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上海市百一店迎最大规模停业改造 预计10月重开

来源: 联商网 2017-06-19 17:00

被老上海亲切称为“市百一店”的上海市第一百货商店于今天起,进行开业以来最大规模的停业改造,正式展开与同为大型国有企业的SMG“文商结合”尝试,商场整修后预计10月重新开业。


位于上海市黄浦区南京东路、西藏中路东北角的上海市第一百货商店,是上海的地标式建筑之一。据悉,改造后的第一百货商店将与毗邻的东方商厦打通四个楼层的空中连廊,合并为“一百商业中心”,目标是改造后成为“文化休闲新地标”。

效果图 来源:上海发布

在市百一店与东方商厦之间的六合路,也将作为南京路步行街支马路开发,作为步行街延伸,成为消费者休闲的新场所。

效果图 来源:上海发布

重装归来后,这家拥有80余年历史的老店将摇身变为大型的文化商业综合体验空间,并坐拥一个面向年轻人群的“二次元”主题馆,期望被打造成“全国二次元爱好者的朝圣地”。

百货商场里的“航空母舰”

百货商场里的航空母舰

上海的70、80后们最常听父母提到的百货公司,也许就是市百一店。

市百一店坐落在南京东路、西藏中路路口,是建国后的第一家国有百货零售企业,很多年来都是很多人逛南京东路的购物第一站,也是南京路步行街乃至上海的一块金字招牌,曾经还创下中国百货商店单日接待顾客数量最多和年接待顾客数量最多的记录。

市百一店的名字也是很有说头的,上海话中有个把专有名词,市百一店就是其中之一,上海人习惯把第一百货商店称为市百一店或者是中百公司。市民谈起市百一店,都是回忆满满。

昨晚,就在停业前十分钟,还有市民仍流连在商店门口,不肯离去。

正式关门后,市民在门口拍照留念。图:澎湃新闻

在老一辈上海人眼里,每年去市百一店购置几件新衣是桩很隆重的事。几乎每个在上海长大的小朋友,都有去市百一店买新衣服的幸福回忆。市百一店在上海人心中的地位,就跟童年的麦乳精一样高大上。

停业后,商场柜台进行拆除。 图:澎湃新闻

市百一店工作人员在正式停业前合影留念,其中一位家电专柜的老员工表示,近期有许多老顾客特地前来购物,自己也在这里工作了30余年,看到了上海在发展,自己对市百一店也怀有深厚的感情。

一位来自湖南的市民接受采访时说,她说自己七、八年前来过市百一店,对于这里的商品质量非常满意,市百一店也是远近闻名有口碑的商场。她笑称:“如果在市百一店买到假货,那上海就没有真货了。”

市百一店正门已经被锁上。图:澎湃新闻

在停业前的几天,这里甚是热闹,柜台被层层包围,堪比双十一!就连乘扶手电梯都要大排长龙,商场还临时增派了安保人员,最后不得不采取限流措施。

不少市民蜂拥赶来,有的是来怀旧的,当然,也有的是来趁歇业打折淘实惠的。

她的前世今生,你了解吗?

现在说到市百一店,上海人自然会想起80多年前创设的大新公司。虽然两者在经营体制上并没有传承关系,但它们都是百货业的翘楚,曾经引领一个时代的潮流,而且使用过同一幢大楼,人们往往把它们当成前后延续的“一家子”。

辛亥革命以后,中国民族资本蓬勃发展。从1917年起,广东籍商人在南京路上先后创办了先施、永安、新新三家环球百货公司,改变了外商百货公司一统南京路商业的格局,也促进了南京路西段(浙江路以西)的繁荣。1936年,大新公司横空出世,以超大的规模和新的经营理念、管理模式,将南京路百货业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大新公司创办者蔡昌是广东香山(今中山)人。他于1912年在香港创设百货公司,寓“旭日初升、大展新猷”之意,命名为“大新”,英文名“The Sun”。1916年和1918年在广州开设两家分公司。1932年蔡昌筹划在上海开设大新公司。经过踏勘考察,选址在南京路西端,西藏路和劳合路(今六合路)之间。整体建筑由基泰工程公司设计,馥记营造厂承建,这是南京路四大公司中唯一由中国人设计的大楼。建设工程于1934年11月19日启动,1935年12月竣工。


大新公司原址西藏路、南京路口(荣昌祥西服号及周边)

新建大楼平面呈正方形,在南京路、西藏路转角处作弧形处理。占地面积3667平方米,建筑面积28069平方米。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10层,标高42.3米,地下层入地3米。外墙贴米黄色釉磁面砖,门面砌黑色花岗石,底层用黑色大理石为护壁。大楼雄伟端庄,线条明快,属近代装饰艺术派风格,屋顶栏杆和花架的挂落具有江南传统元素。

1936年1月10日大楼落成暨开业,沿用 “大新”之名,赋予 “规模伟大、设备新颖”的涵义。大楼地下层至3层是商场,地下层为上海最早的地下商场;4层为办公室、商品陈列所、画厅,并设茶室;5层为舞厅、跑冰场和酒家;6层以上为游乐场和屋顶花园,开辟8个剧场,放映电影,举办戏剧、说唱、杂耍、魔术等演出;还有戏马台、藏春坞、银河桥、万花棚、凌云阁、垂虹径、五福亭等天台十六景。

大新公司设置了亚洲第一部手扶电梯(右二为蔡昌)

大楼一至三层安装了奥的斯轮带式自动扶梯,这在亚洲是首创。踏上电梯,举目四眺,视野开阔,心旷神怡。上海市民扶老携幼前来尝新鲜,儿童尖叫、嬉笑声不绝。时装淑女结伴而来“轧闹猛”,媒体形容为“仕女如云”。台湾作家白先勇回忆:“我踏着自动扶梯,冉冉往空中升去,那样的自动扶梯,那时全国只有大新公司那一架,那是一道天梯,载着我童年的梦幻,伸向大新游艺场的天台十六景。”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南京路不少商家出售商品可以议价,还经常举办“大减价”活动。而大新公司别树一帜,实行“不二价”,明码实价,不搞噱头,显示出高度诚信和自信,也使顾客感到便利和放心。大新公司还制订了许多服务措施,如函购、电话购、送货上门以及修理、设计、安装等。有两项措施倍受顾客欢迎:一是退换别货,对已购商品不满意,可以调换其他商品;二是货品回尾,顾客批量购买香烟、洋酒之类,可在使用(节庆宴会等)后将剩余商品退回结算。

大新公司注重在商场内营造文化氛围,四楼画厅出租给文化团体和个人举办各种展览和义卖募捐活动。由于人流量大,宣传效应明显,吸引了众多艺术家前来设展,如画家丰子恺、王亚尘、关山月,摄影家郎静山等。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第二、第三、第四回(届)全国木刻展览曾在这里举办。1938年,海派书画家唐云、白蕉、邓散木、若瓢举办的《杯水画展》,以支持抗战、救济难民为主旨,展品全部售完,还不断重画。1949年4月,张乐平举办“三毛生活展览会”,为流浪儿募集善款,各界人士纷纷捐款捐物,成为轰动一时的社会新闻。

20世纪40年代南京路东望。

“孤岛”时期,南京路商业畸形繁荣,大新公司营业也蒸蒸日上,1941年利润达1150万元(法币),扣除物价上涨指数,为1937年的12倍。可惜好景不长,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伪把在英美注册的商家视为“敌产”,进行“军管理”,派遣“会计监督官”,后又宣布“限价”,引起抢购狂潮。为规避损失,各商家采取限货限额和节假日休业等措施惨淡经营。1942年2月25日,大新公司门前发现一颗定时炸弹,日军借机在这一带戒严达24天之久,大新公司因此蒙受重大经济损失。

抗战胜利后,大新公司迎来了短暂的兴旺,营业额一度超过永安,跃居四大公司之首。但只是昙花一现,美货倾销和通货膨胀接踵而来,南京路各百货公司迅速陷入困境。1947年,蔡氏家族移居香港,大新公司开始“多销少进”,并逐步向香港转移资金和资产。至1949年,大新公司处在没有资本和资方的奇特状况。公司员工组织“企业维持委员会”,依靠销售存货(约值20万元人民币)和为厂商代销勉强经营,1951年9月10日宣告停业。

(本文综合来源:上观新闻 解放日报 澎湃新闻 微信公众号“上海黄浦”“侬好上海”等   作者:王歆悦等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