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商·资讯中心

国外多次测准CPI 国家统计局秘书涉数据泄密

  多次精确“预测”CPI惊人事实受到了媒体的高度关注。在国家统计局将按计划于6月14日公布5月份中国一系列宏观经济数据前,和以往一样,5月CPI等核心数据这之前已经在网络上频频疑似提前“走光”。

  盛来运在发布会上回答提问时说,有关方面正在调查宏观经济数据泄密问题,国家统计局一位工作人员涉嫌数据泄密正在接受调查,统计局将进一步加强数据保密工作。
  (新华网)  

  统计局办公室一位秘书涉嫌数据泄密接受调查

  今天上午,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在发布会上回答提问时说,有关方面正在调查宏观经济数据泄密问题,国家统计局办公室一位秘书涉嫌数据泄密正在接受调查,统计局将进一步加强数据保密工作。

  盛来运说,就大家关心的数据泄密的问题,有关方面还正在调查。国家统计局办公室秘书因涉嫌泄密正在接受司法调查,国家统计局坚决支持对数据泄密等有关问题进行调查。国家统计局对数据保密工作高度重视,国家统计局不仅制定了严格的数据保密制度,而且还有一套完善的数据保密程序,包括数据交换程序。国家统计局在进一步加强数据保密工作,同时,更加严格地加强制度管理,正在征求相关部门意见,进一步考虑改进数据发布工作,改进方向就是尽可能地缩短数据生产到发布的时间。

  盛来运说,今天也注意到网上报道,有些机构是猜对了,但这不是数据泄露。实际上,在国家统计局数据生产出来以前,甚至在5月底就有机构进行数据预测。由于端午节假期的影响,数据上报推迟了两天,数据生产时间包括这次发布会的时间都往后推了两天。但是在这之前,最早在5月31日就见到有关媒体,包括有些网上也在报道数据预测的结果,6月1日、7日,媒体上都在预测,有些机构预测得确实挺准。
  (北京晚报 龙露)

  相关链接

  网络再现疑似提前“走光”5月宏观数据 调查“数据泄密门”背后深层背景

  新华网上海6月13日电 在国家统计局将按计划于6月14日公布5月份中国一系列宏观经济数据前,和以往一样,5月CPI等核心数据这之前已经在网络上频频疑似提前“走光”。

  有关专家向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建议,相关部门应加强相关人员的职业操守建设和舆情监控,对屡屡命中的“神算子”予以调查,切断数据泄露的黑手。

  【核心网事】5月数据再引网络集中“走光”

  6月8日,路透社再次抢先发布我国经济数据,预测中国5月份CPI较上年同期上涨5.4%,将追平3月份创下的32个月高位,与此同时,网络上各位“经济学家”和各家投资机构乃至网民对于最新宏观经济数据的预测也热火朝天。

  与此类似,彭博也在其终端上发布称,经济学家对宏观数据的预测值显示,5月份的中国CPI同比涨幅为5.5%。而根据“中国网事”记者掌握的数据,另有四家国内外证券机构对5月份的中国CPI同比涨幅也为5.5%,高达三家机构对5月PPI的预测为同比增长6.4%。

  新浪微博上,证券市场资深分析师黄硕写道:“明日上午10点将公布的5月CPI似乎已经没有太大悬念――目前市场对于该数据的一致预期是5.5%,高于4月份的5.3%。”

  而上周五A股在最后一个小时的交易时间内“意外”地大幅反弹、上证综指迅速上涨30余点也被网民看做是“5月CPI数据外泄”的证据。网易佛山网民说:星期五的股市最后一小时起死回生,估计数据又提前泄了。网民“火花遥远”表示,自己已经看淡CPI,只想知道外媒这次预测的准不准。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市场“竞猜”宏观经济数据了,而以路透社为代表的外国媒体及相关机构对我国经济数据的预测准确度相当之高,堪比“章鱼哥”。2008年以来,路透社已经累计7次精准地“猜”对了我国的月度CPI数据。

  中国的核心经济数据屡屡提前“走光”之后,统计局权威发布的公信力受到极大质疑。网民“Ni”认为,宏观经济数据屡屡“被猜中”,可见数据的保密乃至公信力都令人难以乐观。

  【记者调查】核心数据屡屡提前“走光”令人触目惊心

  虽然此前传出“国家统计局办公室和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的部分工作人员已经因为泄露宏观经济数据相继离岗”消息仅仅涉及到国内部分宏观数据的泄密,但“中国网事”记者的调查显示,形形色色的经济数据甚至宏观决策泄露时有发生。

  比如,一家国内知名券商负责宏观研究的研究员多次在国家统计局月度宏观数据公布的前一、两天,通过短信向“中国网事”记者详细告知了第二天将要公布的所有数据,虽然标明“传言”,但都与之后国家统计局与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丝毫不差。

  这样的传言已经成为市场的一种习惯。每当数据发布之前夕,各种传言开始在市场里散播,而这些传言的共同出处都是“消息人士”。

  今年年初,由于调整权数,备受市场关注度CPI数据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市场众多机构预测1月份CPI同比将超过5%,而当时经济学家们对于1月份的CPI预测均值甚至达到了5.4%。

  当时,随着CPI数据公布日子的日益临近,各种传闻再次来袭。在2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1月份CPI的前一天,“中国网事”记者采访上海一家大型券商的首席经济学家时得知:“之前传闻CPI同比增幅在5.2%,但是现在还有一个版本是4.9%,因为统计局调整了权重。”在第二天公布的统计数据中,1月份CPI与这位经济学家所说的传言完全吻合。

  而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加息宏观决策也被认为是疑似泄密的重灾区。从股市的直接反映看,央行自去年10月份首次开启加息周期以来的四次加息,除了一次隔在春节长假之后,其它每次都曾在加息前一个交易日有所反应。

  “中国网事”记者向多位提前提供数据的人士询问消息的出处,答案模棱两可:朋友、同学都有可能成为消息的来源。比如,一位曾经身为某知名大学金融学博士的某研究员,因为有供职于人民银行的同学,提供的数据也被认为更具有可信度。另一些大型金融机构的研究员、经济学家,更是能准确预测,甚至是提前获知经历过调整的数据。

  除此之外,一些热衷于出席各个研讨会、投资策略会的“国字号”专家学者,有时也会在一些对媒体的闭门会议上不经意间透露一些政策信息或数据。

  【深度解读】经济数据成牟取不当利益筹码 “数据反腐”已成反腐新课题

  在宏观经济数据公信力受到公众质疑的情况下,中国人民大学财金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关键经济数据和决策的泄密不仅会给国内经济金融环境带来负面影响,也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让国内的经济研究水平倒退。“从对金融市场的负面影响看,由于各种传闻、消息人士的出现,原本可能真正左右市场走势的宏观经济数据,在资本市场中成了信息占优一方获取利益的筹码。”

  赵锡军告诉“中国网事”记者:“以CPI为例,由于这一数据和资本市场特别是债券收益率密切相关,因此从事债券交易、研究的人员都会紧盯这一数据。大多时候,机构在正式数据公布之前,就会根据提前得知的消息布局市场,这也是众多机构、人员不惜代价提前获取数据的原因所在。”

  在今年1月份4.9%的CPI数据公布前一天,一家货币经纪商的固定收益市场日评中如是写道:“今日受CPI低于预期传闻和资金面宽裕的影响,AA级以上的长期短融交投较活跃,收益率小幅震荡。”而当记者在2月15日数据公布之后和交易员交流时却发现,原本应该对债券市场产生明显影响的低于预期的CPI数据,最终的结果是“跟之前听说的数据一样,因为有过准备,对市场影响不大”。

  另一方面,对于看着CPI变动炒股的普通散户来说,信息的不对称对他们的心理影响显然更大。网民“泓旭666”感慨,宏观数据泄密背后潜规则和利益链条令中小投资者有“我为鱼肉”的感觉。

  建设银行研究部高级研究员赵庆明认为,数据泄露在当前虚拟经济高度发展的情况下,意味着巨大的经济利益,会造成市场不公平。“通过这种不正当手段获得的所谓信息优势无异于公然抢劫。”但他也表示,从原始数据,到数据生成,再到数据发布,整个链条的内部周转时间较长,确实容易出现泄露的情况。

  数据泄密导致国家权威性下降,对于市场的公正性形成挑战,业内人士应从制度建设和自律要求两方面着手,加大对违法违纪问题的查处力度。

  中国社科院人民财富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国贤在微博上表示,在近年来国家统计局数据不断发生“未卜先知”的情况,数据反腐已经成为反腐败的新课题。

  赵庆明认为,制度建设是防止数据泄露的最主要保障,应当通过设立更为严格的统计数据发布制度保证数据发布的保密、公正。“此外,相关部门通过缩短数据采集、制作到发布的流程,减少涉密人员的范围,也可以达到减少数据泄密的可能。”

  市场人士认为,相关工作人员的自律要求也应该更为严格。在数据发布之前,通常可以接触到数据的都是国家公务员,通过考试、层层选拔的国家公务员,理应在自律方面有着严格要求。(记者杨毅沉、沈而默、王涛、周蕊采写)

  中国关键经济数据频泄密 背后或藏惊人利益链

  又到了国家统计局月度新闻发布会披露最新经济数据的时候。在此之前,按照惯例各大机构券商都要发布各自的数据预测报告。但是近两年,这些机构预测的GDP(国内生产总值)、CPI(居民消费价格)等经济数据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官方数据经常惊人的一致,关键数据的频频提前泄密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与以往不同,即将公布的5月份经济数据,其保密性将进一步加强,有关部门已对泄密事件展开调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严厉谴责任何泄露还在保密期数据的行为,相信任何违法的行为都必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国家统计局将进一步缩短数据生产到发布的时间,尽可能减少数据被泄露的风险。

  各机构显现“精准”预测力

  6月8日,国际知名通讯社路透社已抢先发布我国经济数据预测:中国5月CPI预计较上年同期上涨5.4%,追平3月份创下的32个月高位。以路透社为代表的外国媒体及相关机构对我国经济数据的预测准确度相当高,2008年以来,路透社已经累计7次精准地“猜”对了我国的月度CPI数据。

  不仅国外媒体如此精准,国内机构券商对经济数据的预测能力也相当高,中信证券在其今年1月初的月度数据前瞻报告中预计,去年12月食品价格将有所回落,但非食品价格将保持较快增长,预计CPI将达4.6%。今年1月20日,统计局公布的去年12月份CPI同比上涨4.6%,PPI同比上涨5.9%,预测与发布数据高度一致。

  宏观数据泄密造就了一批如世界杯期间那只神奇“章鱼”的“章鱼哥”。数据是宏观经济指标,它不仅关乎决策层对国家未来宏观经济政策的把控,更是普通老百姓关注的焦点,成为判断中国经济未来走势的风向标。中央财经大学会计学院教授林秀香表示,该事件本身体现了经济信息的价值及其管理问题,因为经济数据关系到企业、投资者以及其他社会公众对国家经济前景的判断和决策。

  背后藏有惊人利益链

  其实,经济数据泄露在全世界范围内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与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经济数据在正式发布前,会被提前提供给相关的宏观经济决策部门和领导层进行参考。除了数据的生产环境,还涉及到数据传递链条上的各个部门,牵涉的部门多,难免会存在数据泄露的风险点。

  著名经济学家孙飞分析,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对于经济数据极为敏感。对那些机构和人士来说,提前获得经济数据就可能意味着可观的经济利益。

  “如果机构分析人员总是拿到的数据很准确,在数据公布前就做出准确预测,客户就会愿意跟着你做。投资者正是利用所获数据与市场预期的差异进行获利的。如果债券投资者提前获得的数据比市场普遍的预期乐观,可先期购入债券,等待正式消息的发布;如果获得的数据较市场预期悲观,则提前卖出债券以控制风险。”孙飞表示,能更早、更快地获得数据体现了研究员获得信息的能力和研究能力,这一能力将直接与奖金挂钩。

  但林秀香也认为,除了因利益关系可能导致的信息泄露之外,还要客观公正地分析,产生信息吻合的情况也有其客观环境。一方面是专家只是发表一些专业性判断,与经济数据正好相近,结果引来泄密的猜测;另外从券商自身的角度,在对资本市场估值的过程中,根据有关信息之间的相关性,也可能出现对个别经济数据的预测相对准确的情况。

  防止泄露应惩防并治

  尽管数据是如何从政府部门获得,又是如何被泄露到市场,但在司法机构做出权威发布之前,现在我们还不能断定具体是什么原因造成经济数据泄密。尽管如此,“经济泄密事件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林秀香强调,从国家的角度,应该事前加强预警机制的建设,监管保护国家信息,预防信息链上与数据相关的人发生泄密事件。对于那些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和重要岗位人士来说,应增强法律意识、保密意识、风险防范意识,始终将国家利益和公众利益放在首位,不要轻易发布一些消息和观点,以免引起外界的猜测从而引发市场波动。

  孙飞说,CPI、工业、投资、消费、进出口等经济数据在未披露之前基本都属于涉密数据,有的属于机密级,有的属于秘密级。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下称《保密法》)的规定,机关、单位违反本法规定,发生重大泄密案件的,由有关机关、单位依法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不适用处分的人员,由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督促其主管部门予以处理。

  虽然近期传出,国家统计局办公室和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的一些人员已经相继离岗,但孙飞认为仅仅是离职的处罚太轻,起不到威慑的作用。同时,对于如何进行处分,目前的《保密法》中没有更为细致的规定,还需要尽快出台规范细则。
  (人民日报海外版)

好文章
0
评论共0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联商网版权所有 ©200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