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商论坛  -   -  贴子
  |  

主题:暗恋三年,他的选择让我如坠深渊

九库文学

积分:26  联商币:13
  |   只看他 楼主

孙一文记得第一次见到何书妍的时候是在公交车上,那个时候他还不认识她,就在那个时候孙一文对何书妍一见钟情了。 


当时,刚上高中的孙一文坐着11路公交车去上学,这是他以后的高中三年都必须坐的公交车。


上学的高峰期,车厢内人群拥挤,幸运的孙一文因为是在首发站上车,所以有位置坐。突然,人群中一声惊呼,人群随即以下车车门为圆点散开了,他们脸上的表情无不写着恶心和嫌弃。


孙一文好奇地探脑袋去看,才发现原来是靠近下车车门那个位置有一个老奶奶吐了,那股味道充斥着酸臭的味道。孙一文下意识地捂住鼻子,却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女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拿出纸巾,蹲下身子,拿着纸巾擦拭着呕吐物,还从书包里清出两个个塑料袋,将擦拭的纸巾装在了其中一个塑料袋里,打了结,拎在了手上。


她起身,走到了老奶奶的身边,递给了老奶奶另一个塑料袋,说,“奶奶,这个你拿着,还想吐就吐在这里。”


刚刚散开的人群中对于这个女生的行为,有的不屑一顾,有的淡淡一笑,有的羞愧低头……这其中包括孙一文。他放下手,对自己的行为嗤之以鼻,与此同时,他喜欢上了这个心灵美好的女生。


车厢内的声音从静变闹,散开的人群缓缓挪了回去,唯独不站在那个呕吐物的位置,一切恢复如常,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但不包括孙一文。


孙一文的眼睛一直追随这那个女生,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穿着跟他一样的校服,他们是同一个学校的。孙一文暗暗窃喜,至少以后还能看到她。


他们在同一个车站下车,女生下车,孙一文紧随其后。他看到她将刚才拎在手里的袋子扔进了垃圾桶里。


过了一会儿,步履蹒跚的老奶奶越过孙一文,快步追上了那个女生,递给了她一个铜制手环,说,“丫头,你真是个好人,刚才谢谢你。这个虽然不值钱,但跟了我一辈子了,送给你。”


女生是拒绝的,这么贵重的手环,她不能拿,可奶奶执意要给,说让她当做礼物就好,别多想。她只好接受了,送行奶奶的时候一脸关怀,让她不要介意车上的人的那些反应。


早上八点,阳光都不如孙一文眼前的这个女生的笑容来得灿烂,他将那个笑容记在了心里。


这个女生的名字叫何书妍。


让孙一文感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是他和何书妍每天都同一时间坐在了同一辆公交车上去上学。


每次,他都坐在了离何书妍两排的位置,时不时看着何书妍,他喜欢这么静静地看着何书妍,他认为这样的她美得惊人。


有时候何书妍会回头看一眼,孙一文会仓促地移开视线,祈祷着何书妍并没有发现他。


孙一文用这种方式暗恋了何书妍整整一个学期。他有时会想何书妍到底有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可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整整一个学期下来,何书妍在路上遇到他都没有一点迟疑。


孙一文的朋友都逗他,让他快点表白,不然再这样下去会成为跟踪狂的。孙一文笑了笑,摇摇头。


他不是不想表白,而是他不知道表白的时机,他怕一表白被拒之后,他会连默默在后座看何书妍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暗恋就是这么小心翼翼,充满了不安。


至于跟踪狂,孙一文已经是了。


他不仅仅只是在公交上看看何书妍,在背地里还打听了何书妍的班级、成绩、家庭地址和手机号码。


孙一文低下头,看着手机上何书妍的手机号码,备注名是“人美心灵美的女神”。

这一个学期,我不止一次想要打电话过去,可理智说服了他,不让他这么做。


这一个学期,孙一文看到何书妍帮助别人的次数不下十次。他不明白是什么支持着何书妍这么做,他只知道他受到了何书妍的影响了。


他做了自己从来不做的很多事情。比如,有人问路,他会停下来细心为他解答,甚至还会顺路陪这走一程,确保路人能到达目的地;还比如,他看到地上的瓶瓶罐罐会伸手去捡,将它们扔进垃圾桶,以免绊倒路过的人;再比如,他会在早上上课的路上递给遇到的环卫工一瓶水,告诉他辛苦了。


一整个学期下来,他做的好事,十只手指都数不完。做好事的时候,他的心情愉快,最后变成了自发行为,并不是想让何书妍看到,而是他自己乐在其中。


高中第一年,因为何书妍,孙一文改变了,变成了比他想象中更好的人了。


高中二年级初始,孙一文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他在11路公交车上找不到何书妍了。


他惊慌地跑到了学校,询问了好几个同学都说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何书妍还在这个学校读书。


孙一文抱着侥幸的心里想着何书妍可能是早上没有赶上公交车,可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孙一文都没有看到何书妍。


孙一文不能淡定了,他跑去了何书妍所在的班级,不管三七二十一拽了一个同学询问何书妍的情况,回答让孙一文愣住了。


“何书妍她转学了,她爸妈因为工作原因要去B城,她也得跟着去。今天的下午三点的火车。”


等孙一文回过神,他看了看时间,下午一点半了。他想都没有想,拔腿就跑出了校门,逃课了。


这一路上,孙一文完全没有考虑如果见到何书妍,他要说什么,他翘课追来火车站为的是什么,他想的只有一件事,他要见何书妍最后一面。


孙一文赶到了火车站,已经是两点五十分了。偌大的火车站,他要找何书妍太难了,他凭直觉蹿进了人群中,最终在B1检票口看到了刚检票入站的何书妍。


隔着人群,孙一文大喊了一声,“何书妍!”


何书妍回头了,她看到了孙一文,先是一愣,随后一笑,“谢谢你来送我,公交车同学。”


孙一文心里一喜,原来何书妍一直都知道他的存在。


何书妍对着孙一文摆摆手,跟他告别。孙一文在最后一刻,举起了手里的手机,他在告诉何书妍,他会通过手机与她保持联系的。


何书妍在火车刚坐定,就收到了孙一文的短信——“我是孙一文,你认识的公交车同学。我希望我们能保持联系。如果会造成你的困扰,请告诉我。”


何书妍看完短信,笑了。


孙一文焦急地等待着何书妍的消息,可是一等就是一天。


第二天孙一文在教师办公室里听着老师的批评,心里想的都是为什么何书妍不回他的短信,果然是不想跟他做朋友吗?还是说她已经发现了他在“跟踪”她了,害怕了?


心绪不宁的他,让老师更是生气了,罚了他双倍的作业量。


孙一文出了办公室,大口叹着气,其他人以为他在为被惩罚而叹气,殊不知他在哀叹他的暗恋要无疾而终了。


“叮!”


短消息的声音响起了。因为之前接连的失望,现在的孙一文随意地打开了短信,很快,他在原地跳跃,兴奋地喊着,“赞!太好了!啊啊啊啊!”


短信上写着——“对不起,因为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来得及回复。我很高兴与你做朋友,以后多联系。”


孙一文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他和他的女神何书妍能如朋友般聊天。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


他们互加了微信,虽然距离遥远,却用聊天的方式把彼此的距离慢慢拉近了。


何书妍告诉孙一文,她在高一后半学期发现他的。一开始只是认为他是个同学而已,随着遇见的次数越来越多,她意识到了他的存在,特别是在他经常看着他发呆之后,印象更深刻了。


何书妍问孙一文,你为什么总是看着我发着呆?


孙一文回答,他习惯看着一个定点发呆。


这个回答,孙一文想了很久才回答的。他想过要表白,但他放弃了。好不容易与何书妍成为了朋友,他不愿意打破这层关系。他想,只要能成为朋友,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何书妍还告诉孙一文,她发现他的为人很好,因为他经常帮助别人。自从发现他们是同一辆车,经常遇到之后,她会在人群中多看孙一文一眼,会发现他在做好事。她说,她对这样的人很是欣赏,能认识他真是太好了。


孙一文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说,那是因为他有一个很好的学习榜样。只是他没有告诉何书妍,那个榜样就是她。


他们在距离两千多公里的地方各自发着微信却在聊着同一件事,这样的感觉很微妙,孙一文享受其中,何书妍充满新奇。


孙一文会说一说学校趣闻,何书妍会告诉她在新学校的状况,两人相互分享着喜悦,偶尔会说点烦恼,他们几乎天天聊着,聊着各种微不足道的小事,还满心欢喜。


高二就这么过去了,他们迎来繁重学业的高三。


两人为了备考减少了聊天的次数,到最后基本没有联系了。繁忙的备考日常让他们都没时间去保持联络。每次都只能留下一句,“在学习,再聊。”


尽管如此,孙一文对何书妍的情感并没有减弱,相反他更加想念何书妍了。他想要恢复往常的聊天状态,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孙一文在无比想念何书妍的状态下度过了高三,完成了高考。


在放榜的那一天,他选好了大学。


他拿起手机,发给了何书妍一条微信,“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何书妍回,“这么巧。我也是,我们一起说。”


孙一文:“我选了B城的大学,我们可以见面了。”


何书妍:“我选了G城的大学,我们可以见面了。”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条微信记录。


他们彼此都不知要回什么。他们拼尽全力想要去到有对方的地方,却错开了。

这种感觉无法言喻,有很多话想要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在沉默了一个星期后,孙一文拨通了何书妍的手机号码。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三年了。我暗恋你三年了。”

本文转载自【九库文学网】

回顶部

  快速回复 高级回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Ctrl+Enter直接提交帖子]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联商网版权所有 ©200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