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商资讯  带你解读不一样的零售业

宗庆后批马云、董明珠担心90后开网店是国家隐患

宗庆后、董明珠两位实业家,都针对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新经济进行了批评,以“网店”为代表的新经济真的不利于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甚至有所危害吗?

最近,马云提出了五新的说法,即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金融和新资源。在最近的一次电视节目上,宗庆后表示:我认为除了新技术以外,其他都是胡说八道。新制造,本身就不是实体经济制造什么东西。如果是新技术,我倒认为对实体经济确实是追求新的技术,来提高我们这个制造业,从中低端走向高端制造业。

宗庆后的这一番话,使得本来以“共同探讨中国制造业寒冬的深层原因”的节目,某种程度上变为对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新经济的批评。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顺便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90后喜欢开网店是“国家隐患”。

宗庆后是1945年生人,他的世界观形成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那个年代的教育中,只有工厂工人的劳动才被认可创造了真正的价值,哪怕是国有银行的员工,国有商店的售货员,都被视为依附于商业资本的剥削。所以,宗庆后认为,只有直接参与生产的技术,才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这并不奇怪。

董明珠比宗庆后小一些,生于1954年,世界观同样形成于火红岁月。在这个时期,中国社会一直处于一种高度的组织化状态,组织起来进行生产,甚至生活。随着改革开放,经济权利的放松带给了人更大的自由度,很多人脱离单位,或者生产队的束缚。但社会观念上仍然可以发现过去的遗迹,没有单位的人,仍被视为游手好闲。

所以,宗庆后与董明珠的观念实际上有着深刻的历史印迹,是历史的一种回响。但有趣的是,实际上,互联网导师们并不是这样认为的。比如,马云提到新金融。所谓新金融,顾名思义,就是不同于当下的一种新的金融制度,新的融资方式。其实,如今的股市在200年前也是新金融。

实际上,中国的发展史也证明了这一点。

技术对经济的改变相对来说是更加显而易见的,比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带来了新的金融形式,这些都改变了经济,改变了生活。但与此相对的,制度对经济的改变,却往往不容易被察觉。

很多时候,特别是在中国,某种程度上,新制度更加重要,甚至比技术还重要。

比如,技术一直存在,但是缺乏制度的支持与保护,各种新技术一直不能进入中国国门,甚至高速公路,都曾被视为资本主义的东西。直到改革开放,解决了制度问题,新技术才一拥而进,而宗庆后这样的企业家,也是依靠制度,才能生存、发展。

实际上,在当下主流的经济学发展中,制度对经济发展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制度经济学(Institutional Economics)是把制度作为研究对象的一门经济学分支。它研究制度对于经济行为和经济发展的影响,以及经济发展如何影响制度的演变。

制度经济学的研究始于科斯 (Ronald Coase)《企业之性质》,威廉姆森(Oliver Williamson)、德姆塞茨(Harold Demsetz)等人对于这门新兴学科作出了重大的贡献。近30年,新制度经济学是蓬勃发展的经济学的一个分支,衍生出产权经济学、交易费用经济学、新经济史以及契约经济学等分支。简单从字面理解,这些多多少少与马云所说的“五新”中的后“四新”有相似之处。

董明珠的“担忧”又合理吗?

2016年行将过去,要盘点企业圈里的年度“话题女王”,那估计非董明珠莫属:要求格力自造手机“开机画面必须是我”,怒斥人才被挖是“偷人”,在股东大会上发飙,卸任格力集团董事长,给全体员工每月涨薪1000元……她上头条的频次,印证了那句歌词:董小姐,你才不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这两天,她“90后喜欢开网店是国家隐患,危害实体经济”的言论,引发了一番争议。

她的原话是:“90后不愿意去实体经济里工作,在家里开个网店 就可以赚钱,一个月赚一两千不用受约束,不用打考勤,这一代人对整个国家实体经济的发展是有隐患的,不仅仅是网店模式给实体经济带来冲击,它给整个社会都带来了冲击。”

乍听上去,董明珠这话似乎挺在理:国家经济发展当避免“脱实向虚”,实体经济才是其基石,而网店俨然对应着“虚”。在以往实体/互联网“两分法”思维中,实体经济做的是“生产性努力”,互联网经济则是“分配性努力”,二者是此消彼长的。

担忧无可厚非,但夸大其“隐患”,则是过虑:90后涌入网店模式中的,也只是部分人。而人力资源的自发性流动,本来也是市场风向标在起作用,它充其量只能说明,经济结构正多元化,新兴经济跟传统经济正在市场版图重塑中达到某种平衡。

现在很多90后喜欢开网店,本也是就业形势所迫下的“被喜欢”:近几年几乎年年都被称作“史上最难就业季”,2016年高校毕业生人数达756万,而当下很多企业就业人口接纳面在萎缩,开网店自就业也成了很多毕业生的转圜余地。在家开网店就可赚钱,丰富了就业形式,它创造的海量就业岗位,也为很多人免于 失业兜了底。

更何况,如今互联网经济虽然对实体店有替代效应,可无论是网店还是O2O、共享经济模式,都跟实体经济的结合越来越紧密。 那些网店也在反哺线下企业,传统经济和电商也在从割裂到融合再到共赢,也正成为新经济、新业态的典型特征。大而专的传统制造业做大了实体经济,网店则养活了不少小而美的作坊,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也挺好的。

有企业家就预言:未来没有纯粹的“电子商务”,线上线下和物流结合在一起会诞生“新零售”“新经济实体”。觉得有些90后喜欢开网店会冲击实体经济,依旧是把二者对立起来的“传统思维”。有网友就说了:一个90后的网店里买的货,背后可能是几百个90后在生产。

作为已接过“大炮”衣钵的实业家,董明珠说“90后爱开网店是国家隐患”,不奇怪。但咱们也别着了道,真把网店看成了洪水猛兽,不妨就相信市场,跟90后们说声网店“开吧开吧不是罪”。

(来源:新京报 文/刘远举 佘宗明)

联商App下载

欢迎关注联商网,扫一扫关注【联商网微信订阅号】

我们只为您推送最真实,最有价值的行业资讯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发表评论

+1个金币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赶快跟帖哦

新闻关注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