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商论坛  -   -  贴子
  |  

主题:《我能——百货女人厉玲手记》ZT

flysxw

积分:1527    金币:579
  |   只看他 楼主

今天看到有朋友提到了厉玲的自传,挺感兴趣,便从网上找来了其中三个节选,刚好涉及到她从大学教师到职业经理人的转变,从杭大到银泰再到离开的心路历程,一口气读完了,心中充满了对她的敬重!似乎对自传名“我能”有了更深的体会,好像也更加明白了为什么称谓前面要加上“女人”二字。

PS 此三章节特献给还没有拜读过《我能——百货女人厉玲手记》的百货同仁,尤其是女同胞们!

 1.美国归来

    杭州。晨曦微露,大街小巷还沉浸在一夜好梦的袅袅余音中。迷迷糊糊地,我听见丈夫轻手轻脚地拉上了卧室的门。“跑步去?”是父亲在问。“嗯。”一阵脚步声由近而远,慢慢就听不见了。

    闭着眼,我仍然能感觉到窗外越来越亮的光线。昨天我实在是太累了,从实验室回到北山路的家,已经接近子夜,匆忙地洗完澡,我倒头便睡。

    “今天是星期几了?”我默默在心里计数:哦,已经是1987年的10月了,时间快得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从美国回到杭州已经5个多月。而我好像刚刚是在前天,才适应了东半球和西半球人体生物钟的大调整。

    6月份,我结束了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两年的访问学者生活,回到我的母校———杭州大学生物系。从秋季开学起,我的身份就彻底从学生变为老师了。报到的时候,领导说:“秋季课程都安排好了,厉老师这段时间就为春季的新课作些准备,另外在实验室帮着做些事吧。”

    于是,我的生活从西半球的一个大学校园结束,又在东半球的另一个大学校园开始。

    我做的是纯理论性研究,专业方向是分子生物学。在异域两年的实验室学习,我在科研工作的烦琐与细致中磨炼自己的细心与耐心。回到国内,杭大希望我能为学生开一些新课,所以我一边找资料备课,一边在实验室再做一些辅助性研究。我吃惊地发现,两年过去了,母校的实验室还和我读研究生时一样,在软硬件设置上与发达国家有着明显的差距。

    我们的研究都是在分子水平上进行的,肉眼根本就看不见,加上实验取材的困难、设备的简陋,重复性很差。就拿我做的油菜基因图谱研究举例,每次将油菜叶子清洁后,液氮冰冻、碾磨,一步一步提取,经高速离心机将其中的DNA分离出来,再用不同的酶将它们剪切成各种片段,然后电泳读出图谱。由于酶的采购非常困难,国产的品种少、效能差,进口的价格贵,还要到上海、北京去取,时间、温度不到位都会使它降解而失效。所有这些你要等到实验结束才知道,失败了但并不一定能分析出原因。于是一次一次再重复做,却很难有结果。实验过程中,由于使用化学试剂很多,我当时的白细胞降得较低。

    美国实验室却是另一番情景。他们一共五六个人,研究用的设施齐全,实验取材很方便,对放射性物质的保护很安全。实验室里常用的器皿,都有专人负责管理和清洗,电脑上查找资料也非常方便。这么小的一个实验室一个月的花费,相当于当时杭州大学生物系实验室全年的开销。我一边对自己说:“我做的是国内顶尖的科学研究。”转身看到手上资料的匮乏,身边设备的简陋,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叹气。

    在美国时,我已悄然萌生转行的念头。美国实验室的设备比国内的先进得多,经费也多得多。然而即使如此,它一年的成果也无非就是三两篇论文。这些论文或许很有科学价值,然而我是一个务实的人,在我眼里,它没有太多的实用价值。科学之塔需要无数的人筑就,而攀上塔尖的只是少数的几个人,我觉得我不会是那个可以看到塔尖风景的人。如果让我将一生的时光都消耗在实验室中,我不甘心。

    既然不打算继续这个专业,回国也是必然的。我在美国时心里就开始盘算,回国后的路该往哪儿走。留在学校?不,要离开专业就离开得彻底些,我虽然喜欢校园的气氛,但我内心深处更希望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中去。去另一个事业单位?不,在那样的环境中我看不到未来的希望。余下的路只有一条了———去企业,走经商之路———这是我所向往的。虽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应该去什么类型的企业,去企业该做什么。

    生物系偏居杭大后门,空气出奇的好,校园里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脚步,我喜欢这样简单的校园生活。但是,校园之外,似乎有着更为精彩的世界,它们对我的吸引力看上去更大。

flysxw

积分:1527    金币:579
  |   只看他 2楼
如果朋友们有兴趣拜读,我会继续跟帖的。

大漠狂沙哥

积分:529    金币:35
  |   只看他 3楼
期待中

心随你在

积分:57    金币:22
  |   只看他 4楼

期待中,非常的期待

flysxw

积分:1527    金币:579
  |   只看他 5楼
2.外面的世界

    当我从美国回到西子湖畔,突然发现,1987年的中国社会,我的周边生活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巨大变化。仅仅三四年内,“出国”这种原属少数人的暗流,已经悄悄地渗透到普通人的生活中,继而成为一股社会的热潮。

    在校园内,更多的人在谈论出国。研究生们在一起聊天,几个回合过去,就会问“你考托福吗?”我看了当时的一份材料说,那一年,世界上有10万人参加托福考试,其中有一半是中国人。能否出国这件事,似乎成了人们衡量自身价值的标准。有想法的年轻人,经常用这话挑衅:“有本事你出国去。”这就是向你胆魄的较量,看你敢不敢走出国门闯一闯。

    周围有很多人私底下问我:“你怎么回来了呢?”我照实回答:“我去时的规定是一年,我已经呆了两年,再说父母也希望我回来。”当时,社会上的普遍看法是,出国后有出息的人不会选择回国,这确实给我一些小小的压力。父母只有我一个女儿,我在美国的两年之间,父亲给我写了三四封信,每次都叫我回家。在父亲的内心,他有这样的观念:儿子可以游四方,闯天下,女儿最好呆在家里。我的大弟弟1982年去的日本,后来也到了美国,我在印第安纳大学时,大弟弟已经出国在外四年了,但是父亲没有给他写过一封信,家信从来都是由母亲代劳(包括后来的小弟弟出国,也没享受到父亲亲笔信的待遇)。可以作为佐证的是,我们家有很多藏书,在我出国前,父亲就指着大书柜和我开玩笑:“这些,以后都是你的啦!”我回国的另一个原因很简单,我是学校派出去的,必须回到学校。我的个性就是遵纪守法,这件事上也不例外。何况当时我已经结婚,丈夫在杭州,他也不愿意出国。再加上我当时已有脱离专业的想法,种种原因,使我决定回国了。

    有人觉得我回国可惜了,但我真的不后悔。是的,如果我要继续从事我的专业,那么留在美国会有更大发展,离开是很可惜。然而我当时决心已定,脱离专业是迟早的事。学这个专业已有9年,9年的光阴我都没有一丝的惋惜与留恋,何况是“留在美国”这一点所谓的“诱惑”呢。心意已决,对旁人替我可惜的目光我只是报以一笑。我知道路就在前方,我要坚定地走自己选择的路。

    那一段时间,社会似乎也是一片喧哗。全民经商已是公开的话题。

    我记得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知识分子的待遇有了较大改善,但仍没有根本改变“脑体倒挂”现象。所谓“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这是那个年代最为盛行的流行语。

    身在校园,我对这一点感受颇深。周围的同事们常常议论:“知识不值钱,科技人员收入太低,还不如一个小倒爷。”青年教师们在一起,有时会感慨:“做倒爷三年赚他50万,可照现在的收入,我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个数。”

北北金猪

积分:60830    金币:31473
  |   只看他 6楼
厉总在做五棵松的一个项目,据说做完准备歇歇了。。。又有说法要回银泰。。。建议别回了。。。肯定呆不住。。。
---------------------------------------------------
this old guitar~

郝济芸

积分:3749    金币:1282
  |   只看他 7楼

支持厉玲老师,偶像,她,还有司徒文聪。

北北不怕银泰人扔板砖啊?

---------------------------------------------------
创造不占有,成功不自居.
斩三尸,断贪执.

flysxw

积分:1527    金币:579
  |   只看他 8楼
3.去留彷徨

    真的要走,却不知道往哪里去。我总想去一个大的单位,有一个合适的位置,可以多学些东西。然而机会不是你想要它就会出现的,我一边安心地当着老师,一边等待着属于我的机会。我已经准备好了,机会只要来临,我一定嗅得到它的气味,我能把握住它。

    躁动归于沉寂,1988年的春天很快来了,一个话题在我们家饭桌上谈论得越来越多。

    杭州当时正在盖一家宾馆,这就是后来的杭州大厦。

    1988年的春节,杭州大厦负责人周顺南到我家看望父亲,两个人坐着就杭州大厦聊了很久。记得当时父亲向周顺南介绍:“这是我的女儿厉玲。”这大约是我见到周顺南的第一面。

    杭州大厦的项目,早在80年代初就开始筹划,当时是准备建造杭州市工业品展览中心,这件事在我父亲还是市委书记的时候就定下来的,他对这个工程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彼时,父亲非常关心这个工程,据说只要有可能,他每天下午下班时,都要去工地转一转、看一看。就在工程的筹建过程中,结识了周顺南,父亲非常欣赏他,觉得周顺南有前瞻的眼光,周也由衷地敬佩父亲,两个人结下了友谊。

    出于对杭州大厦的了解和浓浓情结,父亲建议我:不妨就去杭州大厦。

    一个星期天,我去了正在建造的杭州大厦。周顺南陪着我在工地上转悠,我戴着安全帽,不停地爬上爬下。周顺南在旁边介绍,每一个空间,甚至每一个转角,任意指着一段墙体,他都能说出娓娓动听的故事。

    第一瞥的印象很好,我摇摆不定的心有了倾向性。

    父亲听我说了总体印象,提醒我:“等楼造好了,你再去看一次。”

    两三个月后,我再次去了杭州大厦。这一回,杭州大厦已经成为一个身价不菲的美女,令人惊艳。

    我想这是杭州市当时最漂亮的大楼了。全套先进的中央空调,吹出的风凉爽舒服,连卫生间都那么漂亮,纤尘不染。走廊里非常安静,美女与我擦肩而过,每一个都面带微笑,轻移莲步,无声无息。我大了胆子问周顺南:“是不是整个杭州的美女都集中到你们杭州大厦了?”

    坐在周总的办公室与他聊天,我环顾四周:这是一个标准的套间,外面是会客室,里面是办公室,铺着厚厚的地毯,落地的轻纱幔帐,窗前绿色植物赏心悦目。在国内,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这么高级的办公室。

    我想,多少有一些虚荣心在,晚上回到家,我对父亲说:“我决定去杭州大厦。”

北北金猪

积分:60830    金币:31473
  |   只看他 9楼

呵呵,这是在变相赞美银泰的弟兄们都成长起来了,扔水果还差不多,怎么会扔板砖呢。。。

---------------------------------------------------
this old guitar~

flysxw

积分:1527    金币:579
  |   只看他 10楼
 三 银泰头三天

    问题其实就是你所期望的

    和你所体验到的之间的差别。

    不管看上去如何,

    人们很少知道他们要什么,

    直到你给了他们所要求的东西。

    ——[美国]软件思想家 杰拉尔德?温伯格    

    1.我准备好了

    在我成为浙江银泰百货公司总经理的第一天,我和我的同事们穿成了一个样:藏青色的裤子,黑色的皮鞋,白色的衬衫。唯一不同的是,我胸前挂的是NO.001的工号牌。

    这是1999年的9月27日,星期一。虽然已经过了秋分时节,杭州的天空依然挂着一枚夏天的太阳,暑气并未消散,只有偶尔刮过的一阵大风,才暗示着秋天其实已经到了。

    走进银泰的大门之前,我和沈国军事先有过约定,作为总经理,我管后台,前台由执行总经理王德金负责,我觉得这样更好。人们常说:“管理出效益”,这个效益从何而来,从人身上来。企业的名字可以换来换去,总经理可以变来变去,但是人,能这么快就转变过来吗?

    我走进王德金的办公室,他看起来非常热情。两个人正儿八经地聊工作,突然就聊到了杭州大厦。

    “听说杭州大厦购物中心今年有希望成为杭州十大商场的第一名?”王德金向我求证。

    “是的。”我向他报了一连串杭州大厦购物中心的数字,以表明传言非虚。

    王德金静心听着,嘴角动了动,蹦出一句:“国有店的数据我不是特别相信。”

    我心中一凛,摆明了不信任杭州大厦购物中心,实际是质疑我的能力。我的认真劲上来了,用非常郑重的口气告诉他:“这个数字是真的。你过去可以不相信,但今天我厉玲站在面前,跟你说不真实的数字有什么意义呢?”

    我知道,在杭州大厦购物中心的成功,使我看起来像是能带领银泰百货打胜仗的总经理。但跨入银泰百货的第一天起,作为“新人”,我仍需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能力。现在,我是银泰百货的总经理,我已经拥有了向世人证明的机会,我做好准备了吗?

    银泰百货在1998年11月16日开业的当天,我的部门经理们去了,我没有去。其实从那天起,我以关注对手的用心,暗暗观察研究着银泰百货的一举一动。

    银泰百货开业的第三天,我记得是11月18日,悄无声息的,我一个人从边门走进了银泰百货的卖场。

    进任何一个商场,我总是快速地扫过眼力所及的整个空间。商场中,悠然逛着的女人们像蝶,流连在香衣美饰间,而我觉得自己像鹰,两眼就是监视器,关注着整个卖场是否井然有序,我脑海中跳跃着这样的字眼:人流量、服务态度、供需状况,进而在脑中盘算他们的购买力。

    那天下午,商场人很多,一张张脸从我的面前闪过,年轻的、年老的、打扮时尚的、穿着保守的……我盯住收银台,看银泰百货的收银员能不能同时应付三个顾客。我发现,银泰百货的员工动作比较麻利,普遍年轻、漂亮。我对银泰百货第一瞥的印象很好。

    四天之后,是一个星期天,我照例和丈夫、女儿一起去购物。去哪儿呢?我提议去银泰百货。

    这一次的感觉与上一次完全不同,仅仅隔了四天,变化竟然如此之大。卖场中的人流少了一半,现场仍然混乱,服装上的标签乱贴。我留意他们的口音和服饰,大多数来自杭州周边地区。顾客中的多数人在卖场的通道中穿梭,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咖啡厅里坐着闲聊,服务比较懈怠,整个银泰百货看上去无精打采,像在休息。

    两次截然不同的印象,我感觉到这个年轻、硬件好的银泰百货,缺乏有效的管理手段,管理方式明显疲软。后来我又对它开业以来的16日、17日、18日的业绩进行了专门比较,再从另一个层面印证了我的看法。

    1999年9月27日,是我成为银泰人的第一天。这一天,银泰百货员工看到的厉玲,只是在后台转来转去。看上去她要了解并指出银泰百货的问题,似乎还需要一段时间。他们并不知道,银泰百货在我心中,并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形象。银泰百货的第一天,却不是我认识它的第一次。

    此时,我的心里,已经找准了方向。

正心

积分:819    金币:250
  |   只看他 11楼

厉总很辛苦!祝福她~~

五棵松华熙长安做得很艰难!起初招商主力店签约时我去了,在篮球馆地下一个会议室,很像临时凑合,当时就感觉人气不高。到现在主力招商目标品牌还在晃荡,据说品牌商方面比较谨慎进入。已经开业的百货也不好。遇到冬季了,手下没有带来足够的人气品牌,为下一步运作造成极大困惑。但愿会闯过来。

她的故事,还有她父亲的关系,大家知道很多了,人借人气吗,北京毕竟不是杭州。

最近杭大、银泰打折有点疯啊~~~~~这样拼下去春节怎么办呢?明后年都会很紧的。

祝福每一个辛勤工作的好人!!

---------------------------------------------------
正心

flysxw

积分:1527    金币:579
  |   只看他 12楼
2.首次巡场

    杭州城的黄金地段,武林广场的南侧,4.5万平方米的综合商厦九楼,从此,有了我的一间办公室。

    早晨,在办公桌前坐下,银泰百货楼层平面图扔在一边,我刚刚看过。地下是食品超市,一楼是化妆品,二楼少女装,三楼淑女装……

    我打开电脑,准备写一份工作安排思路。地下超市要坚持吗?该怎么做?二楼、三楼、四楼怎么调整?哪些品牌可以撤场,哪些是必须引进的?在目前市场份额没有大幅度增长的情况下,该如何取得更大的突破?我难道要把银泰百货做成第二个杭州大厦购物中心吗?……

    面对空白的屏幕,我迟迟敲不下第一个字。我对自己说,这是我在银泰的第二天了,必须要主动出击,发出自己的声音。

    午餐过后,我对办公室说:下午我要巡查卖场。

    办公室主任叫上一位副总,立即跟了出来,秘书小章紧紧地追在后面,手上拿着笔和本子。

    在延安路东侧银泰百货的大门口站定,我指着正大门说:“玻璃门太窄,不利于人流进出,也不安全。建议用密封卷闸门替换,要经济美观,施工时间要短。”一转身,看见边门的“此路不通”牌子,接着说:“这个要做成专门的指示牌。正大门更换后,原来门口的迎宾和保安可以利用现在的玻璃门位置,设置一个小台,同时兼做咨询和导购。”

    说完,我走进一楼的卖场,边走边说:“礼仪小姐的头发不整齐,大门POP海报张贴太随意,海报架不牢固。”侧身问副总:“橱窗内的灯中午一定要亮着吗?以后晚上亮到几点还是要确定下来。”副总惊异地看着我,似乎怀疑我长了不止两只眼睛。

    置身卖场,我似乎觉得自己周身的细胞都激灵起来。边走,边留意商品的缺与齐、员工的精神面貌、配套的各种硬件。我觉得收银台顾客等候的时间太长了,缴款程序要缩短;拖把放在收银台内太难看,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要收起来;龙卡的标牌要贴在收银台的前壁,而不能随意摆放在不显眼的地方;有的收银员仪容仪表不注意,精神面貌看上去不行……

    一个楼面一个楼面往上走,商场里忙着招待顾客的营业员没有注意,专心购物的男人女人也不曾留意,我这个在他们身边走动的女人,目光中悬系着另一种担心。

    “一楼的金库门太小,考虑做成二门的。”

    “三楼BELBELLE柜台上面亮,下面暗,标价签上字太乱。”

    “四楼茉织华柜灯箱做得太简陋,柜台内不应摆放牛仔裤,不符合品牌风格。”

    “五楼波特柜和六楼家电柜有营业员剪指甲,还有背对顾客的,这样不可以。”

    ……

    我注意到地下室通道南边有一空地,建议利用起来;废弃的自行车全部处理掉,不要占用地方;自行车停放处走道不需要栏杆,在地上画线标志更好,栏杆挪到广场使用。最为急迫的是:把银泰广场的北侧腾出来,做成10个汽车位;广场上没有出租车停靠点是一个大问题,一定要加紧与职能部门去沟通。

    我不停地走,不停地说。我不知道我说了多少句,又说了什么话。我看过一本书上说,商业街的长度不能太长,最佳长度为600米,超过这个限度,消费者可能就会产生疲劳、厌倦的感觉。但这一天,我不知道走了600米的多少倍,却并不觉得累。从我做百货业开始,即使按每天巡场3000米计算,我想已经可以绕上杭州城好几圈了。

    临近傍晚,我在七楼停住了脚步,一回头看见小章气喘吁吁地一直跟着,而且一字不落地记下我说到的问题,我非常吃惊。我在杭州大厦购物中心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银泰百货年轻员工表现出来的职业素养,当即给我打了一剂强心针,我觉得他们肯定能行!

小兔子

积分:483    金币:255
  |   只看他 13楼
之前就读过这本书,很佩服厉总!

北北金猪

积分:60830    金币:31473
  |   只看他 14楼
我刚去了北京,很奇怪北京人都在谈经济衰退的事。。。这我在南京杭州上海是没有特别听到大家谈的,或者是因为首都,大家对大势比较敏感?。。。
---------------------------------------------------
this old guitar~

flysxw

积分:1527    金币:579
  |   只看他 15楼

北版主,欢迎到西南考察!

北北金猪

积分:60830    金币:31473
  |   只看他 16楼

贵州重庆四川云南西藏。。。说清楚啊大哥。。。

---------------------------------------------------
this old guitar~

郝济芸

积分:3749    金币:1282
  |   只看他 17楼

北京这面对经济危机的关注的确很高。

应该说是未雨绸缪,长远打算的心理居多。

但是商场的价格战倒是让人们抄底了不少好货。

哈哈,我还整了双舒服的鞋子呢,价格比年初时哈尔滨的价格还便宜。

---------------------------------------------------
创造不占有,成功不自居.
斩三尸,断贪执.

flysxw

积分:1527    金币:579
  |   只看他 18楼

北版主,哪里山好水好人更好就去哪儿啊~~

兵荒马乱之时舒活舒活筋骨、欣赏欣赏美景、打望打望靓妞也能堪称人生之乐事嘛!

PS 偶是小妹不是大哥。。。。。

北北金猪

积分:60830    金币:31473
  |   只看他 19楼

我明年准备买个奔驰骚包一下,但又不准备动用老本,如你愿意就帮我出点银子啊。。。山山水水我玩好几遍啦。。。另外,小妹啊,10年前认识你就好了啊。。。

---------------------------------------------------
this old guitar~

汶川地震

积分:898    金币:6
  |   只看他 20楼
哈哈,北北兄要银子好不是一句话的事吗?哈哈
---------------------------------------------------
汶川地震
回顶部

  快速回复 高级回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Ctrl+Enter直接提交帖子]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联商网版权所有 ©2001-2017