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商·资讯中心

商务酒店竞争加剧 行业洗牌提前来临

  漫步城区古槐路,每隔数百米,就有一家商务酒店。除了汉庭、锦江之星等全国连锁品牌,还有很多本土开设的商务酒店。由于开设的门槛较低,短短5年时间,商务酒店就如雨后春笋一般,落户于古槐路上。

  这一情景,只是济宁城区商务酒店业的缩影。然而面对市场趋于饱和、入住率难以保证的现状,本土酒店因前期投入较低、后期服务和维护缺乏规范性,在竞争中明显不占优势,面临生存危机。近日,某本土商务酒店老板不堪高额欠债突然失踪,或许济宁商务酒店行业将面临一轮洗牌。

  开店门槛不高,前期投入是大头

  汉庭作为全国连锁酒店品牌,经过两三年的发展,已在济宁城区开了5家店面,目前他们开始把眼光投向县区,扩张计划已在酝酿和行动中。

  “我们在济宁的5家店都是加盟店,所有的装修标准都是按照总部统一标准执行。”汉庭酒店济宁运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常来讲,汉庭酒店每个房间的装修标准在5万元左右,包括房间的基础装修、家具及相关电器。电视一般是液晶电视,卫浴实行干湿分离,床垫更是非常注重质量和舒适度,空调的温度也严格监控,保证客人的舒适度。

  “投入一家酒店的门槛其实不算高,与餐饮行业相比,商务酒店重点在前期的选址和投入,后期维护相对容易很多。”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开设商务酒店,通常选址时颇费周折,济宁城区超过2000平米的沿街门面并不好找了。其次就是房间装修,商务酒店每个房间的装修成本一般不低于3万元,还有一些中高端的商务酒店,装修成本则在七八万元,低于3万元就难保证品质了。

  一位从事工装的施工队负责人张师傅告诉记者,他以前也接过给商务酒店装修的活,这种活的费用弹性很大,一般会根据负责人的预算进行施工,“一两万元也能做,不过是用的地板砖和其他材料要差些,但装出来的样子不会差太多,好的和差的,一间房就能差数万元。”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之所以大家把目光瞅准住宿业,主要是认为投个四五百万元,就能把酒店开起来。前期投入中的大头是房租费和前期装修费,以100间房为例,年租金平均约90万元,装修费则在三四百万元,而后期的日常维护费用、人工工资等则相对较少。“商务酒店的房费差距并不大,也就差个四五十元,顾客肯定青睐环境、服务更好的酒店。”

  市场趋于饱和,几家欢喜几家愁

  7日,某化妆品企业在古槐路上的如家商务酒店举行业务研讨会,来自各县市区的业务代表,陆续入住到了这家酒店内。“价格比较便宜,而且服务也不错,我们公司开会,一般都是选择这种商务酒店。”该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古槐路靠近金融中心和商圈,也正因此,短短5年内已有十多家商务酒店落户于此。如家、汉庭、豪庭、锦江之星等酒店中,有连锁商务酒店,也有本土品牌酒店,价位均在130元-180元之间。“入住率还不错,一直保持在80%以上,以商务散客为主,也承接一些协议客户。”豪庭快捷酒店的一位刘店长告诉记者,尽快古槐路上的竞争激烈,但是整体市场还是比较大的,所以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冲击。

  不仅是古槐路,济宁城区的各个街道上,基本上每隔数百米就能看到商务酒店的门头。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也并非所有的酒店生意都是那么好。在城区建设路上的一家本土商务酒店,尽管房间费不到百元,但是据该酒店的前台人员介绍,7日当天,所剩客房在六成以上。记者进入其中一间客房,相比很多连锁酒店,这里的设施显然差了很多。老旧的小型彩电,空调噪音很大,卫浴设施泛黄,热水器是最便宜的类型,洗澡前甚至还得自己烧水。

  “我更青睐熟悉些的品牌酒店,就图个舒适、卫生和经济,而一些本土商务酒店在硬件投入和卫生保障上,着实差了些。”一位经常出差来济宁的外地商人陈先生告诉记者。

  不堪巨额欠债,酒店老板失踪了

  8月7日上午,济宁城区车站西路,一家名为“凯悦商务酒店”的宾馆外,地面上还散落着不少鞭炮屑,名字没换,酒店却换了主人。

  酒店员工蒋女士说,她在该酒店上班已经两年,每天上夜班,月工资1500元左右。因为优越的地理位置,酒店的生意一直不错,平均入住率也有80%,有时甚至会客满。酒店以前的老板是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三年前从别人手中转包了这家酒店,自己经营。

  “7月23号,酒店执行经理姜某给我打电话,让我快回去收拾东西,说老板跑了,酒店关门了。”蒋女士说,当时自己都不敢相信,酒店生意挺好,怎么会突然关门呢?后来蒋女士得知,因为老板欠债过多,多方债主将其起诉,所以才失了踪,“当时老板还欠我和其他同事不少工资。”

  “他不光欠我4000多元的工资,还欠我四五十万的个人欠款。”该酒店上一任执行经理姜某介绍,老板并没有和员工签订劳动合同,连她这个执行经理,也只是口头上达成了用人协议。

  低端本土酒店,已面临生存危机

  根据济宁市工商局的一份统计数据,截至目前,全市个体、私营、内资、外资餐饮住宿企业共有16552家,其中,今年上半年新增1128家,同期增幅上涨52.23%。其中,城区商务酒店的数量已达数百家。

  “餐饮服务业的竞争日益加剧,尤其是新兴的商务酒店市场,目前已趋于饱和。”济宁市工商局一位工作人员认为。而汉庭连锁酒店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暂时不打算在城区再开新店了。目前的5家店面,对于济宁这样的三线城市已不算少,加上其他连锁商务酒店接连抢滩,本就有限的市场蛋糕,已经越来越小。

  “近期有一些商务酒店转行的消息传出,城区商务酒店洗牌的步伐在加快。” 一位业内人士称,本土商务酒店的老板多是本地人,有选址的先天优势,也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但他们的劣势同样明显:经营方式不专业,先期投入不足,后期的服务和维护缺乏规范性,品牌影响力和美誉度不强,在同等价位的市场竞争中,他们的经营状况面临诸多挑战。

  “在市场规律的作用下,优胜劣汰是必然结果。”济宁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认为,先期投入不足导致硬件缺位,不具备专业的经营方式,后期维护、服务难免出现瑕疵。入住率是商务酒店赖以生存的生命线,市场日趋饱和的情况下,那些经营不善的酒店,难逃被淘汰的厄运。
  (来源:齐鲁晚报 记者:马辉 岳茵茵)

好文章
0
评论共0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联商网版权所有 ©200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