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天虹、林清轩、森马、音米等是如何提升时尚客群的服务力?

来源: 联商网 2019-03-21 17:55

联商网消息:3月21日,为期两天的2019联商网大会在杭州雷迪森铂丽大饭店隆重启幕。有零售便有服务,服务是永恒的话题。让零售更有温度,让消费更从容,大会以“新消费·心服务”为主题,探讨零售服务的真谛和未来张力。

在本次大会上, 主持人红杉资本中国投资合伙人苏凯联合对话嘉宾天虹股份副总经理侯毅、林清轩合伙人王积稳、森马购物中心渠道负责人丰振、音米眼镜创始人李明、垂衣创始人陈曦为大家带来了一场精彩的高管对话。

主持人苏凯:今天我们对话的主题是叫时尚客群的服务能力提升,时尚多年来一致是商业从业者追求梦想的境界,如何让自己更时尚,如何让自己的门店更时尚,如何客人更时尚。

而市场上的持续竞争发展升级,我们往往也会面临一个两难的抉择,我们希望能够更时尚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就脱离群众路线,就变成非常小众。如果说是非常小众的话,时尚是不是等于标新立异,时尚是不是等于曲高和寡?时尚是不是又意味着我只能做小众,无法成为一家足够大的公司。如何在时尚和规模之间找到良好的平衡点?形成既是有量,又有亮的组合呢,我非常希望这几位非常优秀创业者和管理者,能够在接下来40分钟的讨论和碰撞里面,给大家一些启迪,也给我们彼此一些启发。

今天的对话嘉宾基本上涵盖面也很广,有从百货购物中心出发做得多元化业态,有一枝独秀的民族化妆品,也有服装品牌多渠道全线开发,还有眼镜品牌。

我第一个问题要问一下天虹的侯总,天虹在线下百货和购物中心集团里面是非常有特点的一家公司,他从来不是新概念最激进的用户者,但是它却一直在脚踏实地默默的改变,每一次创新的拥抱也都非常地务实,也作出了一些亮点。

从原有百货和购物中心占销售业绩主要份额业态,接着演化出来红领巾到家等这些服务,但是因为新生事物有更高的不确定性,它的利润贡献相对也是比较低的,并且它会制造更多的工作困难。那么在组织里面我们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对待创新?

天虹内部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氛围和目前对这两种不同的模式和思潮的思考,是包容呢?还是一视同仁呢?怎样看待创新和原有存量之间的业务关系。

侯毅:天虹在百货业态的转型和数字化体验中也做了非常多的尝试,关于怎么在组织中推动变革,天虹的做法,第一,任何一个大的变革肯定是高层对未来方向的把握和判断,这也是非常重要的。高层的推动是本身变革非常大的一个支持,同时也会在一场变革,包括我们在推数字化,推红领巾的时候,我们会自上而下要去宣讲,要达成共识。

同时我们也会通过关键KPI指标来进行约束,所以就会保证在公司推动这种变革过程中有一套非常好的体系。

天虹也是一个执行力非常强的组织,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能够非常好的去保证变革的方向,而且能执行到位,这是天虹的特长。在变革过程中,我们也做过很多的尝试,也会有一些新业务之间,可能会产生一些亏损,我们要通过高层对一些新业务及时判断,是不是符合趋势,是不是可以去做培养,有的业务会需要及时叫停止损的。所以其实我们并没有因为去发展新业务,而忽视了老业务。

我们也看到天虹2018年业绩表现也非常好,其实这也是因为持续地在老业务上进行变革与升级的原因。因为新业务的发展必须基于老业务有持续盈利能力情况下,你才能持续创新,我们是这样去平衡这个关系的。

主持人苏凯:谢谢侯总,接下来我的问题可能会有一点尖锐,我刚刚从您的沟通里面反复听到经常出现一个词就是高层,可以听出来从董事长到高层对创新的渴望和推动力度非常地强烈。那么我们怎么样能够覆盖来自于基层和前线甚至级别不高的年轻员工的创意,能够即使在日常工作中被囊括或者被发现,而不是全部都要等董事长来推荐这个事情。

就像我们的知道谷歌(产品),就是几个非常普通的工程师在打台球的时候偶然的想法,写在墙上,创造一个伟大的产品。抗美援朝的时候发现志愿军七天策略的赵门,他是一个非常低级别的军官,而不是一个将军。

那么除了高层考虑以外,我们怎么样把自己的创新捕捉雷达能够部署大企业每一个城市,鼓励基层员工的创新,天虹有没有这样的机制或者文化氛围去保证这个事情发生呢?

侯毅:因为我刚才讲的是比较大的,像公司大的数字化的变革,但是其实天虹有一个非常好的机制,一个是企业文化里面有支持分享和创新,同时我们有一个商学院,我们每年会启动所有变革创新的项目,小到每个柜台的班组或者到一个点上都允许,这里面的层次就是由大到小的,我们在整个创新过程中进行管理和识别,到年底的时候会有一个创新大赛去评比这些。

其实你说得非常对,尤其零售,我们是6万多人在坚守前端,对市场的一种反应,一定不是说高层能够作出这样的反应和创新的,所以天虹有一套系统,由商学院来主导的管理创新的推动是全员参与的,跨部门的任务团队一旦有一些点上发现问题,我们就会有一个跨部门的团队去打攻坚战实现它。

主持人苏凯:非常好,高手在民间,让前线呼叫炮火,让基层员工能够发声,并且认真的倾听他们往往听起来有些不靠谱的事情,但这也是企业广开言路,创新来源一个重要的来源,天虹这方面有非常好的机制,大家可以多交流。

第二个问题请教一下森马的丰振总,刚才我们听到森马在拓点的时候,规模已经非常庞大,渠道已经越来越下沉,因为这么大的规模不可能全部是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可能是二线城市,三线城市,甚至四五城市都要布局。那么对于时尚来讲是不是也存在时尚产品也在快速下沉,一线城市跟一线城市的时尚度,中间的时间窗口期越来越缩短,有没有存在这样的情况?从森马日常经营中,你对这个东西有什么看法和总结,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丰振:大家都讲服装可能是走时尚的前沿,我们最早开大店的时候,温州五马街这个店也有四五千方,在广州的北京路有六千方。单店零售最高今年要突破1个亿,在北上广深这样大的城市,其实森马产品的开发非常宽,单店SKU可以超过1500个。

但是在三四线,这两年的确商业在下沉,我们每一年公司校招生基本上超过100多,但是武汉也好,西安也好,郑州也好,所有的人是直接回流的。

现在其实二三线在抢一些人口,包括上海也好,北京也好,杭州也好,二三线下沉的人,所有大城市的生活成本非常高,我们希望顾客到二三线生活,回到自己的老家,回答自己熟悉的城市。

大家看到商业地产,最早应该是万达下沉第一个县级市是江苏宜兴,它是唯一的县级市,但是这两年很多大的开发商,不光是万达,甚至很多国企央企也是下沉到二三线。

现在不光是零售行业,商业地产在二三线开发的重比也已经达到30-40%,在2016年之前新开发的购物中心,一二线至少要占一半以上。森马在三四线或者二三线可以说是起家的,也算是农村包围城市了,在一二线我们比较弱,但在2016年进驻购物中心以后,在一二线也是开了很大的购物中心次主力店。

截止到2018年年底,跟万达已经突破将近100家,其中有70家是次主力店(800方以上),全渠道开了500家,更多我们在TOP50的城市会占到55%的重点店铺。虽然说渠道下沉,但是三四线城市,不管是销售度也好,时尚度也好,肯定没有一二线那么高。

我们SKU非常宽,在三四线也会有组合,新一线城市基本上都是我们公司直营,我们所有的产品,包括售卖度,快反,时尚度高的会在一线这边售卖,售卖以后推广大省会或者核心地级市。从2018年数据来看,三四线城市,他们的时尚度不比一线城市低。

主持人苏凯:就是说原来有些最潮的商品在一线城市卖完,然后逐年往三四线城市,但现在从品牌的感觉,是不是说第一天就全部都一样了,还是有些差异,或者是差异在缩小?

丰振:差异以前是非常大的,现在越来越小了,因为三四线城市在挑一些东西的时候,其实追求的时尚度跟一线城市时尚度几乎重叠了。包括刚刚讲的超级导购也好,还是现在做得CRM也好,基本上这个平台对三四线,一二线是统一的。

主持人苏凯:好的,我们谈了线下品牌以后,我想问一下陈曦,你是一个电商服务平台,你这个数据会更直接吗?到底你的客人最多是来自于什么样的年龄段,什么样的职业,什么样级别的城市,我想大家很有兴趣知道的。

陈曦:其实我们的用户是有两个类型,他们刚好就分布一二线城市和三四五线城市,但这两部分的用户需求非常不一样。

主持人苏凯:你刚才说客户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都有,比例是多少?

陈曦:各一半。

主持人苏凯:这个让我们很奇怪,我们理想中一二线城市应该占比高一点。

陈曦:我可以讲一下为什么,就是因为大部分品牌或者渠道其实是先有一个我是什么定位,接下来你看我是否符合你的要求然后做匹配的,等于是用户去挑选你。

但垂衣是这样的,我们有什么商品,我们的定位价位是什么,我们其实也没有给用户看,我们主要是想挖掘,你是否属于不愿意自己去买衣服的人,我们只判断这个。这时候来的用户就有很多种,因为一二线也有这样的人,三四线也有这样的人,但是他们真正在垂衣的时候,他们的需求不完全一样。一二线城市满足更多是时间非常稀缺,所以这时候我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的能力把所有衣服都买到,这时候垂衣是否可以帮助我精准去找到适合我的风格,这是一二线城市人的需求。

但是到三四线就很有意思了,现在有大量内容平台的崛起,知乎、抖音等等,会导致这些用户真正在审美和欲望上,其实和一二线城市很像了,但是他们线下零售基础设施是差一些的,所以导致他有需求有欲望被启蒙了,但是他没有自己的方法论,就是解决不了自己挑选品牌的需求。衣服和电子产品还不一样,电子产品看了参数就觉得这是我要的,但是衣服把所有参数告诉你,你还是不知道适不适合自己,我们等于把店开在他家里。

这两类型人诉求不完全一样,从年龄分布的角度来看,一二线城市的年龄会再高一点,可是二三七八岁左右,三四线人群可能25岁左右,这也挺好理解的,25岁可能刚好处于你从学校到职场,你的穿衣风格有着巨大的变化,但这时候你还没有积累自己的方法论,所以我们来帮你。

主持人苏凯:你刚刚讲三四线城市需求是他的眼光上去了,但是旁边店商品不能满足要求,他就透过电商渠道来满足个性化更时尚的追求?

陈曦:对。因为本质上线下门店是一个物理空间的划分,但是现在对于大多数来讲,线上生活其实比线下生活要更丰富。那这个时候其实如果线上有内容上的愿望,同时又有物流可达,这时候其实就是完成零售的最后一环。

主持人苏凯:如果这个结论出来的话,我们很多在二三四线城市开商业的伙伴,应该更大胆去引进更时尚的商品,你们的客人已经在出逃了,慢慢都被陈曦挖走了。

陈曦:我这里可以补一下,其实在三四线城市,开店确实有一个难点,在于他们需求虽然在上升,但是不足够相似,还是分散。所以导致如果你真的开一间店,你还是不知道这家店铺物理空间辐射的用户,究竟能不能满足我的坪效需求。

主持人苏凯:物联网有天生的低成本收集躲在各个角落客户的能力,所以说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点。

下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林清轩的王总,我们曾经形成的观念,时尚往往跟进口是有某程度的等号,进口是时尚的,流行都是老外在引导的,我们是中国人去复制流行,最早看米老鼠、唐老鸭的时候,我们就想有迪士尼的文具盒。看了我的野蛮女友就是韩潮来席,全部都是白衬衫,裤子。但自从李宁以中国李宁的气概走上时尚周T台以后,国人为之一奋。是不是说中国经济的崛起,文化的自信对于时尚产业的潮流也是一种支撑?

而林清轩作为一个国产化妆品的品牌代表,你们也面临四大名品的竞争和压力。这个时候我看到你们的步伐是敢于向他们亮剑,敢于跟他们抢位置,敢于做更多客人互动,就是从这方面您是怎么样理解,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王积稳:我们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中国品牌尤其在化妆品业,中国业绩一直是处于非常弱势一个环境,尤其你看到早期很多进口化妆品几乎席卷整个中国的市场。但是这两年你会看到其实中国品牌化装品牌不断崛起,现在中国品牌在整个中国市场占有率达到30%,这个代表了中国本身的崛起。

主持人苏凯:这30%是不是基本上在中低端市场?

王积稳:不全然是,因为在过去高端的都是进口化妆品,作为林清轩早期确实也是有这样的困境。在2015年、2016年的时候,确实我们的客单价就一两百块,这跟现在的普通国内化妆品是价格是一样的。

但是林清轩看到中国消费升级,所以我们已经开始做一些品牌布局和定位,开始走向高端,2015年、2016年林清轩客单价是多少?一百多,三月份的林清轩客单价是多少?线上577,线下1430块钱。这个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讲也是一种努力的过程,我们看到了一种希望。

因为林清轩应该是在化妆品唯一做品牌定位的一个化妆品公司,因为我们一直相信中国一定会崛起,是可以跟世界化妆品做竞争的。尤其林清轩是很特殊的品牌,因为山茶花是在中国特有的东西,我们如果说做跟国外一样的东西,其实外国人很难买你的东西。

最近很多国外去旅行,到国外参加一些会议的时候,很多国外的人看到山茶花是这样很特别的东西,包括日本的商场,包括法国的商场都我们邀请去。未来走向国际是林清轩很重要的一步。

主持人苏凯:但是这个特有东西不代表是时尚,我们去的时候会买一个印第安人的羽毛短裤回来,不代表是时尚商品,这个您是怎么去诠释林清轩能够成为中国品牌,并且成为带有时尚的高度品牌?

王积稳:时尚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是时尚的,因为每个人都爱美。只是如果我们定义做时尚,比如说侯总看起来很时尚,别人不一定这样认为,可是我们内心都有要追求时尚的感觉。所以我认为时尚是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只是每一个人的那把尺子不一样。

其实现在开始化妆的人越来越多。你会发觉一个问题,化妆久的之后,你的皮肤状况越来越糟糕。早期很多伪劣的化妆品加了很多东西,导致很多皮肤真的很糟糕。所以林清轩不只是在山茶花这样一个品类上面做定义,也是在功能上面就是要修复,修复你的皮肤。当你的皮肤健康的时候,其实你自然散发的光彩那本身就是一种时尚。

主持人苏凯:从你们的研发和技术实力看,和进口一线化妆品相比觉得是越来越相近了,还是已经旗鼓相当了呢,或者有一定的差距?

王积稳:我自己是很自信说我们超越了雅诗兰黛。林清轩从原料开始在农场种植自己的原料,然后自己生产,自己销售,中间每个环节都全部要自己掌控。我们在天猫客户评价,林清轩的客户好评率是高于雅诗兰黛的,林清轩复购率单品润肤业为什么可以做到40%?因为我们客户复购率很高。为什么我们客单可以做到那么高?因为客户的复购率高,客户的忠诚度高,因为他看到了效果。

主持人苏凯:从实际经营中,消费者会不会对于国产品牌给进口品牌一样的溢价,还是说他认为国产品牌的时尚度低,价格就应该比进口品低?还是这个现象已经越来越淡薄了,实际怎么样?

王积稳:其实你说到了很多人对我们的质疑,因为林清轩做了新零售,但我们基本上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企业。我们常常像农夫一样,自己的农场种植的东西生产加工自己就卖了,中间没有任何环节,没有经销商,也没有各种渠道去铺货,我们全部自己来。以前我们一直很低调,直到我们做定位开始突出,开始做新零售的时候很多人来拜访我们。他们就提出了这个问题,你凭什么跟国际品牌竞争?凭什么一瓶山茶花油要比雅诗兰黛雅的小棕瓶要贵7块钱,你的底气在哪里?其实我们自己有时候在这过程里头,我们也在想为什么?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问题,我必须要坦白讲。我们成本因为这样做是非常高了,一颗山茶花树5年才能结果,一颗山茶花树只能生产7瓶油,所以是非常珍惜的东西,成本就那里。

我们看到客户的认同,即便我们早期山茶花没有推的时候是377块钱,后来提升了60%几的售价到597,甚至未来会推到1500块钱的修复系列要出来,我们为什么有这样的底气?其实我们一直觉得中国的化妆品一定会崛起,当然走这条路是所有化妆品业人不看好我们可以往高端走,但是事实证明我们走这路达到了这个节点。

主持人苏凯:侯总,你们会不会把雅诗兰黛的位置拿掉让给山茶花,扶植民族品牌?

侯毅:因为我们天虹有社区店型比较多,所以跟他们现在也在做,都会是比较好的位置。

主持人苏凯:渠道的支持和品牌的自信会给消费者更多的信心和服务水平。

王积稳:我补充一点,刚刚这个问题我说很难,我讲一个点,在消费升级的时候确实有些状况,当我可能一个月只赚5000块钱的时候,哪天我赚到1万块的时候,我可能会开始想说,我的消费要升级,我要开始选择高端护肤品的时候,我告诉你,她真的会选择进口品牌,她绝对不会选择本土品牌,因为她以前就用本土品牌,为什么现在有钱了还要选择国产品牌。可是你又看到,她本来就有钱,一个很时尚,甚至高消费力的一些消费阶层,基本深忠诚度是很低的。可能在她的化妆台上面有五六种品牌,可是你会发觉很多品牌对她来讲,好像看不到效果。

我用了雅诗兰黛之后,效果没有特别感觉,那我来试试兰蔻,因为她本来就是用国际品牌的,可是有一天我们透过营销,她说我来试试看这一瓶油,我们发觉她用了之后,这个东西跟她是不冲突的。事实上我们也有客户访问,为什么买我们不买雅诗兰黛?她说我已经就有了,为什么还要买它呢?而且我们发现这些转移的过程里面都是进口品牌的,只有30%是从佰草集等本土品牌转换过来的,我们的转换率70%是来自于国际品牌。因为高端客层就不在乎钱,她觉得有新的东西就愿意尝试,这也给我们一些中国品牌走高端,追求高质量的品牌一种机会。

主持人苏凯:下一个问题问一下李明,你的生意,我觉得跟刚才几位谈的国产品牌概念也有一点点交集,你说让中国人最适合的时尚。我们把眼镜从一个功能商品做成一个时尚商品,并且我们还要从里面切出一块,更适合中国人时尚来区别,你怎么样去诠释叫做更适合中国人的眼镜和适合中国人的眼镜时尚?

李明:我觉得是分成两个部分,第一是产品部分,确实我们让本土消费者戴上去是好看的,舒服的,符合他脸形特点和他审美特点的,这是产品上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因为时尚这个词比较宽泛,我们到底如何理解时尚,所以很多欧洲设计师都说,我一辈子也不知道什么是时尚,他们老说我时尚,我也不懂。

我们理解时尚本身有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很多人在穿在用在戴,比如说把文化理解为一个金字塔,我们一直讲,我们要做一个打穿金字塔的品牌,确实有很多品牌只能覆盖到金字塔塔尖下不去,另外一些品牌比较low可能只能覆盖下面的,我们创立这个品牌的时候,一直在思考,如何成为打穿金字塔的品牌,因为我们的愿景是成为世界一流的中国品牌。

在这里最关键的点在于,第一,确实符合消费者更精准需求的产品。第二,你需要有独特的文化创造力和文化的表现力。比如说这些明星其实多说我们都是不花钱的,他们买完自己发。第一波很多明星开始戴,是因为我们有一个表情,现在在年轻人当中非常火的一种表情,在所谓的世界语,因为中国人也用,美国人也用,日本人也用,我们就把这个表情做到镜腿上,今天开心可以放一个笑脸,不开心放一个哭脸等等,很多明星就觉得很有趣,买过来就拍。

明星会有一个需求,他需要向别人证明我跟普通消费者不一样,我有的你没有,我是最前沿的,所以很多明星,他们也是一个圈子逐渐开始,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比如说去年做得是跟故宫联名的合作,我们做得是山海经的神兽,也很酷。

因为我是86年的人,我觉得80后还是有趣的一代人,他见证了从文化自卑到文化自信。比如说小时候还是很明确文化自卑的,但是走到95后,00后,他们天然就是自信的,他们天然就是认为我们是最洋气的,所以我们现在看一些95后和00后的研究报告,有一个词非常火“国风”,什么意思呢?就是穿成类似于汉代或者唐代的衣服,他本身民族的自信已经出来了,我们再去做。

比如说我们刚刚发布的苗绣系列,做在眼镜上,效果也非常好。大纹身、大耳廓、图腾本身是有很多很好的文化元素,我们把它结合在当下的潮流里面,包括我们马上要发布的跟MCM做的联名,也是国内比较少有品牌能够跟国际一线潮牌去做联名。包括我们最近在聊酷奇他们现在也在寻找中国本土的特色,因为老外也想由中国的一些元素。对于这一代品牌和创业者来讲,机会特别特别好,文化大爆炸。

主持人苏凯:在北京见面的时候,你告诉我,因为移动手机的普及,把眼镜的第二波浪潮掀起了,因为所有人天天看着手机,近视率大幅度提升,你对这个现象是非常happy呢,还是非常忧虑呢?

李明:实话实说两者都有,第一个角度,确实很忧心忡忡,给大家公布几个数据。大家猜一下小学生近视率百分之多少?45%。高中生是90%,是非常夸张的,而且近视是遗传的。

主持人苏凯:你的客人越来越多,并且客人黏度越来越高,一旦他近视以后,他生的孩子还近视,全是你的客人。

李明:而且高度近视最近五年增长了70%,去年致盲率首位已经变成了高度近视,是非常可怕的。所以去年为什么习大大专门做了批示,八部委联合发文现在政府要考核近视率,学校校长每天头痛的要死,但是大家其实缺少一些方法。过去这一两年已经处理很好的技术,一方面我们很忧虑,但另一方面其实也很开心,因为新的技术出现,可以让更多青少年孩子们不用近视度数这么高。

主持人苏凯:毕竟你也有平光镜和镜框卖,他不近视,也可以成为你的客人。这个我倒是好奇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陈曦,就是眼镜从一个功能产品变成一个时尚产品,你的客人里面会不会也很多在配衣服的时候要求配眼镜,这个比例现在有多少,你能不能给大家分享一下?

陈曦:主要是我们没有重点推荐这样子的东西,但却是我们看眼镜已经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功能产品了。眼镜早已经不仅仅是满足于能不能看得更清楚,当然除了眼镜之外还有很多东西,你会发现现在任何东西如果少了科技和艺术都不能上台面了,所以无论是眼镜,还是身边的很多东西都很标配。

主持人苏凯:这个眼镜如果已经成为时尚产品的时候,那我们做服装衍生有没有考虑这个品类?森马有没有做眼镜?

丰振:因为我们集团是有一个眼镜品牌。其实大家可以看到服装大的店里面的,因为有一次我跟家人去UR的店,包括HM,其实都有配一些太阳镜。时尚这个产业它会有,他会做一些搭配。但不是主要的零售,因为包括服装里面,我们单店零售其实有10%的用品,可能鞋子、配件,甚至可能帽子,首饰,包括胸花等等。

主持人苏凯:你们会不会开专门森马品牌独立眼镜店?

丰振:目前我们没有,因为我们集团品牌很多,所以都做要专注一些品牌,比如说眼镜你就做眼镜,你童装就做童装,森马就做森马。

主持人苏凯:李明你刚才想补充什么?

李明:我们觉得商业是这个世界非常正向的一股能量,比如说之前跟一个也是属于官方背景学者,他们普及大健康,他们就聊一个概念。前些年他们想要预防艾滋病,所以一开始一直找国家卫计委,找的政府等等特别费劲,最后他们发现一个特别好的方法是和避孕套品牌合作。

因为避孕套品牌,他有很大的预算,第二也会想方设法用大家更容易懂的方式去达成这个结果。

主持人苏凯:时尚从来都是一个可追求,不可具体描绘的东西,它的存在每个人的心里,但是因为很多人的追逐,它会成为一种潮流去影响更多人,这样周而复始循环下去。我们就像李明说的一样,属于文化不自信人。我们崇拜港台明星,我们崇拜美国、日本、韩国。但是今天我们非常有幸存在在这样新的时期里面,中国的文化重新自信,中国的时尚随之而崛起。它诞生了像音米眼镜、森马服装这样的国产品牌,同时我们有更好的渠道合作伙伴,不管是实体渠道还是线上,还是多渠道,包括我们陈曦做的这种跳跃式。

我相信在这些多方的共同配合下,我们能够形成更完善,更有效率和更合理的生态环境去共同孕育一个更中国也是让世界更美好的时尚和服务,我们的讨论,我相信大家还有很多要说的,我们希望以后能够各种渠道继续下去,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也非常感谢各位的聆听,谢谢。

扫描二维码,回顾嘉宾精彩报道▼

(来源:联商网杭州报道)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