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搜索过千万 肯德基喜茶都加入 2019青团大战谁是赢家?

来源: 餐饮老板内参 小鸭子 2019-04-07 16:44

无黄牛,不网红。

自2016年杏花楼推出咸蛋黄肉松青团起,青团排队业务便被正式纳入黄牛的全年工作计划,接头暗号为:青团要伐?

据悉,去年顶级黄牛可靠此月入8千,而今年的青团大战已经进入尾声,战况如何?我们一起来看。

流心爆珠、小龙虾、酸菜鱼、鸡丝培根、乳酸菌……这些奇葩口味青团,是今年青团大战的新主角。

从传统的豆沙、莲蓉馅到现在,爆红短短3年,青团就已演变出几十种口味,甚至变身为黄团、粉团,可谓是社会主义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都能搬。

根据淘宝统计的数据,今年的奇葩口味中,最受欢迎的是香辣小龙虾青团,鸡丝奶油、流沙爆珠、乳酸菌也挤入榜单,成为 top4的一员。

除上述的青团大户外,肯德基、喜茶等也推出了青团产品蹭热点。

肯德基青团售价28元/4个,咸蛋黄肉松口味,而喜茶同样推出了咸蛋黄肉松口味——只不过是以冰淇淋的形式,撒上肉松,在全国范围内限时销售两天(4.4~4.5),而一甜一咸两种口味的青团包,则会在清明后,成为东南地区的常驻。

再看消费者这边,上海人民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大排队,而黄牛也迎来了工作量的饱和——据悉,杏花楼蛋黄肉松每盒售价仍保持50块/盒不变,排队高峰队伍长度超过50米,10点半开始售卖,早上5、6点便有人去排队,如果从黄牛手上购买,则需要为每一盒加价10~50块不等。

宏观来看,参考百度指数,青团的热度又一次超越去年,呈现上涨的趋势,并已经在这两天达到了今年的峰值。

声量有了,销量如何?

雷声很大,雨点怎么样?

先看上海地区,清明这一周,杏花楼日均销售的咸蛋黄肉松青团超过了1万盒,新推出的鸡丝培根每天也有5000盒。为了让产品触达更多消费者,杏花楼采取了限购措施,每种口味每人限购4盒。

另一家老字号王家沙的青团,从今年正月初五便上架了青团,每盒六个,价格在30~48元不等,清明附近这一周,每天可卖出18万只。

在北京,青团也大受欢迎。

一口气推出8个口味的盒马鲜生,给出了这样的数据:进入青团销售季后,最高每天卖出一万个,越接近清明节,销量越高,甚至有一周出现了近五倍的增长。其中的爆品为流心爆珠,占到销量的一半,于是线下店不得不进行限购:周末每人限买一盒。

而主打北京传统小吃的护国寺小吃店,也感受到了青团的火热——起源店的王经理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透露,店里的青团当天烹制,当天销售,每天的销量近2000个,比去年同期差不多翻了一番。

盒马工坊负责人张千接受浙江商网报道时则表示:“如今卖到西北、西南、两广等地,受欢迎程度远超想象和预估,一天卖出三天的量,走出江浙沪包邮区后,青团相比去年同期销售量翻番。”

目前,不只是馅心、原料跟不上,连“青团”最重要的原材料麦青汁,实际所需量也是供应量的5倍,“今年冬天会提前承包麦苗地,为来年的麦青汁提前做好储备。”

根据淘宝发布的青团大数据,青团这种来自江浙一带的节气食物,已经走出包邮区,攻占了北、上、广及以成都、武汉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下一步便是西向山海关,北向黑龙江——俄罗斯人吃青团,指日可待。

凭什么是青团?

青团到底是什么?笼统地说,只要是以艾草汁(也有地区用其它绿色菜)混合糯米做皮,里面包裹上馅料,都可以被认作是青团。

短短3年,青团从声量、销量都呈现出了指数增长,并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还将持续增长——为什么是它,这个小小的团子,到底凭什么?

1. 群众基础好

如果你仔细想想,便能明白青团在中国拥有多么庞大的群众基础。

艾草分布广泛,除干旱与高寒地区外,你几乎可以在全国各地找到它——由此,它也出现在全国人民的食谱中,只是名称不同,结构与做法大同小异。

浙江的艾青果,奉化的米鸭蛋,湖州的清明果,四川的草粑粑 ,客家的艾米果,福建的秋菊果、包糍,湖南的篙菜粑粑,其实都可以被归入大青团家族的范畴——也就是说,对于全国大部分地区的人而言,青团并不算是新东西,接受度极高。

2. 赏味期短

赏味期段,是青团一个很重要的特征。

用于做青团的艾草只在每年春季生长,清明节后不久便不能再食用,因而自带了限量版基因,更方便的是,消费者因为习俗等文化原因,几乎是天然就明白青团有时效性,从而自我植入了“错过就要等明年了!立刻剁手!”的念头。

我们常说品牌是什么,品牌其实是一种本能反射,比如想到海底捞,就想到服务好。从这个意义上说,青团可以说是一种天生自成品牌的食物。

3. 包容度高

再看青团本身,皮并没有强烈的气味或味道,吃起来仅有些淡淡的苦味,就如包子、饺子等食物一样,包容度极高,为馅料的创新留足了空间,而新奇馅料的出现,则很容易引发话题度,点燃市场——其实青团的进京史,已经超过了6年,直到新口味的出现,才开始爆发。

“去年热出的青团试卖过,发现北京人民对于新事物的接受度非常高,当时的腌笃鲜青团一下子就卖断货了”,盒马工坊餐饮研发负责人黄海飞向《中国商报》介绍,“北方人并不是不能喜欢青团,他们只是需要更加‘新奇特’口感的美食。”

结语

目前看来,与其说青团是一场大战,不如说它是一场狂欢:节日性非常显著,市场处于高速增长期,大品牌并没有交战的意识,单看餐饮行业,更多的老板还是将它当做一种刺激消费者的手段。

在小红书、抖音、微博等等平台上,青团的话题度和讨论量都极高,一个有趣的发现是,相对于青团本身,“青团吃甜还是吃咸”拥有更高的热度——由此看来,在来年的青团狂欢中,如果你想借此来刺激消费者,那么最好让他们吵起来。

(来源:餐饮老板内参 小鸭子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