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商·资讯中心

湘鄂情巨亏要关8家店 北京月坛店包间改办公场所

  上周,湘鄂情公告称,上半年预计亏损1.6亿元到2.4亿元。公司宣布关闭旗下8家门店,占其直营门店总数的近三分之一。其中北京万泉河店4月份刚刚装修完毕开业不久,此次也在关闭之列。曾经门庭若市的湘鄂情门店,营业状况直线下滑。去年单店盈利超2000万元的北京月坛店,今年一季度报亏350多万元。

  在限制“三公消费”的背景之下,湘鄂情成为高端餐饮温度骤降的典型代表。转型,湘鄂情意图通过发展快餐和团膳来扭转颓势。公司董事长孟凯称,可以接受中低端转型,并相信转型会成功。不过,在湘鄂情今年股价一路下跌之时,孟凯在不断地减持套现,同时增持一家旅游上市公司三特索道。孟凯给出的理由是,景区游客都有就餐需求。

  巨亏,关店

  湘鄂情苦盼春天

  八项规定出台后客人“突然消失”,湘鄂情关闭八家门店,上半年突现逾亿巨亏

  7月18日,新京报记者走进湘鄂情北京月坛店6楼看到,之前的一张张餐桌已变成了办公桌。

  几个月前,这家紧邻几家政府机构的高档酒楼还是门庭若市。如今,金碧辉煌的包厢里,放进了格子一样的办公桌,这里已成为上市公司湘鄂情的办公地,员工们一抬头,天花板上硕大的水晶吊灯还在闪闪发亮。

  上周,湘鄂情公告称,上半年的亏损额将在1.6亿元到2.4亿元,公司宣布关闭旗下8家门店,占到其直营门店总数的近三分之一。

  在限制“三公消费”的背景之下,湘鄂情成为高端餐饮温度骤降的典型代表。

  客人不见了

  “突然一下子就空了。”湘鄂情公司董秘李强说,“我都没想到”。

  “客人真的是说不来就不来了。”7月18日上午,湘鄂情公司副总裁、董秘李强坐在月坛店一间空荡的包厢里接受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以前说要提前一个月订(包厢)肯定有点夸张,但至少提前一天订是肯定的。然后,突然一下子就空了。”谈起这家高档酒楼的变化,李强还是有些错愕,“我都没想到”。

  去年12月,中共中央“八项规定”、中央军委“十项规定”相继出台,餐饮、白酒等与三公消费相关的行业纷纷“入冬”。

  湘鄂情是国内餐饮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主打高端酒楼业务。

  李强表示,去年年底,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不少订好的饭局都纷纷取消了。后来他从一些公务员口中听说,领导明确打了招呼,近期不要去外面吃饭,“尤其是湘鄂情等几家高档场所”。

  月坛店门前的报摊师傅说,以前每到饭点,店门口的车都停得满满的,很多车停不下,现在几乎没什么客人来,“很多保安都走了”。

  7月17日中午11点,月坛店门前空空荡荡,几位客人带着孩子坐在大厅里吃饭。由于定位高端,月坛店的大厅面积很小,只是在大门左手边有6张4人台,全店7000多平米的营业面积中,大部分区域都是豪华包厢。

  如今,月坛店只有一楼和四楼继续营业,五楼六楼已是湘鄂情公司的办公地点。

  同样门庭冷落的,还有湘鄂情的西单店。7月17日中午12点,新京报记者来到这里,西侧区域已经停业,东侧一楼的铁板烧没什么客人,二楼三楼有不少空的包厢。

  公告显示,湘鄂情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出现亏损,当季亏损额为180万元;今年一季度,湘鄂情亏损额大幅上升至6840万元;今年二季度,湘鄂情的亏损额已扩大至9160万元至1.716亿元。

  评级公司鹏元资信的报告显示,2012年,湘鄂情全国所有门店中,亏损的只有6家;而2013年一季度,在27家直营店,9家加盟店中,亏损门店已达23家。

  选址的学问

  分析湘鄂情北京门店的选址会发现,不少门店都分布在政府机关、军队大院,以及大公司周围。

  湘鄂情的老板孟凯是湖北鄂州人,在深圳开小饭馆起家。

  在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边疆看来,孟凯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他告诉记者,孟凯在深圳的时候,看到了很多打工者没有家乡饭吃,就开了主打湖南口味的湘湘菜馆。进入北京之后,又很快瞄准了高端餐饮的需求。

  曾有媒体分析湘鄂情北京门店的选址,发现不少门店都分布在政府机关、军队大院,以及大公司周围。

  湘鄂情北京总店,就选在了位于海淀区定慧寺海军总部干休所对面,店址周围辐射了大量的党政机关。

  湘鄂情月坛店位于月坛南街,正对门就是国家统计局,酒楼的西边不远处,坐落着国家发改委,东边则是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工商总局,这里距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只有5分钟的车程。

  湘鄂情的西单店,位于武警部队招待所院内,周边分布着民生银行、华电集团、国家开发银行等大型企业。

  2012年,在湘鄂情的所有分店中,月坛店、西单店和定慧寺店三家分店的利润贡献最大,都超过了2000万元。其中,月坛店全年实现净利润2280多万元。而今年一季度,月坛店亏损350多万元。

  一些评论认为,湘鄂情主要的利润来源就是公务消费。

  对此,湘鄂情董事长孟凯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湘鄂情不是只有(公务消费)这一块,我们也不都是开在武警招待所里。咱们要宏观地去看一些事情,不要用显微镜来看。”

  断臂求生存

  停业名单上的8家门店中,有3家位于北京,而这3家都在公告之前就停止了营业。

  上周,湘鄂情宣布8家门店将停业,此举被喻为“断臂求生”。李强表示,根据估算,这些被关闭的店可能一两年内都无法盈利。

  事实上,在公告之前,不少店就已悄悄停业。新京报记者发现,停业名单上的8家门店中,有3家位于北京,而这3家都在公告之前就停止了营业。

  湘鄂情西南四环店位于中建一局的办公大院内,7月17日晚,新京报记者来到这里,店门上一纸公告显示,该店已于6月16日停业,店内只剩下几名员工在打牌。中建一局大院的门卫说,去年这里还是生意火爆,今年过年以来,就没什么生意了。

  万泉河店于今年4月刚刚开业,目前已经停业。公告显示,刚刚装修完成的这家店在8家店中损失最大,一次性损失将达2900多万元。

  留下来的店,也正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当夜幕降临,月坛店门前的大屏幕上会打出“家庭欢聚餐厅”的字样,这是湘鄂情今年以来的新定位。

  在这家店里,菜单已经变成了两张塑料纸,上面的菜价大多在100元以内。“我们几个月前刚换的菜单,去掉了大部分200元以上的菜。”服务员说:“先生您人多的话也可以去包厢。没有最低消费,菜价跟大厅一样,也不收包厢服务费。如果七八个人的话,一顿饭下来估计在1000元左右。”

  7月17日中午,在月坛店门前,湘鄂情董事长孟凯告诉新京报记者,湘鄂情酒楼业务的转型正在进行,“我转型中低端是可以的,我一租就是租一整栋楼,所以租金便宜。俏江南喜欢开在写字楼里,如果我的房租是2元一天,俏江南可能要10元一天。”

  孟凯说,现在位于定慧寺的总店生意已经恢复了不少,有时候还订不到位子。“今后湘鄂情全面恢复了,我再开一个转型成功的发布会。”孟凯说。

  在转型中低端之外,湘鄂情的一些门店还做起了快餐生意。

  7月18日中午,在湘鄂情工体店门外,几位员工在路边卖起了快餐,一旁是露天的桌椅。中午12点多,不少周围写字楼里的白领来这儿吃饭。

  “这些员工都是我们原有的员工,没有额外的成本,这样的快餐摊,一天能赚几千块。”李强说。

  在去年,如果按照菜单上的价格计算,几千块的营业额基本是湘鄂情的一桌饭钱。

  春天在哪里?

  湘鄂情希望留住那些被关门店的业务骨干,并培训成为团膳、快餐业务的骨干。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停业的具体操作上,湘鄂情还是给未来留了一定的余地。

  停业的这8家店并非全部退租,而是尽量选择与别人合作经营,或是转租。湘鄂情的一位高管称,像月坛店这样位置比较好的店面,即便自己办公,也不会轻易退掉。

  “我们判断,未来高端餐饮还会呈一个缓慢上升的趋势,但不会是报复性的反弹。”李强表示,“我们会在这个时候对一些店面进行重新装修,把大包厢适当改小,也有可能增加大厅的面积。”

  一下子停业8家店,店内的员工如何处置?

  在湘鄂情的员工中,一些客户经理、店长等很善于维护客户关系,湘鄂情希望将他们留住,未来将对他们进行培训,让他们成为团膳(企业食堂)、快餐业务的骨干。

  事实上,在“八项规定”之前,湘鄂情就已经启动了转型的步伐,拟在酒楼业务之外,重点发展团膳和快餐等低端餐饮。

  “我们早就料到高端餐饮可能发展空间有限,但没想到这种变化是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出现。”李强说:“也许这是一件好事,推动了我们自身转型的速度。”
  (来源:新京报 记者:郑道森 实习生:庄杏霞)

全部评论(0)
正在读取评论...
参与讨论,请先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