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996”工作制折射企业发展变局

来源: 第一财经 王德培 2019-04-15 10:15

如今“996”话题再次发酵,并非偶然,这背后折射的是中国企业在百年一遇大变局、时代性多重拐点叠加下的焦虑。

“996”争议里的那些“花絮”

“996”这个话题因为马云、刘强东等大佬的加入而变得更富有争议,进一步发酵。

这个话题最初源于一名互联网程序员在GitHub社区上建立了一个“996.icu”(即工作996,生病ICU)的项目,披露部分互联网公司“996”工作制现象,大量“996工作者”涌入并控诉,并上了热搜。

所谓“996”工作制,即每天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

对于这个热门话题,马云在内部交流时表示,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不付出超人的努力和时间,凭什么成功?

此番内部讲话一经发布,立刻引爆网络。

有网友扒出马云几年前接受采访时的言论,当时马云一脸真诚地说:“如有来生的话,自己会选择回归家庭。”他还说自己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创立阿里巴巴,因此在网络上被人称为“悔创阿里杰克马”。怎么转眼就变成了“我没有后悔12x12”?

因此,有网友调侃马云是影帝,一定认真研究过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名著《演员的自我修养》,今后的目标是冲击奥斯卡了。

随后,马云再次发文回应争议,称“不为996辩护,但向奋斗者致敬!”对此,网友依然不买账,直指马云以奋斗的说辞掩盖了996的危害。

在马云内部讲话以后,刘强东发文《地板闹钟的故事》,并提出“8116+8”(周一到周六6天,从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再加上周日工作8个小时),进一步搅热“996”话题。

在文中,刘强东称自己刚开始做电商的时候整整四年每天都睡在办公室,在这时间内作为京东的一号客服,为了保证24小时服务,其把闹钟设定为2小时后响铃,从来没有连续睡眠两个小时以上。

并由此延伸到京东最近的裁员问题,称京东近四五年没有实施末位淘汰制,“人员急剧膨胀,发号施令的人愈来愈多,干活的人愈来愈少,混日子的人更是快速增多!并宣称“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以此来回应京东砍掉了快递员的底薪。

网友立刻扒出此前刘强东亲切地称这些快递员为兄弟,而且声称“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兄弟”。

不奋斗?没福气?

不过,也有人提出疑问,为什么马云说了大实话,还是被骂?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先看看中国职场人的工作状况。

今年3月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4.9小时。

但对于这个数据,很多网友表示与实际工作时间严重不符。

因为加班文化在国内一直非常盛行,特别是在一些互联网科技公司中,“996”更是一种普遍现象。加班甚至已经成了北上广深不少企业的“标配”。

2018年12月份,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内蒙古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内蒙古大学中国时间利用调查与研究中心共同发布的《时间都去哪儿了?中国时间利用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与14个主要国家相比,2017年中国有酬劳动时长排名第一,中国劳动者超时工作相当普遍,超时工作率高达42.2%,比排名最后的意大利高出125%。“白+黑”、“5+2”的工作模式是潜规则。

实际上,其他的调查数据也表明,中国是个“加班大国”。

瑞银集团的调查显示,在每周工作时间最短的国家和地区中,即便是排在第17位的伦敦,也只有33.46小时。就是拿统计局那个让很多人不服的“44.9小时”来比较,中国人一周也要多工作10多个小时。

另据相关媒体统计,中国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阿里巴巴仅排名第三。在2016年的数据中,华为员工加班时间最多且最晚,平均在晚上9点57分下班,加班时间3.96小时;腾讯位居第二,平均在晚上9点55分下班,加班时间3.92小时。

而滴滴发布的《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京东以23点16分的平均下班时间,成为中国最“狠”公司冠军。

其实,不少员工不仅加班,哪怕休假都还在工作中。蚂蜂窝旅行网发布的《中国上班族旅行方式研究报告2017》指出,88%的白领都需要在旅行中处理工作。

企业发展面临变局

事实上,对于996,就像有网友评论所讲的,吐糟完996,该加的班,一分钟都不会少!还有人自嘲是007。

而对于996的争议,其实早在今年年初就已经上演了一波。

当时,杭州电商公司有赞在公司年会宣布未来执行996工作制,引发一些员工不满,成为一个争议性话题,但影响范围较小,很快就淹没在信息海洋里。

如今996话题再次发酵,并非偶然,这背后折射的是中国企业在百年一遇大变局、时代性多重拐点叠加下的焦虑。

过去40年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激情燃烧、遍地黄金的年代,从政策、制度、人口红利到科技红利,一波波企业前赴后继创造一个又一个传奇。

然而,当经济全球化退潮,去产能以及相应的红利消退,原来的机遇与制度空间被急剧压缩。

不但传统企业在下压经济增长空间的6+1变量(去产能、去商能、环保风暴、第四次金融风暴、贸易摩擦、制度红利高峰期已过以及政策波动)作用下,发展面临瓶颈,即便是此前意气风发的互联网企业,也在形势的演变下,日子大不如前。去年以来,一众互联网企业的裁员、组织架构调整,都是形势演变的结果。

问题是,在遭遇形势变化的冲击,面临发展瓶颈、困境之时,企业要如何处之?

重建企业能量场

形势的变化让企业已经站到了二次创业的拐点,换言之,企业组织面临再造。能否兑现企业再造是决定企业破局与否的根本。

而企业再造的基础是重新建构企业的能量场, 用以前的一句流行语概括来说,就是“清除负能量,点燃正能量,引爆小宇宙”。显然,这不是简单要求员工996就能够做得到的。

首先,企业家自身率先传递积极能量。

从某种意义而言,当下做企业更多的是做心态、拼心智。企业家人格上的优点、力量与魅力凸显出来,成为企业凝聚人、鼓舞人的积极能量。

其次,企业家传递积极能量在于唤醒员工的存在感与价值感,保持忠诚度,积聚更大能量。

一个具有积极能量的人不仅本身能更容易不断成功并为企业创造价值,而且还对周围的人施以正面的影响和感染,因此,汇聚众多员工的积极能量,才是企业真正的活水源头。

除了汇聚人的积极能量,企业能量的提升更离不开机制创新。

在一定程度上,保持成长的企业都是创新性的企业。业务模式和管理模式的创新,都将激发积极能量,成为驱动企业变革、增加企业黏性的主要途径。这比要求员工996更能发挥实效、创造奇迹。

(来源:第一财经 王德培)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