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商·资讯中心

虎门服装 “看菜吃饭”成就的霸业

  107国道虎门段又塞车了——往来的货车一如既往的忙碌,贴着各地车牌的小车穿梭其中,尽管连日阴雨绵绵,外需仍不给力。

  “这是虎门的特色,不塞车我们还担心呢。”小红白格子衬衣,笔挺笔挺的灰西装,灰中略带墨色的西裤,老谭的衣着总比同龄男士都来得时尚一些。

  老谭——虎门镇人民政府经济科技信息局局长谭志强,他也是虎门服装业发展的“活名片”,说起虎门服装,他如数家珍:“虎门共有服装服饰生产加工企业2346家,其中,服装类2240家,服饰类106家,规模以上的共126家。”

  “我们也想过做房地产,也想过做电子制造业,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服装制造业?”地地道道的虎门人,老谭有着广东人一般朴素的表述方式:“很简单,就是看着你碗里有多少菜,才吃多少饭。”

  一个小镇的“主菜”

  四十多岁的老谭总喜欢把虎门服装第一次向全国集体亮相挂在嘴边。

  1996年的时候,虎门已有数百家服装企业,但全国99.5%的人都不知道虎门服装。那个时候,北京有服装博览会,宁波也有服装节。这种反差,激起了虎门人的雄心——要在中国服装界占有一席之地,在全国亮个相。

  那个年头,一个小小的虎门,要开“国际服装交易会”,一家外资企业在接到邀请时很不屑地说:“你们没有经验,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我们不需要参加。”就连本地的虎门市民都会在茶余饭后议论纷纷:“吃饱了没事干浪费纳税人的钱。”同年,一旁的南海开了个服装展一天就关门,普宁的服装展只坚持了两天,老谭“压力山大”。

  大企业看不起就找小企业,外资看不起便找本土企业……这么多年之后,老谭每每说起此事都感慨良多:“还好成功了,展会开了六天,人山人海,车水马龙。”

  这一盛景,延续至今。“我们今年有六个活动,五个大赛,三个工程。”掰着手指,对于眼前的“主菜”,老谭非常淡定,“虎门虽然是一个小镇,但是,放眼全世界也不能找到这么一个展会,展会上有七八千个服装制造业的老板可以在你眼前面对面谈生意。”这里还有40个服装市场,1万多的服装商铺,将于今年11月举行的中国(虎门)国际服装交易会已经是第18届。

  一个企业的“头盘”

  第一届交易会的一炮而红让虎门吃下了“服装兴镇”的定心丸,也让一个叫郭东林的服装小作坊老板作出了改变自己命运的决定——那一年,他把自己的东越制衣厂从番禺搬到了虎门。

  只有20多台缝纫机、40名工人的东越制衣厂,跟当时虎门大多数服装制衣厂一样,并没有引人关注。直到1999年第四届服交会的时候,郭东林一口气租下了10个展位,却不接一张订单,只为打响一个品牌——“以纯”。

  郭东林说,他过去做批发的时候,一个月可发卖200万件服装,钱来得很快,但他走得更远,于是选择了打造自主品牌的路子。2005年,“以纯”为虎门拿到了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该镇的唯一一个“中国名牌”,也是这个名字,在2012年为虎门纳税贡献了高达4.1亿元。如今,“以纯”的名字遍布32个省市自治区,员工人数翻了750倍。

  如果说虎门服装一直摆的是“雁阵经济”,那么,“以纯”毫无疑问便是那“领头雁”。

  老谭经常把“养肥它们”挂在嘴边,这个它们指的是处在金字塔顶尖的服装品牌“以纯”和市场品牌“富民”,“我们还要培养几十家有发展前途的中型企业,树立标杆,推动整个行业发展。”凭着多年的经验,老谭心中清楚,金融危机阴影之下整个市场甚是平静,许多企业在观望。“大家都在等机遇,等方向。政府是时候该做些事情。”老谭思路很清晰,“我们出资让这些标杆企业出手去进攻国内市场,今年内我们会带着这些示范企业去北京去香港参展或者观摩,所有的展位费都是政府出钱。有困难就有机会,有弯道,才可以超车。”

  一个老板的“慢炖”

  “以纯”在国内销售的成功,让不少虎门的老板们开始顿悟。东莞市虎门衣佳汇制衣厂的总负责人蔡长青羡慕地说,他的公司本是做小礼服、皮衣皮草等出口贸易,小有名气且生意红火,却从前年开始遇冷。“我们是长期做外单的,而且有着固定的外贸公司合作,国际经济不景气,我们越来越没安全感。”老蔡的忧虑,也是虎门所有做外贸同行的忧虑——外贸公司欠钱跑路的消息越来越多,就连他相熟的一些公司,一年都跑了好几百万元的订单。

  去年下半年,老蔡重新开启内销市场。“2006年的时候我做过内销,不过那会儿不熟悉国内市场,也没放多少心思,亏了不少。”即便这样,他还是鼓起勇气再吃螃蟹。“我重新注册了商标,慢慢学会发展电子商务。我当它就像个小孩子,慢慢开始养。”

  一边继续保持外销市场,一边“小火慢炖”国内销售。老蔡在公司里特别加设置了“内贸部”。“国内需求很大,但是南北市场的差异化也很大,这跟外销直接接受订单的做法不一样,我们还在摸索。”他坦言,内销市场不熟便从网商供应商做起,“我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怎么走货的,我再跟着上路。”显然,这个“孩子”寄托着老蔡满满的厚望。
  (羊城晚报 作者: 李晓莉)

全部评论(0)
正在读取评论...
参与讨论,请先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