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商资讯  带你解读不一样的零售业

服务过蒋介石的百年老字号理发店如何推陈出新?

“有没有这样一家理发店,不絮絮叨叨让你办卡,不推销产品,不诱惑你烫染;装修正常;发型师不叫andy、tony、eric,不穿紧身裤,不问你在哪上班;最重要的是不会设计出奇奇怪怪的发型,还说这是时尚。”曾有这么一个段子在网络中广泛传播。

创建于1911年,位于武汉市车站路的“长生堂”可能符合以上标准。长生堂也可能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理发店,民国时期,蒋介石、黎元洪、夏斗寅和汪精卫等人都曾到店理发。

“老字号做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不光要‘倚老卖老’更要‘倚老创新’,长生堂一直都在做这方面的尝试。”长生堂董事长代芙蓉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她透露引入社会资本合作将会是长生堂未来发展计划之一。
  

不询问客人隐私

历经104年,虽然几经风雨,长生堂一直位于当时法租界的车站路原址经营至今。2006年,长生堂入选第一批中华老字号企业;2012年6月,其“手指造型”技艺入选了武汉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目前商务部认定的1129家“中华老字号”中,除了长生堂,美发行业还有“上海华安美容美发”、”北京四联美容美发”和“济南奇美美容美发”。

“除了车站路总店,还有一家分店在后湖,在职员工加起来60~70人,其中发型师20个左右。两家店总体发展比较平稳,总店一年营收在300~400万。”代芙蓉告诉本报记者,跟其他连锁发廊相比,长生堂利润基本是以业养业,店面利润不大。

代芙蓉坦言,由于现在很多连锁发廊规模较大,洗护产品直接从工厂进店省去中间环节,还有教育培训等其他业务,利润较大。长生堂由国企改制而来,人工成本尤其是退休员工退休金等是一笔较大开支。还有房屋租金的压力,利润空间相对较小。

由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到理发店里理发仍是中等收入以上的家庭才能享受的奢侈,“长生堂”当时的顾客主要是达官贵人为多。当时国民党的军政要员,比如蒋介石、黎元洪、夏斗寅、汪精卫等都来长生堂理过发。有一则轶闻是,那时蒋介石常来汉口,住杨成花园,每次都要长生堂师傅代恒贵及其子代友宝为其剃头,工具则是其自备的专用理发工具。

现在,作为老字号理发店,长生堂顾客主要集中在30岁以上的年龄层,地方政府领导也是店里常客。而长生堂的不成文规矩也延续至今,就是为客人保密,理发师不询问顾客的职业、住处等消息。

倚老创新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长生堂也和其他老字号企业一样面临着许多难题。代芙蓉指出,一是历史包袱,二是新兴美容美发店涌现带来的冲击。“改制后的老企业包袱比较重。例如有的理发店是没有员工福利,但我们肯定要有;店里上了年纪老员工不想像新发廊那样做考核,但还得让他继续做,退休了也需要保障最低生活,这一块资金压力很大。”

为了更好地跟市场接轨,长生堂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不断尝试创新。

1984年,长生堂将外资洗发水品牌威娜引入湖北省;1985年,推出调理护肤、文眉等美容项目;1988年,成为湖北省首个推出婚纱摄影摄像业务的理发店,包含婚纱出租、造型跟妆、拍照录像等;1996年,将欧莱雅引入湖北,同年开发了自己的客情资源关系系统。

差异化竞争也是长生堂的应对举措。代芙蓉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永琪、发源地这些连锁发廊年轻人比较青睐,而中老年人更乐意去老字号理发店。他们消费能力较高,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之前我们做过一个统计,长生堂平均烫发价格在500~600之间,属于中上水平。”

“美发本来就是时尚行业,所以不仅要‘倚老卖老’还要‘倚老创新’、‘倚老求发展’,我们三个月会进行一次店面培训,来讨论发型、妆容、服饰的走向。接下来,长生堂打算把中医养生这一块做精,也在考虑引入社会资本,把这个品牌做活做大。”代芙蓉如是说。
  (第一财经日报 陈姿羊)

欢迎关注联商网,扫一扫关注【联商网微信订阅号】

我们只为您推送最真实,最有价值的行业资讯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发表评论

新闻关注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