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裁撤传闻板上钉钉 滴滴外卖现裁员安置方案

来源: 北京商报 郭诗卉 于桂桂 2019-02-21 08:18

一边是美团外卖和饿了么正在为给商户涨不涨抽成而“争执不下”,另一边,一度被看做新外卖第三极的滴滴外卖已在内部宣布裁撤外卖部门。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获悉,公司已开始就人员安置推出了相应方案。

2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滴滴外卖内部获悉,滴滴已经告知滴滴外卖员工将要裁撤部门的消息,目前滴滴集团人力部已经着手约谈涉及到裁撤的工作人员,并出台了相应的补偿方案,整个善后工作的期限大约在一个月左右。这也意味着,诞生不到一年的滴滴外卖败走国内外卖市场,它的退出似乎也让国内外卖市场的格局更加清晰。

整体裁撤

2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从一位滴滴外卖内部人士处获悉,昨日滴滴正式对内宣布裁撤滴滴外卖整个部门,并且直接宣布了人员安置及补偿方案。对于此次变动涉及到的工作人员数量,该内部人士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

就在2月19日,有消息称滴滴外卖国内业务面临可能关停的处境,滴滴外卖国内团队或将面临被裁撤。北京商报记者随即联系了滴滴外卖相关负责人,对方对此并未作出明确回应。据悉,滴滴外卖日前已经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的特定区域。据接近滴滴外卖人士透露,早在去年年底,滴滴就有意发展海外外卖市场。

据悉,滴滴将给被裁撤人员“N+2”的补偿金后直接选择离职,或者被裁撤人员可以选择申请集团内部调岗,滴滴人力会帮助选择内部调岗人员在集团内寻找适合的岗位,如果一个月后都没能找到相应的岗位,那这部分人员只能拿到“N+1”的补偿金,然后离职。另外,滴滴方面为了给被裁撤人员一定的缓冲期,滴滴将此过程期限定在一个月后,在此期间将继续为滴滴外卖缴纳五险一金。

“但大多数人都选择离职了,毕竟滴滴已经对外宣布过冬,很多人心里都很明白”,上述内部人士说道,“我也不准备内部调岗了”。

这让滴滴外卖将被裁撤的传闻正式落实,这个去年在外卖市场掀起了不小波澜的外卖平台也正式退出这一舞台。在一位不愿具名评论的餐饮业内人士看来,滴滴外卖离场其实早在预料之中,因为目前美团外卖以及饿了么两大平台早已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滴滴外卖在进入这一市场时就是以高额补贴的方式,但如今的外卖平台和商户已经不起“重来一次”,滴滴外卖又没有针对外卖业务作出太多有建设性的创新和改变,难以撼动这一市场格局,黯然离场其实只是时间问题。

尴尬的外卖

去年4月,滴滴外卖正式上线外卖业务,上线的第一个城市选在无锡,并且在上线之初就以高额补贴的方式争抢流量,当时有不少网友晒出自己用滴滴外卖点单的单价,有的消费者点一单外卖的费用甚至不到一块钱,这也直接促使滴滴外卖在无锡市场的订单量激增。这也引发了滴滴外卖与美团外卖之间的一场口水战。随后滴滴外卖先后上线南京、泰州等地上线,并计划于去年8月登陆济南,这也为滴滴外卖版图扩张按下了暂停键。直到现在,滴滴外卖没有再继续开城。

据上述接近滴滴外卖人士透露,去年“十一”以后,滴滴外卖就暂停了扩张计划,只集中维护在已开城市的外卖业务,但滴滴外卖所到之处都会激起美团外卖以及饿了么的强烈反应,滴滴外卖想要获取流量的难度非常大。

事实亦是如此,滴滴外卖实际上只是在上线之初以高额补贴获取了一定的关注度和订单量,但紧接着,补贴难以为继的问题就开始在滴滴外卖身上上演。尽管目前滴滴外卖在已上线的城市的业务仍在运营,可是用户体验差、配送时间长已经显示出滴滴外卖当下的无力。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虽然从去年6月份滴滴外卖便落户成都,但是多数在成都的消费者对于滴滴外卖感到很陌生,在成都的陈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虽然在成都生活了两年,但是点外卖的平台一般是美团或者饿了么,已经养成自己点单的习惯,不会轻易换平台。就职于成都知名科技公司的商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滴滴外卖去年上线后曾关注过一段时间,刚上线的时候优惠力度很大,9.9元就可以买到价格20元左右的饭,但是因为配送时间较长,同事均换回原来使用的外卖平台。

2月20日下午接近5点左右,身在成都的商先生在滴滴外卖平台上点了一份沙县小吃,不到2公里的距离配送时间竟然超过80分钟。商先生透露,自己在选择网络订餐时除了优惠之外,比较看重配送时间,由于滴滴外卖配送运力较弱,便放弃了使用。而在南京的邓女士也表达同商先生一样的意见,滴滴外卖一开始优惠力度比较大,但是配送时间较长,因此放弃了滴滴外卖的使用。

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滴滴外卖入局太晚,当时国内外卖市场已经形成了“双雄争霸”的市场格局,美团外卖以及饿了么占据了绝大部分国内外卖市场份额,二者之间的竞争也早已不是早期烧钱补贴的流量之争,早已开始转向B端以及即时配送领域,这也是导致滴滴外卖上线近一年,但却举步维艰的主要原因。

格局已定

4月9日,随着滴滴外卖在无锡上线,无锡市工商局对美团、滴滴、饿了么三家外卖服务平台进行紧急行政约谈,原因一是商户因上线滴滴外卖而被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外卖强制下线,涉及垄断经营;二是三大平台进行价格补贴战,进行无序市场竞争。针对此次约谈,滴滴外卖、美团和饿了么均表示立即进行整改,当时的滴滴外卖仍被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看做是有力的竞争对手。

但也正是这个时候就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认为滴滴外卖只是滴滴针对美团打车的一步棋,并非想要将滴滴外卖培育成为新的外卖第三极,因为已有的外卖市场格局,是已经少了很多钱,经过了很多轮整合才最终形成的,并且即便美团外卖以及饿了么已经掌握了几乎全部外卖市场,但这两大平台仍然处于难以盈利的尴尬现状,滴滴的投资人很难支持滴滴在外卖市场继续烧钱,可见滴滴发力外卖业务的可能性并不大。

嘉和一品创始人刘京京此前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就明确表示,并不希望看到外卖市场整合度提高,“餐饮商户肯定更希望外卖平台之间能有竞争,这样平台不仅能更好的服务于餐饮商户,还能有效降低餐饮商户的外卖成本,如果某家外卖平台一家独大,那可以预见的是餐饮商户的压力会随之增加”。

中国烹饪协会会长姜俊贤曾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餐饮商户的外卖运营成本是上涨是必然趋势,因为外卖平台经过多年的烧钱补贴,盈利需求越发旺盛,外卖平台继续上调对商家的费率也是必然趋势,这主要因为平台配送成本过重且仍在不断上涨。

另有业内人士认为,滴滴外卖的败走实际上也从你侧面反映出目前外卖市场格局僵化的现状,尽管很多外卖商户都在通过自建渠道预防被平台绑架,但就像滴滴外卖一样,没有流量支撑实在难以破局。这也是给餐饮商户敲响警钟,餐饮商户应尽快寻求到适合自身发展的外卖运营模式,否则被淘汰也只是时间问题。

(来源:北京商报 郭诗卉 于桂桂)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