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商资讯  带你解读不一样的零售业

9年“限塑令”名存实亡?或升级为禁塑令

联商网消息:我国从2008年6月1日执行“限塑令”,到今天已经是第9个年头。近期,很多媒体频繁报道此事,其实在《联商网》看来,9年来旨在减少塑料污染的法令犹如一纸空文般尴尬。不禁让人疑惑原因何在?未来是否会升级对塑料袋的管控而颁布“禁塑令”?

塑料袋曾被评20世纪人类最糟糕的发明

1902年奥地利科学家马克斯·舒施尼发明了塑料袋,这种轻便又结实的包装物方便了大家的生活,但他也意识到其存在的环境污染的危害,所以在没有找到相应解决方案前他请求老板不要投入生产,可在利益面前老板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提前把塑料袋推向市场。遗憾的是在马克斯·舒施尼始终没有找到解决方案而选择自杀。

从那时起,塑料袋因为使用方便、结实耐用、造价低廉成为了现今人们生活中使用最频繁的用品之一,但是这种包装物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极大的污染,100年后,塑料袋被欧洲环保组织评为“20世纪人类最糟糕的发明”。

对于“限塑令”消费者和商家怎么说?

近日,《联商网》走访了北京几家蔬菜水果批发市场及超市,并随机采访了一些消费者和商家,对于“限塑令”受访者均表示了解,但对于依然大量使用塑料袋的问题也表示了很多无奈。

消费者王女士说:“使用塑料袋的危害性很大,但是布购物袋、纸袋等不便于携带,下班回家在超市或市场购买东西只能用塑料袋。”

水果店老板崔先生告诉《联商网》:“市场里的商户都知道规定,但是可降解的环保购物袋成本太高,水果现在的利润越来越少了,要是用环保袋成本要高出好几倍,不免费送塑料袋,顾客就不买水果了。”

家乐福沃尔玛超市发物美、永辉等大型连锁超市门店,收银员在顾客结账时都会问其是否需要塑料袋,而消费者也大多会选择购买一个。据了解,超市的购物袋大多为订制,也有一些超市是自己生产加工供自己门店使用,大卖场门店对于塑料购物袋的需求较大,一个塑料购物袋的售价在2-5毛左右,其实利润并非外界传的那么高,大约在28%左右。

永辉超市鲁谷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联商网》:“相比于“限塑令”颁布之初,消费者对于塑料购物袋的需求有所增加,超市内的生鲜、熟食大多是用透明手撕连卷塑料袋分装后再称重、贴价签,使用量很大,而一些不文明的消费者喜欢一次性拿走多个袋子,甚至直接把包装袋装进自己的口袋。”其实如这位工作人员所说,不久前也有媒体报道过类似不文明行为,在北京美廉美一家门店内,顾客将包装袋拖拽两米多,卷成一团带走,对工作人员的劝阻置之不理。

《联商网》在走访时也发现,有些商场超市提供绳子或者纸质购物袋,同时在收银台处也有环保布购物袋供消费者选择,但是价格较高,通常在10元左右,在走访几家超市期间并没看到消费者购买布购物袋。相比较之下,消费者通常会选择购买更便宜的塑料购物袋。

用量没有减少=限塑令实施零效果

“限塑令”从2007年12月31日颁布到2008年6月1日正式执行。主要规定两点:第一、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要求,明确普通塑料购物袋、降解塑料购物袋以及淀粉基塑料购物袋分类要求,利于消费者识别和分类回收,对食品的塑料购物袋必须标注“食品用”字样。第二、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一律不得免费提供。

可以说“限塑令”颁布初期效果明显,《联商网》认为主要原因在于消费者对有偿使用不适应,商家也推出了一些纺织购物袋赠与或出售给消费者,有的消费者开始养成自带购物袋消费,塑料袋的使用量大减。

限塑令刚颁布时,《联商网》曾做过现场调研,当时最有趣的现象是:因为收银台结账需要购买购物袋,而顾客不愿购买就跑到生鲜区拿撕裂袋,如此一来导致生鲜区的耗材使用量猛增。在这股洪流之下,生鲜部门被逼加强撕裂袋管控,常用做法就是减少甚至撤掉撕裂袋支架数量,由员工专门发放撕裂袋或者去秤台处领取撕裂袋,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反而影响了门店的正常销售。

《联商网》就2015年和2016年塑料袋使用情况对30家连锁超市做了一个统计,统计结果显示:

2016年购物袋销售与总营业额的销售占比是1.43‰,与2015年的1.26‰大幅上升。

2016年生鲜撕裂袋使用量对比生鲜销售额占比为1.54‰,与2015年的1.41‰相比同样处于上升态势。

据中国塑料再生利用专业委员会统计,我国每天对塑料袋的使用量高达30亿个,全年使用塑料袋重量在680万吨,每年消耗的包装袋价值高达50亿元人民币,其中以塑料购物袋为主。据有关部门测算,每生产1吨塑料,需消耗3吨石油。塑料袋废弃后,如果焚烧,会产生大量有毒有害气体污染空气;如果掩埋地下,大约200年才能腐烂,会对土壤的酸碱度产生不良影响。

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主任周勇教授认为,“限塑令”执行起来困难重重原因有二:一是执法难。市场主体千千万,数量有限的执法人员不可能检查到所有销售过程都“有偿提供塑料袋”。取证难、执罚难,结果就是你限你的、他用他的。二是观念难。用惯了塑料袋的便利,消费者主观上很难形成主动带布兜购物的习惯。而商家更不会牺牲消费者偏好来承担少用或禁用塑料袋的公共责任。

说到底,“限塑令”是在缺乏环保替代品的前提下,指望高成本的抽象道德责任达成环保愿景,其结果可想而知。

“限塑令”升级“禁塑令”能解决问题?

2015年1月1号开始,吉林省正式施行“禁塑令”,规定全省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不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塑料餐具,吉林省也成为中国施行“限塑令”后第一个全面“禁塑”的省份。而湖南省政协委员童彬原就提交过相关提案:为减少日益严重的塑料袋白色污染,建议在全省范围内禁用塑料袋,实行全面“禁塑”。他认为,真正要拿住“白色污染”的七寸,必须通过立法的方式对使用塑料购物袋说“不”。据了解,国家有关部门也在准备研究立法,想把“禁塑令”上升到立法程序。

塑料袋对环境的危害大,目前的“限塑令”又效果不佳,如何才能管好塑料袋呢?

要“堵”,从源头上遏制,加强政府监管。既然“限塑令”当初由政府推行,就不能完全依靠商家自觉来实现。环保、质监、工商等部门必须在塑料袋生产的审批、监控、执法环节中抓落实,不让违规产品流入市场。

其次也得“疏”,“限塑令”应该延长监管链条,不仅要限用,也要限售、限产,在需求侧和供给侧两端同时发力。在执行中,如果只是政府部门单打独斗,那就注定会独木难支,还应该调动社会、市场和消费者的力量,共同参与到塑料袋的治理过程中。

如完善塑料袋销售、使用和回收的全链条制度设计;塑料袋薄利多销,通过大幅涨价,让消费者购买塑料袋时感到“肉痛”,可能效果就明显多了;政府也可以出台财政补贴政策,在超市等地对使用环保袋的消费者给予一定奖励,也许能鼓励更多人养成随身携“袋”的好习惯;此外,作为替代品的环保袋现在大都又贵又笨重。如果能利用新材料技术,做到平价又颜值高,相信能够吸引不少人。

《联商网》认为,不管是“限塑令”还是“禁塑令”,不论是堵还是疏,都离不开公众环保意识的转变,这是最关键的坎。

(来源:联商网 梁莹)

欢迎关注联商网,扫一扫关注【联商网微信订阅号】

我们只为您推送最真实,最有价值的行业资讯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发表评论

+1个金币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赶快跟帖哦

新闻24小时关注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