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商·资讯中心

有关中都百货关门的N种猜想:劳动监察部门介入

  继中都百货庆春店和临平店关门之后,昨日,记者又收到一个消息:中都百货安吉门店也关门停业了。

  中都百货到底怎么了?董事长杨定国去哪儿了?包括媒体在内,无数人在寻找答案。昨日,记者再次联系中都百货和中都控股集团的高管人士,但对方不是电话婉拒,就是手机无人接听。

  中都控股集团有关人士强调,公司管理层一直联系不上董事长杨定国,为保护各方利益,公司作出商场暂停营业的决定。

  记者从余杭相关部门了解到,中都控股集团董事长杨定国还在寻找中,该企业除百货业外,旗下房地产、酒店、典当等业务均在正常运作中。然而,偌大的商场说关就关,究竟是电商对百货业冲击,还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因董事长神秘失联,让业内出现了N种猜想。

  当然,对消费者和商场员工而言,中都百货关门,最关心是善后处理。记者从上城工商局获悉,该局昨天一上午接到3起关于中都百货消费纠纷的投诉。

  猜想一:百货业受电商冲击,中都百货第一个倒下?

  中都百货庆春店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有网友在微博上直言,“中都百货就像上世纪90年代风格的百货公司,能开到现在是个奇迹。”

  据悉,中都百货庆春店曾试图转型,最早定位社区顾客,后又尝试增加自营品类,开过自己采购经营的奢侈品集成店。

  中都百货的生存条件不好?显然不是的,庆春店门前是杭城人气最旺之一的庆春路,背靠王马社区、马市街等连片小区,马路对面有客流量很大的世纪联华

  不过,有“人和”的条件之外,中都百货在杭城缺乏“地利”。以庆春店为例,市民花一二十分钟往北可去百大和银泰,往南有解百,往东有万象城

  而中都百货庆春店的定位却很不明确,当初只定下一个“休闲的生活之都”为中心的模糊概念,既没有银泰的“青春运动”牌,也没有杭州大厦“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定位,那些中低端的过季货品很难吸引关注。就算拼价格,它也远不如衣之家,更别说生猛电商在价格上对它的冲击,即使是奢侈品集成店的转型也并不成功。

  此外,记者昨天采访杭城一名百货零售业资深人士,对方就明确指出,对中都百货突然关门消息并不意外。“一个地产商团队来搞百货业,没有专业人士,经销商供货品牌单一,想在杭城众多百货商场中立足是很难的。”同时,他提到,目前受电子商务影响,百货业的形势本身不容乐观,各家都忙着转型,寻求线上线下融合,比如引入各式餐饮就是目前的常态,但和万象城、银泰等相比,中都百货还是有着差距,而其定位为中低端商品,受到的电商冲击会更大。

  但也有业内分析人士直言,并不能把中都百货关门的根本原因都归结于电商,说中都百货的关店是电商推倒传统零售业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还为时尚早。因为像银泰、王府井万达广场等传统零售正在做着积极的转型,且收效良好,中都百货或许只是一个个例。

  猜想二:信托贷款即将到期,出现资不抵债危机?

 《理财周报》去年11月份一篇报道显示,2011年至2012年,中都百货分别通过长安信托、金谷信托和中铁信托进行融资,分别获取8000万(已于2012年2月24日到期兑付)、7000万和1.3亿元的信托贷款。

  信托贷款到期的消息,一下子让人想到了中都百货所属的中都控股集团。

  记者从中都发行的信托计划中看到,2012年5月9日发行的“金谷中都百货股权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预期收益是10%,投资期限是18个月,信托资金用于受让中都百货股权收益权,用于中都百货扩大经营面积及补充流动资金。该信托在去年年底前到期,是否兑付未知。

  而差不多同一时间,2012年5月14日又发行了一个“浙江中都百货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预期收益率为9.7%,投资期限为30个月,用于向浙江中都百货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从时间来看,这笔信托贷款的到期时间就在几个月之后。

  有人认为,信托到期或是压垮中都百货的最后一根稻草。

  另外,有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2年4月,中都百货的总资产为4.45亿元,负债为3.73亿元,负债率83%。截至2012年年末,中都百货的负债率一直处于80%的水平,净资产维持在0.7亿元左右。

  通过“连环贷”,想把高负债率的中都百货救活,从目前来看,这个愿望或没有实现。而其后果就是,只能不断地发行新一轮信托来偿还上一轮贷款,用新坑来填老坑,一旦补救不上,资金链断了,就会出现资不抵债的危机。

  不过,昨天,据一位接近中都控股集团高层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中都控股集团除百货业外,其他业务都在正常运作中,也不排除中都百货日后会重新营业的可能。同时,他声称,企业未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也暂未有申请破产的说法。但是,因为董事长个人债务和个人投资比较复杂,一切以找到其本人为先。

  猜想三:房地产举步维艰,老板无奈跑路?

  中都百货关门事件最受关注的核心点在于董事长“失联”。那么杨定国从6月16日飞北京之后“失联”,是否真的就跑路了呢?这里迷雾重重,尚无人证实。

  昨天,有业内人士分析,杨定国以房地产起家,2008年,他顶着集团高层的压力,决定携房地产收入、房产抵押以及员工集资款投身百货行业和担保公司。中都集团眼下最大困难可能出在房地产上,当年该公司在临安开发了青山湖畔别墅,至今才卖出去一半。

  因受到调控等因素影响,整个房地产市场疲软,中都集团地产各个项目肯定也日子不好过。

  今年3月,中都集团旗下的中都置业通过长城信托发行了“长城财富5号中都青山湖畔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期限为18个月,预期收益率9.6%,信托资金向浙江临安中都置业有限公司发放贷款,用于中都青山湖畔一期林泉流韵组团II标段后期景观绿化建设。该信托计划的风控详情则注明,浙江临安中都置业有限公司提供现房抵押,中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另有杭州多家资产管理公司人士透露,中都集团今年曾向多家资产管理公司申请融资,金额达上亿元。

  种种迹象表明,中都置业在融资上可能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中都百货从三家信托公司获取几笔资金的用途均为补充中都百货的流动资金,由同属于一个集团的浙江临安中都置业有限公司用青山湖畔项目旗下三块土地使用权作抵押,为中都百货融资作保。很明显,中都置业与中都百货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可以说,中都地产举步维艰,让中都百货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今日早报记者 金梁 陈晓)

全部评论(0)
正在读取评论...
参与讨论,请先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